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六章茶花(100+)

第七十六章茶花(10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10 09:11  字數:3518

沈安北臉皮抽了抽,他知道董鋒因為他大哥太優秀,才過十九,已經是御前三品帶刀侍衛,他沒少被他爹安平侯罵,以己度人,對他格外的同情呢。

可是,那是我四妹妹啊,因為她,爹對我是另眼相看,各種樂趣,就不說出來招人羨慕妒忌恨了。

所以,沈安北點了點頭。

頗嘆息道,「沒辦法,我二弟天資聰穎,為人豪邁,我是拍馬難及一二,被爹罵也是應該的。」

趙堯同情的看著他,笑道,「這也不怪你,是你們侯府管教方法別具一格,哪有窮養世子的道理,誰家不是好的都是給嫡長子的,老實說,我很同情你,看開點,那是你親弟弟。」

小廝跟在後面,差點笑暈,心底甚至想,四姑娘做二少爺比做姑娘成功,做姑娘的時候,名聲不顯,沒想到才做了幾日二少爺,就震住了這些貴家少爺。

忽然,身後傳來一聲輕喚,「大表哥!」

沈安北嘴角抽了一抽,哭笑不得的回頭,「沐風表弟,你怎麼來了?」

董鋒望著他,不解了,「怎麼就你一個人來了,安安兄呢?」

江沐風一頭霧水,安容又沒有跟他在一起,他哪知道他的安安兄在哪兒,他還急著找她有事呢[。

怕露餡,沈安北忙給江沐風使眼色,江沐風明白的笑著,揚了揚手裡的錦盒,笑道,「我找安容有事,一會兒再來。美酒多給我留兩杯。」

說完。溜之大吉。

再說。安容從後門下了馬車,守門的婆子盯著安容看了半天,才想起來行禮,「見過四姑娘。」

安容輕點了下頭,從容邁步進了府。

沒有丫鬟跟著,又穿著方便的男裝,安容走的很輕快,一路踢著小石子。玩的很歡樂。

忽然,聽到一陣說話聲傳來。

「小心點,粗手粗腳的,裡面裝的都是上等瓷器,磕壞了一點兒,賣了你全家也賠不起!」有粗壯婆子呵斥道。

兩小廝唯唯諾諾的應是。

安容忙躲到一旁的大樹後。

那邊走過來一個中年男子,蹙眉問道,「可夠數了?」

粗壯婆子搖了搖頭,「怕是不夠,大夫人要的數目太大了。這些瓷器雖然精緻,可頂多也就一二百兩銀子。那些最值錢的寶貝都在內庫房,鑰匙在福總管身上,拿不到,大庫房一下子少這麼多瓷器,肯定會起疑。」

中年男子名叫李財全,他是外院二總管,平常大家都喚他財總管,那婆子是他媳婦,在大廚房做管事媽媽,是大夫人的心腹。

「就先搬兩箱子,餘下的只能想辦法拿到內庫房鑰匙了,」財總管思岑了好一會兒,打定主意道。

李媽媽嘆息道,「大夫人這回算是栽了跟頭,沒想到四姑娘會在秘方上留一手,幸好濟民堂吝嗇,只賣了萬兩銀子,要是多賣點,這窟窿可真的堵不上了。」

濟民堂要二舅老爺賠五萬兩,二舅老爺哪裡拿的出來,只能找大夫人想辦法了,大夫人捨不得壓箱底的銀子,只能從庫房拿了,他的心一直在顫抖,總覺得會出事,以前也不是沒做過偷梁換柱的事,可是這一回數目實在太大了,難道要燒了庫房來隱瞞?

財總管和兩個小廝走了,李媽媽則拍了拍衣裳,轉身從另一條路離開。

大樹後面,安容一張臉冷冽如冰。

竟然拿侯府的東西去填他們兄妹造的孽,侯府欠他們兄妹的嗎?!

安容繼續朝前走,沒有回內院,而是去了前院,七福正在搬花盆,見了安容忙行禮。

安容點點頭,問道,「福總管呢?」

「爺爺給侯爺送賬冊去了,一會兒就回來了,四姑娘要是有急事的話,我去喊他,」七福殷勤道。

安容點點頭。

七福放下花盆,飛奔著就朝外書房奔去,生怕安容等著急了。

半盞茶時間過去,福總管氣喘吁吁的趕來,「四姑娘可是有什麼大事?」

安容掃了四下一眼,朝福總管走近兩步,低言了兩句,福總管臉色一變,陰晴不定起來。

「這麼大的事該稟告侯爺,」福總管道。

安容勾唇一笑,風華無雙,卻也冷如天山寒雪,「捉姦捉雙,捉賊拿臟,要抓就要抓個現行。」

福總管點頭稱是。

安容邁步回內院,想到那盆價值八百兩的牡丹點雪,肯定會被偷出去賣掉,最後還讓個小廝做替死鬼,前世她就沒見到那盆茶花,是不是真的摔了,誰知道?

便轉道去了花房。

府里上下都知道老太太和侯爺准許四姑娘穿男裝,也就沒人詫異,反而是她來花房叫人納悶。

「四姑娘要什麼花,奴才瞧瞧有沒有,沒有的話,得去外面買,最早也得明兒才能給您送去,」小廝恭謹的道。

花房是專門用來養花之所,溫暖如春日,裡面各種花都有,爭相開放,空氣中有一股混合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

安容掃視了一圈,方才開口,「我聽說老太太買了一盆牡丹點雪,今兒送來了,在哪兒呢?」

小廝茫然的看著安容,一頭霧水道,「老太太沒有買過什麼牡丹點雪啊。」

安容微微一鄂。

「真沒有買過?」安容不信。

小廝重重的點頭,「松鶴院的盆栽一直都是奴才媳婦送的,老太太沒有要求過買什麼茶花,四姑娘是不是聽錯了?」

安容不解了,怎麼會呢,前世祖母還因此大怒,這一世,怎麼會不買牡丹點雪了?

安容站在那裡走神,想了半天,最後一拍腦門,哭笑不得。

前世,祖母送那麼珍貴的牡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