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五章為難

第七十五章為難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9 15:12  字數:3511

屋子裡幾人怔怔的望著安容,濟民堂會栽跟斗,全是自找的啊!

難怪柳記藥鋪在濟民堂出了事之後,會從容不迫的該怎麼樣就怎麼樣,甚至還購買了萬兩銀子的藥丸,敢情是知道秘方的事,偏不說,看濟民堂越陷越深,最後再狠狠的踩一腳,這樣的算計,濟民堂怎麼會是對手?

也不能說柳記藥鋪做的不對,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,濟民堂如此打壓他們,還指望他們提醒一二,那就跟指望太陽打西邊出來差不多。

蕭湛嘴角上揚,眸底閃過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。

蕭老國公活了這麼大年紀,還能不明白安容話里的意思,藥方原本就是防備人用的,倒也沒有成心的給濟民堂下套,可是濟民堂往套里鑽,和人狼狽為奸,說來武安侯府還是受害者,要是讓她找柳大夫說情,那就強人所難了。

何況這小子深得他心,他怎麼可能會叫他為難呢?

連軒送安容和沈安北出院子。

連軒幾次掃向安容,眉頭攏了又張開,又隴緊,安容不耐煩道,「有話就說。」

連軒蹬了安容一眼,也就不隱瞞了,「賣給濟民堂藥方的是江二老爺,就是你二舅舅,如今濟民堂名聲受損,還面臨著賠償問題,濟民堂背後靠山太大,不可能坐視濟民堂損失十幾萬兩而無動於衷,最後倒霉的還是建安伯府。」

沈安北眼神沉冷,「怎麼會是建安伯府,他的手怎麼能伸到玲瓏苑裡去?」

安容冷笑一聲,她能猜到大夫人,卻沒想到江二老爺也插手了,到底是大夫人,做事滴水不漏,不過江二老爺即便是大夫人嫡親的哥哥,面對濟民堂給的壓力,江二老爺承擔不起,勢必會拖大夫人入水,這一回看他們兄妹怎麼收拾。

「依靖北侯世子話里的意思,為了保住建安伯府,我要把真秘方交出來給濟民堂?」安容笑的燦爛,比那陽光還要耀眼,差點晃了連軒的眼。

「不是,我不是這個意思,」怕被安容誤解,連軒趕緊搖頭,他可不是這個意思,老實說,他比較喜歡柳記藥鋪。

安容淡淡垂眸,她懂連軒話里的意思,她不可能坐視建安伯府遭難而不理,現在事情還沒有鬧大,要想挽救還來得及,越往後拖越麻煩。

「我知道江二老爺闖了禍,最後還得舅舅和外祖父幫著收拾爛攤子,就算最後需要我幫忙,那也是他們罰過江二老爺之後的事,敢把手伸到我這裡來,我沒剁了他雙手已經很給外祖父面子了,」安容冷哼道。

因為大夫人主動給父親做填房,照顧他們兄妹,外祖父和舅舅對江二老爺一直不錯,更是扶了大夫人的姨娘做伯夫人,卻滋養了他們的野心,謀害了舅舅。

禍是江二老爺和大夫人闖的,既然有膽量偷秘方,就該有那膽量承擔後果。

即便外祖父和舅舅的名聲也會受到些影響,被人排擠,總比最後糊裡糊塗送了命強!

她要讓外祖父和舅舅知道,他們眼中賢良的女兒庶妹是怎麼個賢良法,竟然夥同兄長偷她的秘方!

沈安北心中氣惱,卻覺得安容話說過了些,靖北侯世子可是外人啊,當著他的面說要剁掉二舅舅的手,不管怎麼說,總有些大逆不道的涼薄,望著安容,猶豫再三道,「做舅舅的偷外甥女的秘方,這是極沒臉的事,傳揚出去,建安伯府名譽掃地,外祖父和舅舅還怎麼在京都立足?你不能因為惱了二舅舅,就置外祖父和舅舅於不顧啊,還有沐風表弟……。」

大哥心地寬厚,安容又是欣慰又是恨鐵不成鋼,「大哥,依你的意思,我是該在建安伯府名譽掃地之前就出手相助了?可是你想過沒有,我憑什麼要幫助他,他賣秘方的時候,有想過我沒有,他收銀票那會兒,可曾想過我會被柳記藥鋪責怪?」

沈安北被反問的啞口無言,竟不知反駁。

「可是犯錯的是他,受牽連的卻是外祖父和舅舅啊……。」

安容恨不得敲他腦袋了,「事情走到這一步,我該怎麼幫舅舅和外祖父?你說說有什麼好辦法,要是可行的話,我照做。」

沈安北再次啞然。

連軒望著安容,好像確實沒什麼好辦法。

「我沒辦法,」沈安北搖頭道。

安容朝他呲牙,沒辦法還要她幫忙,她這大哥真是糊塗,「我能幫的,幫的到的也只有讓柳大夫壓低價格賣藥丸給濟民堂而已。」

沈安北沒再說話,他還是想不通,江二老爺怎麼會有安容的秘方,竟還賣給了濟民堂。

一路出府,路上好多丫鬟小廝指指點點看著他們,還交頭接耳。

安容剛踏上馬車,天空中一個晴天響雷傳來。

連軒怔了半天,再抬眸時,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道何時多了好些烏雲。

不會,真的下雨吧?

連軒吶吶的望著馬車,她是真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是瞎貓碰上死耗子?

於此同時,書房內,蕭湛也望著天空出神。

銀色面具下,一雙深邃如潭水的雙眸,像是光華璀璨的夜明珠一般,閃耀著爍爍光華。

半晌之後,他的眸光落到書架上,書架的角落裡有一個小竹筒靜靜的擺在那兒。

……

安容很想去濟民堂前湊個熱鬧,可惜天色突變,她不想渾身濕透的回府,只能先回侯府了。

可是等到了侯府,她又後悔了,她應該去看熱鬧的!

此刻,侯府門前,來了五個模樣清秀儒雅的少年,風度翩翩,和沈安北年紀不相上下。

正是他那群玩的開的同窗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