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四章吹牛

第七十四章吹牛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9 10:02  字數:3526

連軒嚇的背脊一涼,二話不說,拿起來就丟嘴裡了。

然後一心憋悶的看著安容,她哪裡讀來這麼多的詩詞,他怎麼就沒聽過呢?

只聽安容繼續念道:

「昨日入城市,歸來淚滿巾。滿身羅綺者,不是養蠶人。」

蕭老國公滿眼赤紅,怒不可抑。

「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,」安容嘆息道,「……嚴苛厲稅,貪墨橫行,無論他們怎麼辛苦耕作,到頭來餓死的還是他們……。」

「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」

蕭老國公呢喃重複,面色凝重,看安容的眼神越發不同,眸底帶著審度和打量,還有一絲迷茫之色,似乎在回想什麼,不過他小小年紀,出身世族,竟然心懷百姓疾苦,是個可造之才!

蕭遷面帶羞愧。

連軒上下掃視安容,精緻的鳳眸滿是詫異,她真的是個膽小的女人嗎?

蕭湛一如既往的斂住神情,眼神晦暗難猜。

沈安北站在一旁,雙目瞪直,這還是她那大手大腳花錢如流水的四妹妹嗎?

不怪沈安北懷疑,安容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,世家大族奢靡浪費,要節儉的意思啊!

「那朝廷該如何做?」蕭老國公繼續發問。

安容想了想道,「輕搖賦稅、勸課農桑、休養生息、藏富於民。」

「藏富於民?」蕭老國公微微側目,朝廷一直主張藏富於國。

安容點點頭,「民富則國富,民強則國強,國家昌盛則民族亦昌盛。強國則安民,富民則富國。強國富民真安民。」

這一段富民論,誰提出來的安容不知道,不過她卻知道這一段理論在朝廷掀起大波瀾。最後富民論獲勝,為此。她還和蘇君澤打過賭,贏了玉錦閣一套頭飾。

說完,安容又道,「若是朝廷太富,為上者易生掠奪之心,致使民不聊生,到時候窮苦百姓就會奮起反抗,若是百姓富足。安於樂業,朝廷也會振興。」

蕭老國公肅然沉思,糾結於應該富國還是應該富民。

似乎富民更為有理一些?

百姓吃飽穿暖,手有餘錢,那才是盛世景象,總比百姓貧苦,一有天災*,就空國庫好。

安容口乾舌燥,見他想的入神,偷偷喝口茶。結果蕭老國公一聲『說得好』,安容差點沒嗆死,臉都嗆紫了。

眼神哀怨。安容還不敢指責,她想回家了,因為蕭老國公一隻大手搭在她肩膀上,嫌惡道,「身子太單薄了些,不及你大哥一半。」

沈安北盯著那手,恨不得幫安容抬起來好,可是他不敢,只有看重親昵。蕭老國公才會拍安容的肩膀,可安容一個女兒家。苗條纖弱才是美啊。

安容臉都憋紫了,最後還是連軒看不過眼。幫著抬了起來道,「外祖父,你力道多大,別壓壞人家了。」

「外祖父想讓舅舅教她武功,」冷不丁,蕭湛開口說了一句。

安容差點嚇的魂飛魄喪,別啊,別讓蕭大老爺教她武功,會死人的!

「別,我可不想被煮,」安容猛搖頭,一臉驚嚇。

安容反應太大,一屋子人都望著她。

「你怎麼知道舅舅教人武功會煮他?」連軒不解,這事連府里的丫鬟都不知道,她是怎麼知道的?

安容恨不得咬了舌頭,她能說她曾經在國公府迷路,親眼見到過嗎?那一回差點沒把她活活嚇死。

「我是聞出來的,我聞到他身上有被煮過的味道,」安容指著蕭遷道。

蕭遷滿臉黑線,連軒湊過去使勁的聞,「哪有煮熟的味道,只有藥味。」

蕭遷一抬手把連軒推遠,煮過和煮熟是兩碼事,聽著好滲人。

蕭老國公大笑,「那是我蕭家傳統,淬鍊筋骨所用。」

可也太狠了吧,安容頭都快搖暈了,蕭老國公也就沒強求了,這不是他孫子,強求不來,不過這麼好的小子,他是打心眼裡喜歡,尤其是那句「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」,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聽過。

蕭老國公把安容當忘年交看待了,問他平時都看什麼書,愛好什麼,安容頭皮蹦的緊緊的,只能胡編亂造,說的基本都是大哥喜歡的,她總不能說喜歡養花弄草,放放風箏,逛逛街吧?

她想她要是說喜歡繡花,蕭老國公絕對能氣暈過去。

好在蕭老國公沒有懷疑她在騙人,還順帶教育了幾個孫子外孫,看看人家,年紀比你們小,可比你們懂事多了。

連軒差點吐血,用眼神斜視安容:吹牛差不多就行了,別太過分,讓他們這些孫子外孫難做,本來有個大哥,他們就很辛苦了,這要再來一個別人家的孩子,他們還活不活了?

你要是真的,也就算了,可問題你是吹牛的,他們挨罵的冤不冤啊?

安容適可而止,她也覺得自己吹過了火,上到天文,下到地理,皆有涉獵。

蕭老國公讚賞的點頭,安容在他眼裡已經是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了,要和安容談談天文地理,安容差點淚奔。

吹牛碰到釘子了。

連軒憋笑憋的腮幫子疼,讓你吹牛,外祖父可不傻。

只見安容坐在那裡冥想,對,她在絞盡腦汁的回憶,前世這幾天天氣是怎麼樣的。

想的腦袋都疼了,沒辦法,好好地沒人會記得天氣如何。

她記得前世父親回來的第二天,府里送了株茶花,是極有名的牡丹點雪,是老太太花八百兩買的。

打算送給寧太妃的禮物,最後因忽然下雨,小廝奔跑之間,把花給打碎了,老太太勃然大怒,將那小廝活活打死了。

好像就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