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十章下跪

第八十章下跪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1 15:04  字數:3425

江二太太差點沒被氣死。

一張臉紅了青,青了白,白了紫,那叫一個五花八門。

咬緊腮幫子,努力笑道,「怎麼能分家,這時候分家,豈不是叫外人說你大舅舅的不是,現在也沒到無可挽回的地步,安容,你手裡有秘方,就偷偷給二舅母兩張吧,二舅母給你跪下了。」

說著,江二太太還真的要給安容下跪。

安容驚呆在那裡,根本想不到去扶她,倒是江二太太,她晾准了安容會扶她的,結果安容紋絲不動,一臉獃滯,江二太太站也不是跪也不是。

安容是故意的。

她知道江二太太不會真的跪她,給小輩下跪,還是因為討要秘方下的跪,這要是傳揚出去,臉面蕩然無存,她丟不起那個臉,可是她一扶,為難的就是她了,所以安容乾脆嚇傻了,不知所措的站起來,就是不扶她。

此時,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。

江二太太沒再猶豫,就要跪下去,結果才屈膝,沈安玉就快步上前,扶著她,瞪著安容道,「四姐姐,你別太過分了,二舅母怎麼說也是長輩,她給你下跪,你也不怕折壽。」

沈安姒也責怪的看著安容,讓安容覺得她好像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。

真是奇了怪了,江二太太是她逼著下跪的嗎,跟她玩苦肉計,她給她演完演全的機會那是成全她!

安容勾唇一笑,笑容燦爛如花,全然不見方才的驚嚇,反而變得很委屈了起來,「你們是不是弄錯了,是二舅母要跪我的,可不是我逼著她跪我的,怎麼是我過分了,明知道長輩跪小輩會讓小輩折壽,二舅母還這麼做,二舅母根本就不疼我!」

說著,安容眼眶通紅,輕抿唇瓣,生怕一個忍不住,會掉下眼淚來。

沈安玉氣的想跺腳,她話不是那個意思,明明是指責她不對的,怎麼成二舅母不對了?

沈安姒笑著扶著安容道,「好了,好了,你也別委屈了,二舅母疼你,怎麼會讓你受委屈折壽呢,這不是急了才下跪求你的嗎,她是長輩,又素來疼你,有難處咱們能幫就該幫她,血濃於水,你對柳大夫都那麼好,沒道理對二舅舅他們這麼狠心對不對?」

安容心底冷笑,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要是被偷秘方的是你,我看你還能不能這麼大方了,「俗話說,親兄弟明算賬,我和柳大夫合作在前,不能因為二舅舅是我親人,我就應該背棄他,那我豈不是背信棄義了?」

「比起背信棄義,我覺得我更喜歡大義滅親,我也不是古板之人,二舅母為了秘方都下跪求我了,我很想幫她,但是我知道這樣做不對,這樣吧,你們與我一同去找祖母和父親,他們說給,那我就給。」

江二太太臉色僵硬,要是他們能同意,她就不會單獨來找她了!

安容邁步先走,嘴角掛著清淡笑意。

事情鬧得越大,越能看出大夫人包藏禍心,她這裡走不通,就打府里的主意,看祖母和父親不惱她。

安容走的極快,幾乎是小跑著走的,江二太太沒有攔下她,她在猶豫,或許老太太會念著建安伯府的恩情,幫她一把呢?

安容急急忙趕到松鶴院,剛饒過屏風,臉刷的一下就紅透了,心底懊悔的直想去撞牆,難怪方才丫鬟要攔著她了,是她性子急,沒給丫鬟說話的機會,沒想到她躲著的瓊山書院學子都在這裡了!

董鋒和趙堯幾個原是在外院玩的,飲酒誦詩,心底卻一直惦記著二少爺呢,再者,初次登門,怎麼著也該去給沈老太太請個安,這不就來了。

老太太和沈安北也沒料到安容會過來,頓時哭笑不得,尤其是沈安北,更是直扶額頭,早知道如此,她還躲什麼,這不是瞎折騰嗎?

董鋒和趙堯幾個聽到有腳步聲傳來,早早的就望了過去,生怕是武安侯,要做好隨時起身行禮的準備,誰想進來的是個姑娘,容貌瑰麗,姿色不俗,多看兩眼,竟越看越眼熟,好像……和那日去瓊山書院意氣風發的沈二少爺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地?

他們倒是沒想過安容是女扮男裝,這樣有違閨譽的事,以武安侯府的家教做不出來,只是也太像了吧,難道是龍鳳胎?

趙堯覺得自己真相了,望著沈安北道,「你怎麼沒說安安兄還有個妹妹?」

沈安北滿臉黑線,他怎麼會有這麼一群傻的可愛的兄弟,傻的他都想說這人他不認識了,他不知道怎麼回答,因為四下都是丫鬟的低笑聲。

趙堯很尷尬,他沒問什麼離譜的話啊,怎麼丫鬟都在笑,「難道是安安兄的姐姐?」

這回不光是沈安北,就連老太太都忍不住笑了,多打量了趙堯兩眼,這定南伯世子臉頰通紅時著實可愛,性子純良,她是打心眼裡喜歡。

憑他們對女扮男裝的安容欽慕,應該會喜歡安容,若是和安容湊成一對……老太太想著,心裡對趙堯越發的喜歡,又有些遺憾,定南伯府家世略微差了一些……

趙堯臉已經紅的可以跟西紅柿相媲美了,他到底哪裡說錯了?

倒是董鋒幾個,眼睛越睜越大,眸底寫滿了不可思議,怎麼會呢,沈二少爺怎麼可能是個姑娘!

方才他們見不到出門的沈二少爺,想見三少爺,安北兄也含糊其詞,說出門玩去了,還有之前他們要來拜訪安安兄,他也是百般阻攔,這原本就叫人起疑。

現在似乎一切都明了了,因為二少爺是姑娘裝扮的,所以不能拜周太傅為師,不能入瓊山書院求學,還有那經算的字體也清秀娟麗,原來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