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十二章說服(粉紅140+)

第八十二章說服(粉紅14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1 21:28  字數:3442

兩世加起來,她也沒有見過大夫人坐立難安的樣子,她想看看大夫人為了遮羞掩丑能耍什麼樣的手段。

她更想藉此震懾玲瓏苑那些吃裡扒外的丫鬟,讓她們瞧瞧背棄她,投靠效忠大夫人的下場,就是出了事後,頂包做替死鬼的是她們!

這些丫鬟不拿她當回事,一來是她傻,被府里姐妹哄的團團轉,二來大夫人才是後院之主,她要她們辦點什麼事,她們不敢拒絕,說到底還是她沒有樹立威信。

這些日子以來,安容每天夜裡都在琢磨一件事,那就是上輩子沈安玉和大夫人做的那些事,可以用心如蛇蠍來形容。

這樣的人,她不敢把她們留在侯府里,留在老太太和她爹的身邊,沈安玉好處理,她遲早會出嫁,去禍害別人,但是大夫人呢?

大夫人兒女雙全,想休她很難,為了侯府和建安伯的臉面,也不會休了她,不管最後是逼她自盡還是永遠的住在佛堂吃齋念佛,最後的結果都是武安侯府內院無主。

這些年,大夫人把持後院,把二太太擠兌的沒了地位,讓人覺得她很弱,好欺負,可是在二房,二太太的手段之狠毒,從二老爺膝下沒有兩個庶子庶女就能推測一二。

大夫人要是真倒了,她怕二太太會趁虛而入,還有她前世見了有些膽怯的四太太,都不會善罷甘休。

老太太年事已高,安容也不忍心她為了後宅之事勞累,要是再迎娶個繼室回來,如今她爹都三十多歲了,娶個十五六的姑娘回來,安容想想就雞皮疙瘩亂飛。

安容思來想去,只能從她爹的妾室中扶持一位,讓她做大,還能幫著對付大夫人,可又怕跟江老夫人似地,權利越大,野心越大。

不怪安容這樣想,這些年,為了武安侯府,沈家一脈的旺盛,她爹納了不少妾室,她有印象的都有七八位,不過這些人都難得見上一面。

前世大夫人教導她,妾室不過是夫君的玩物,跟下人沒什麼區別,丟在一旁,好吃好喝的供著,幫著夫君開枝散葉就行了,沒必要高看她們,是以安容對她們並不上心。

再者武安侯經常離京辦差,那些小妾更不敢在大夫人跟前蹦躂,蹦躂的越歡,消失的就越快,所以存在感就更低。

對這些人,安容了解的還真不多,除了三姨娘。

三姨娘特殊在她幫了她爹生了個兒子,不過她性子太懦弱,絕不是大夫人的對手,為了保護沈安淮,她連告狀都不敢。

想著,安容勾唇一笑,今晚以後,大夫人肯定會被禁足,內院大權旁落,那些有覬覦之心的都會開始蹦躂了,到時候再做選擇不遲。

安容心情大好,忽然啊的一聲驚叫傳來,還有噼里啪啦銅盆撞地之聲。

安容眉頭一蹙。

隨即啪的一聲傳來。

還有罵聲,「作死啊,怎麼走路的,眼睛都長腦門上了不成!」

罵完,又覺得不對勁,歇斯底里的吼道,「小賤蹄子,這是什麼味兒!」

前面院門口,小丫鬟委屈的站在那裡,手捂著右臉頰,眼淚直在眼眶裡打轉,求饒道,「奴婢不是故意的,秋兒撞了腦袋,暈乎乎的出不了門,又實在憋不住了,就在銅盆里小解了,我正要拿出去扔掉……」

小丫鬟是冬兒。

阮媽媽聽後,氣的嘴皮直哆嗦。

這幾日她已經夠倒霉的了,還有這樣不長眼的丫鬟來觸她眉頭,氣的要抬手打冬兒,剛抬起來,便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呵斥,「住手!」

「啪!」安容話音落時,阮媽媽一巴掌還是打了下去,力道之大,冬兒臉上瞬間出現五個紅指印。

阮媽媽這才回頭看著安容。

見安容臉色鐵青一片,眼神像是夾了寒冰似地,阮媽媽心咯噔一下跳著,忙道,「姑娘回來了,姑娘別生氣,不是奴婢不聽話,實在是一時沒反應過來,這起子丫鬟實在不長眼,走路都不帶眼,今兒是撞了奴婢,不好好教訓,怕撞了姑娘就不妥了。」

安容站在幾米外,臉色極難看,竟然膽大到當著她的面就把她的話當耳旁風了。

再瞅著阮媽媽下擺濕潤一片,空中還瀰漫著一股異味,偏看她站在那裡笑著,老臉就像是敗落的菊花,安容覺得心裡堵的慌。

嘔心。

冬兒跪在地上,連連求饒,她不是故意的。

她端著銅盆出來,剛走到門口,半夏就喊了她一聲,她才回頭,阮媽媽就撞了上來,明明是阮媽媽不對,挨打挨罵的卻是她。

安容擺擺手,對著求饒的冬兒道,「地上涼,起來吧。」

阮媽媽蹙了蹙眉頭,沒敢說什麼。

見冬兒磨磨蹭蹭的,又忍不住罵道,「還不趕緊去端水來,把院門口裡里外外清掃一遍!」

冬兒趕緊端起銅盆,一溜煙跑開。

安容用帕子捂著鼻子進了院子,然後才看著阮媽媽道,「冬兒走沒走神我不知道,但是我可是一路見著你走神過來的,阮媽媽這些日子走神的厲害,是不是家中出了事,若是有事,就告假修養一段時間。」

阮媽媽身子一怔,愣愣的看著安容,姑娘這話的意思?

冬兒端著水和抹布來,正巧聽到安容說這話,頓時熱淚盈眶,姑娘相信她是無辜的。

安容掃了阮媽媽一眼,沒再說什麼,邁步進了玲瓏閣。

上樓梯的時候,安容在轉角處頓了一下,朝樓下望了望,就聽夏兒幾個交頭接耳的笑著,笑聲中都是在奚落阮媽媽活該。

安容這才知道,這些日子阮媽媽喜怒無常,經常對這些小丫鬟雞蛋里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