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七章沐風

第七十七章沐風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0 09:11  字數:3552

安容挨著老太太坐著,親昵的道,「是安容任性,才傷了兩府的和氣,爹爹說的對,既然蕭國公府遞了台階,若是侯府還端著架子,關係只怕會更僵,那就是安容的罪過了。」

安容懂事乖巧,老太太深感欣慰,對於這個孫女兒,她是越來越滿意了,只是有一點,她很不贊同,「你三叔和二哥也快回來了,那時候,再有人登門找二少爺,下帖子請二少爺去玩,是你去還是他去?」

安容滿臉窘紅,她是沒輒了,在女扮男裝這條路上她是沒法回頭了,好在祖母和父親都知道,不怪她離經叛道。

老太太無奈輕笑。

想起一件事,老太太問道,「你是從玲瓏苑過來的?」

安容搖頭。

老太太笑道,「那你趕緊回玲瓏苑吧,你江大表哥尋你有事,估計這會兒還在玲瓏苑等著呢。」

安容輕輕一笑,她還想找大表哥說話呢,正巧了。

「上回大表哥說感謝我讓柳大夫送他股,要送我禮物呢,」安容雙眼冒光,興奮道。

老太太嗔了安容一眼,安容福身告退。

等安容走後,孫媽媽望著老太太道,「四姑娘心軟,不可能坐視建安伯府不管,萬一……。」

老太太眸底微動,最後搖頭一笑,「她有那個分寸,連柳大夫都相信她,我這個做祖母的還能不信她?」

她這孫女兒做事穩重,跟以前的她是天差地別,她也能放心了,唯一不好的就是管賬,提了好幾回,都被她打岔過去了,將來學了管賬,再挑個好婆家,她也就放心了。

玲瓏閣,正屋內,江沐風都快等瘋了,沒道理啊,安北表哥都回來了,安容怎麼會沒回來?

茶一杯接一杯,肚子都撐著了。

「表少爺別急,已經讓丫鬟去找四姑娘了,」見茶杯見底了,冬梅一邊添茶一邊笑道。

江沐風苦笑一聲,他能不急么,喝了這麼多茶,實在喝不下去了,天知道還得喝多少下去,表妹才回來,祖父還等他消息呢。

冬梅添滿茶水,江沐風剛要端起來,就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傳來。

抬眸看去。

只見安容笑著走進來,笑容清冽乾淨,讓人焦躁的心忽然就鎮定了下來。

「大表哥,」嬌唇輕啟,安容清脆的喚道。

江沐風忙站起來回了一禮。

安容笑瞅著他,撓著額頭,上下打量,笑的捉狹,「幾日不見,大表哥你好像與我生疏了不少?」

江沐風尷尬的笑了笑,方才好像過於激動了,以前他們就像是親兄妹,有話直說,那些虛禮從來不遵守的。

安容笑了笑,沒再捉趣他,擺擺手,讓丫鬟退出去。

冬梅有些為難,雖然是表哥,可表妹嫁表哥的多了去了,好歹也要顧及點啊,可是安容吩咐,她又不能不聽,只能帶著丫鬟出去了。

丫鬟走後,不等江沐風張口,安容伸手打斷他。

「我知道大表哥來找我是為了什麼事,我也知道舅舅和外祖父很生氣,覺得我受委屈了,卻也沒辦法,不得不讓大表哥你來找我,我能理解,但是有件事,我必須要先說,希望大表哥認真聽,我不是開玩笑的。」

安容一臉肅然。

江沐風心底微沉,他從來沒在安容臉上見過這樣的神情,直覺告訴他安容要說的不是什麼好事。

安容坐下來,望著江沐風好一會兒,才開口,「這件事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,包括大哥。」

江沐風坐正了,神情前所未有的慎重。

安容握緊雙手道,「前些時候,我采梅花時,不小心摔了一跤,在床上迷迷糊糊昏睡中,做了一個很長的夢。」

「在夢裡,大哥明年娶妻,迎娶的不是他原本定親的大嫂,而是一個性情驕縱的女子,大哥過的很苦,時常吵架,最後醉酒墜馬身亡……。」

「父親斷了一條腿,立下遺囑讓二叔承爵,而舅舅,在封了侯爵後不久,離京辦差時,墜入湖中,大表哥你也中毒身亡,你知道夢裡這一切是誰做的嗎?」

江沐風聽得目瞪口呆,半晌沒回過神來。

「那只是夢而已,」江沐風不信,怎麼會那麼慘,姑父表哥怎麼會死,爹爹更不會,他也不會中毒,這些都是無稽之談!

安容也知道他難以接受,但是她既然說了,就是要他相信,「我知道我做的夢驚世駭俗了些,可是它就像是老天憐惜我,給我的示警,讓我提前知道這一切,好避過那些災禍。」

「就像今日的雨,在夢裡我也經歷過,不信你可以問大哥,我是不是預測到了這場雨,你要再不信,我還可以告訴你一件事,我記得二舅舅去年納了一房妾室,是春姨娘,她現在肚子里就懷著孩子……」

「三個月後,她會小產,還說是舅母害的,要死要活的要舅母給她償命,在夢裡,發了狂的春姨娘抓破了舅母的臉。」

江沐風傻眼了,春姨娘懷了孕?

這怎麼可能呢,今天他還見到春姨娘哭哭啼啼的,老夫人惱她,讓丫鬟拖她回自己院子啊,要是春姨娘懷了身孕,老夫人不可能那麼對她。

可是安容說的斬釘截鐵。

安容很確定,她重生還不到一個月,就算影響,也影響不了一個月以前發生的事,春姨娘現在必有身孕。

江沐風望著安容。

安容繼續道,「在夢裡,我見到舅舅並非是意外落水,而是被人給敲暈了扔下去的,害他的是二舅舅,毒死你的也是二舅舅,為的就是舅舅的爵位。」

江沐風驚站了起來。

眼底有了動搖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