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三章僥倖(80+)

第七十三章僥倖(8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8 21:26  字數:3654

說著,去書桌旁拿了張紙過來,正是那首《將敬酒》。

沈安北瞧了兩眼後,雙眼冒光。

顯然這首詩,跟他沒什麼關係,大家眼睛都望著安容。

這首詩可是從沈四姑娘桌子上傳出來的,只是惋惜不全,不然足矣震驚京都。

安容很想說這些詩,過幾年大家都耳熟能祥,有成套的詩集可以買。

而且,因為詩中體現了詩人的豪邁,喜歡飲酒,不少人爭相效仿,嘗試飲酒三百杯是種什麼樣的豪情,一時間酗酒者眾多。

甚至有貴家少爺錦衣華服的出門,最後拿華服換酒,醉死在酒桌上,朝廷更因此下了一段時間的禁酒令。

她也是想到禁酒令,才寫了一半就停了,沒想到被人給看了去。

安容極想說不記得了,可是耐不住連軒那審度帶點威脅的小眼神,只能道,「這首詩是我從古籍看到的,詩人洒脫不羈,我甚是喜歡,你們要想看,我可以默寫出來。」

蕭遷忙請安容執筆。

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

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

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

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

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。

岑夫子,丹丘生,將進酒,杯莫停。

與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傾耳聽。

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願長醉不復醒。

古來聖賢皆寂寞,惟有飲者留其名。

陳王昔時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

主人何為言少錢,徑須沽取對君酌。

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。

「大河之來,勢不可擋,大河之去,勢不可回,絕非『黃河落天走東海』可比,」蕭遷贊道,又嘆息,「如此才情卓絕的詩詞,可惜詩人懷才不遇,也不知道是哪個朝代昏君誤人?」

連軒連連點頭,復而望著安容道,「他的詩詞應該不止這一首吧?」

安容狠狠的瞪著他,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,不由得磨牙道,「確實不止這一首。」

他們都是愛詩之人,既然有,還說什麼呢,筆送上。

安容慶幸自己還算記性好,不然還真的招架不住。

挑了首《行路難》和《把酒問月》。

裡面有兩句她最喜歡。

一句是: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雲帆濟滄海。

一句是:今人不見古時月,今月曾經照古人。

「好一個『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雲帆濟滄海』!」門外,傳來鐘鼓相撞之聲,中氣十足。

安容瞥頭望去,就見一位頭髮花白,但氣色紅潤的老人,真是蕭老國公。

安容忙要福身行禮,沈安北忙推了她一下,你現在是男兒裝呢,哪個男兒福身行禮的!

安容低著頭,耳根子險些紅透,差點點就露陷了!

幸好大家都顧著請安,沒人注意到她,安容恢復鎮定。

蕭遷把詩詞拿給蕭老國公看,蕭老國公連連誇讚,也在惋惜作詩之人的懷才不遇,要是生在此時,他一定保舉他做官!

蕭老國公問起下棋的事,連軒笑道,「外祖父,大哥輸給她了。」

蕭老國公微微挑眉,對安容更是喜歡,二話不說,要同安容來一局,安容差點奔潰。

不是請教嗎?請教完了就沒事了啊,怎麼還輪番上陣了,早知道就輸了。

她算是被趕鴨子上架,不上也得上了。

既然安容贏了蕭湛,蕭老國公不敢輕視安容,兩人猜枚決定先後。

最後蕭老國公先下。

要是安容贏的了話,她或許會猶豫一下要不要故技重施,可是蕭老國公先走,她肯定沒法用了。

連軒好整以暇的在一旁啃著果子看著,一臉的笑意:大哥的棋藝是外祖父教的,雖然青出於藍而勝於藍,可是外祖父的棋藝也不容小覷,先機被占,你那點旁門左道沒法用了。

安容朝他呲牙。

才剛開始,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!

蕭湛雙手環胸站在一旁,神情內斂,讓安容總覺得有股壓迫感,您老能站的離我遠點兒嗎?

這一局棋下的明顯久了些。

蕭老國公看安容的眼神越來越讚賞,倒讓沈安北捉摸不透了,什麼時候四妹妹的棋藝這麼高了?

半年前,她還是個半桶水啊,還經常耍賴要悔棋,還習慣要他讓她四棋子,而且耐性很差,他多想一會兒,她就催不停。

今兒可是耐性十足,這半年,四妹妹進展這麼大,隨教她的?難道府里幾位妹妹都這樣棋藝高超嗎?

沈安北忽然覺得亞歷山大,回頭得多鑽研下棋藝才行了,輸給周太傅不丟臉,輸給周少易也不丟臉,要是輸給府里姐妹,那臉可就丟大了。

蕭老國公棋藝高超,安容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來想了,真真是廝殺慘烈。

半個時辰後,蕭老國公大笑,笑聲酣暢淋漓,「僥倖贏了半子,承讓了。」

連軒早驚呆了,原以為她是投機取巧,沒想到她是真有本事,外祖父經常殺的他片甲不留,今日竟然只贏了半子,而且是贏的艱難。

若不是大哥一直在旁邊看著,讓她心慌不定,或許她真能贏了外祖父,想到安容的棋藝,再想到自己,連軒有些愧疚尷尬。

安容忙起身作揖,「國公爺棋藝高超,小子欽佩至極。」

蕭老國公豪邁大笑,「前些時候我還見過周太傅,他想收你為徒,你怎麼拒絕了,你真想學醫?」

安容訕笑不語。

「糊塗!」蕭老國公斥責一聲,說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