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十四章開竅

第八十四章開竅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2 14:54  字數:3569

海棠傻傻的看著安容,半晌沒回過神來,姑娘怎麼,怎麼……這樣啊!

直到安容躺床上,帶著笑意合上雙眼,海棠才相信安容是真的不關心府中偷竊之事,不然怎麼能睡的這般安穩?

海棠打了個哈欠,幫著安容把紗帳放好,躡手躡腳的退了出去。

月色迷濛,星光黯淡。

武安侯府一半寂靜一半熱鬧,靖北侯府同樣。

寂靜的月色下,幾個丫鬟提著燈籠照路,後面跟著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。

靖北侯牽著靖北侯夫人的手,一臉的感慨,「軒兒今兒是怎麼了,從蕭國公府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書房裡,還讓人從我書房搬了一堆書去,果真開竅了?」

靖北侯夫人也是一頭霧水呢,自己的兒子什麼德行,打娘胎里就清楚,別說在書房一待就是半天了,就是半個時辰都是煎熬,用連軒的話就是,書房的桌椅不合適他,天生排斥,為此,書房的桌子換了不知道多少。

今兒不僅反常,甚至連晚飯都叫丫鬟送去書房,靖北侯夫人才覺得事情大發了,好好的兒子,別是受了什麼打擊啊。

不過還是寬慰靖北侯,或許更是寬慰自己吧,「你不好好管教他,我只能讓父親和大哥代為調教了,國公府那些小輩,詩詞歌賦樣樣要學,莫不是誰奚落了他?」

靖北侯扯了下嘴角,忍不住抬手扶額,自己膝下就這麼個寶貝疙瘩,捨不得打,捨不得罵,慣的軒兒根本就不怕他,又是獨子,沒個兄弟陪他玩,喜歡一天往國公府跑個三五回,一住十天半個月都有。

以前也曾在國公府和人打架,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回來,那段時間著實勤奮苦學,最後親手把人揍了,他還以為他迷途知返了,結果又變回那個弔兒郎當的兒子。

老實說,靖北侯不是沒想過找兩個人把兒子打一頓,可是下不了狠心啊,更怕事情敗露,靖北侯夫人跟她拚命。

今兒這麼反常,莫不是真的又被人打了或是刺激了吧,也不知道是誰,回頭得送份大禮去。

兩人邁步進了院子,遠遠的就見到窗戶敞開著,靖北侯夫人眉頭皺緊,「天這麼冷,怎麼窗戶都不關,別吃了冷風,回頭凍著了。」

靖北侯夫人忙快步上前,卻聽到有誦讀聲傳來:

青天有月來幾時?我今停杯一問之。

人攀明月不可得,月行卻與人相隨。

皎如飛鏡臨丹闕。綠煙滅盡清輝發。

但見宵從海上來,寧知曉向雲間沒?

白兔搗葯秋復春,嫦娥孤棲與誰鄰?

今人不見古時月,今月曾經照古人。

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

唯願當歌對酒時,月光長照金樽里。

靖北侯細細的聽著,覺得是首好詩,還是以前沒聽過的,正高興兒子變的有才了,就見到窗戶處,一隻手舉著酒杯,感慨道,「果然喝幾杯酒讀起詩來有感覺的多。」

身邊還有個小廝,揉著肩膀,苦著張臉,「世子爺,這首詩你都誦讀十六遍了,奴才都會背了,換首別的吧?」

小廝話音才落,忽然腦門挨了一下,「小爺都不嫌棄煩,你敢嫌棄就去屋頂上吹風去!」

小廝趕緊搖頭,一臉討好,「好詩,好詩!尤其是世子爺讀起來,讓人聽著熱血沸騰,恨不得陪您狂飲三百杯。」

靖北侯聽著臉都黑了,難道軒兒一晚上就奮發圖強的讀了這麼一首詩?

靖北侯要進屋,走了幾步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勁,回頭就見到自家夫人眉頭輕隴,不由得問道,「夫人怎麼了?」

靖北侯夫人先是看了窗戶一眼,然後才道,「這首詩,有兩句很耳熟。」

靖北侯不以為然,這首詩,軒兒自然是做不出來的,可不是別人做的么,她聽過很正常。

只是靖北侯夫人的反應叫靖北侯琢磨不透了,尤其是她抬眸時,那眸底鋥亮的樣子,比身後無數的星辰還要美。

恍惚間,靖北侯想起了他第一次遇到靖北侯夫人時的場景,那是在香山小溪,他被一陣歡笑聲吸引,尋聲望去,就見到她光著腳丫踢水玩……

水珠漫天而落,在陽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所有光芒中,她那雙如墨玉剔透的眼睛最迷人。

正想的入神,靖北侯夫人卻急不可耐的越過他,靖北侯伸手抓住她,問道,「怎麼了?」

靖北侯夫人頓住腳步,嗔笑一聲,「什麼怎麼,難道要在這裡一直傻站著?」

兩人邁步進屋,連軒早知道兩人來了,納悶的看著他們,「爹娘,你們怎麼不睡啊?」

靖北侯蹬了兒子一眼,「平時也沒見你熬夜苦讀,難得一次,你母親不放心,一定要來看看,你不睡,她十有八九也不會睡。」

連軒撓著額頭,丟下書,扶靖北侯夫人坐下,道,「娘,兒子就是看會兒書,你有什麼不放心的?」

靖北侯夫人嗔了他一眼,眼睛瞄到書桌,「娘可不是來瞧你的,昨兒才叫丫鬟換了書桌,今兒你就看書了,娘桌長什麼模樣。」

小廝偷偷低笑,桌子還沒來得及換呢,還是昨兒那個。

連軒滿臉尷尬。

靖北侯夫人蹬了兒子兩眼,問道,「方才聽你讀詩,從哪裡聽來的?」

連軒正要回答,結果小廝手腳麻溜,早去書桌上把安容的手稿拿了來,遞給靖北侯夫人道,「是武安侯府二少爺寫的詩。」

靖北侯夫人微微一愣,靖北侯就接了詩稿,笑道,「沈二少爺,倒是不曾見過,聽說棋藝不錯,今兒還贏了湛兒呢,沒想到字寫的這麼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