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九章心軟(粉紅120+)

第七十九章心軟(粉紅12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0 21:30  字數:3320

可是不同意,也得從公中拿啊!

老夫人望著大太太,如今建安伯府是她當家做主,「二老爺犯了錯,到底誰給他的秘方還不知道,濟民堂又催的急,這筆錢單靠二房是拿不出來的,伯府是你當家,能拿多少出來?」

大太太手裡端著茶盞,聽著老夫人問話,輕抬眉頭,道,「老夫人,內院事物雖然是我在打點,可是公中卻不是我一個人能做主的,三老爺一家還在外任,還有族中那麼多人,二老爺犯了錯,按理是二房的事,只是一家骨肉,不忍二房負債纍纍,但是從公中拿多少,還得看大家的,只要大家都同意,拿三萬兩我也不會反對。」

言外之意,就是超過三萬兩,就別想了,她不會同意的。

就這三萬兩還是看在安容額外補償了江沐風的份上,不然一萬五千兩就是她的極限了。

要是犯了錯都要公中賠補,誰還會約束自己,左右犯了錯有人跟在屁股後面收拾爛攤子,再大的家業也會有敗光的一天。

老夫人思岑著,憑她的手段,要那些人同意不是什麼難事,至於三房,人都不在,哪有他們說話的份,其餘兩萬兩,武安侯府拿一萬兩,她和二房湊湊拿一萬兩不算難事。

只要讓濟民堂賠償了損失,建安伯府就沒事了,至於名聲受損,能這麼大魄力賠償,濟民堂的名聲只會更好,至於生意變差,那是濟民堂自己的事,就算不出事,濟民堂的生意依然會差,也正因為如此,濟民堂才著急失了分寸。

老夫人想起二老爺做的事,就心底冒火,只要他安安分分的,不惹老太爺生氣,有她幫襯著,二房的日子會很好過,結果瞞著她胡作非為,只怕大房和老太爺都會萌生分家的念頭……

老太爺冷著臉色,濟民堂的事要越早處理對建安伯府影響最小,便吩咐大老爺江觀和江沐風道,「你們去柳記藥鋪,務必把藥丸的價格壓的低低的。」

江觀和江沐風兩個應聲出去,二太太坐在那裡,咬著唇瓣,想替關在祠堂的二老爺求情,可是一見到老太爺漆黑的臉色,她就不敢開口了。

倒是老夫人給她使眼色,二太太抿了抿唇瓣,起身告辭。

一個時辰後,玲瓏苑內,安容正吃著蜜餞,看雪團和小七玩,一個撲過去,一個撲騰翅膀逃,玩的不亦樂乎。

芍藥噔噔噔的上樓來,笑道,「姑娘,世子爺說酒不夠喝,讓你再送他兩瓶子。」

安容笑看了芍藥一眼,「拿兩瓶子給大哥送去,餘下的,讓人送爹爹書房去。」

才吩咐完,夏兒上樓來道,「四姑娘,二舅太太找你來了。」

安容嘴角划過一抹冷笑,把一個蜜餞吃完,凈了手,才出玲瓏閣,走到玲瓏苑門口,就見到一身石榴紅裙裳的江二太太過來,即便撲了很多的粉,也看得出她雙眼通紅,像是哭過。

要換做以前,她肯定會心疼的跑上去問出了什麼事,但是此刻的她,心底麻木,即便江二太太雙眼腫如核桃,她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憐憫之心。

眼睛紅一點算什麼,當初舅舅和表哥相繼被害,大舅母哭暈過多少次,又有誰憐惜過她?

江二太太沒有料到安容看到她會是這樣的神情,沒有一絲的親昵,以前的她可是最喜歡抱著自己的胳膊撒嬌的,方才小江氏還說她變了,變的跟以前不一樣了,看來是真的變的。

江二太太故作不知的用帕子抹著眼角,擠出笑容來,親昵的拉著安容,嘴上罵道,「你母親是怎麼照顧你的,一段時間沒見,都消瘦了這麼多,我都快認不出來了,不過卻是越長越漂亮了,瞧這眼睛,水靈靈的,就跟那水洗的墨玉似地。」

安容臉色微窘,嬌羞的低著頭,「我原打算過兩日去伯府探望外祖父,沒想到二舅母今兒就來了,外面冷,咱們進屋說話吧。」

江二太太連連點頭,笑著和安容一塊兒進玲瓏閣,心思活乏,轉了又轉,好像安容也沒怎麼變化?虧得小江氏都糊弄不到秘方去,要使那下作手段來偷,連累了她!

進了屋,上了茶,頂尖的君山毛峰,是太后賞賜她的,只有長輩來時,才會泡出來待客。

可是江二太太根本沒心思喝茶,可以說茶不知味,咕咕的喝了兩口後,便道,「安容,二舅舅二舅母待你如何?」

安容端著茶盞,熱氣騰騰的茶水氤氳迷濛,遮住了江二太太的視線,沒有見到安容嘴角的譏諷笑意,只聽她語氣憨傻真誠道,「二舅舅待我很好,如果不偷偷賣掉我的秘方,會更好。」

屋子裡還伺候著幾個丫鬟,聞言都撲哧笑了出來,又趕緊捂住嘴巴,生怕安容瞪她們。

江二太太一張臉漲成豬肝色。

安容繼續喝茶,還粗魯的砸吧了兩下嘴,一臉陶醉神情,茫然的看著江二太太,「二舅母,你病了?」

江二太太差點吐血,努力維持笑臉,「沒有病,只是是誰告訴你秘方是你二舅舅賣給濟民堂的,你二舅舅素來疼你,怎麼會做那樣的事?」

安容放下茶盞,把玩著綉帕,笑道,「今兒出去逛了一圈,整個京都都知道濟民堂會陷入今日困境,都是因為二舅舅賣了假秘方給他,二舅舅那假秘方從哪裡來的?」

江二太太扭著綉帕,竟有些答不上來,就聽安容道,「我知道我屋子裡有內賊,只是沒有抓她個現行,二舅母你說出來,我正好把她揪出來活活打死。」

屋子裡丫鬟身子一怔,直勾勾的望著安容,見她那冰冷的眼神,背脊一陣陣發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