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一章品茶

第七十一章品茶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8 15:05  字數:3556

月色迷濛,院外像是籠罩了一層輕紗,月華照耀在安容清秀的面龐上,將那一抹凌亂表露無遺。

「你都不幫我推掉嗎?」安容扯著嘴角,分外無力道。

沈安北瞪了安容一眼,「怎麼沒推,也得推的掉吧,我要再推辭,就得跟他們翻臉了。」

他都差點說漏她是女兒身的事了,可是那樣剽悍豪爽不拘一格的大家閨秀,說出去誰信啊?與她閨譽也妨礙啊!

安容欲哭無淚,沒推掉也就是他們明天會登門,到時候不還是瞞不過去嗎?

安容一臉愁苦的進了院子,身後是自家大哥低低的笑聲,笑的安容牙根痒痒,恨不得撲過去咬兩口才好,沒良心的大哥!

還有讓父親猶豫不決的事是什麼啊?安容糾結了。

一宿翻來覆去。

第二天醒來時,安容哈欠連天,一臉的慵懶神情,連穿衣服時都軟綿綿的,她決定出去躲一躲。

吃過早飯後,安容去了松鶴院。

去的時候,老太太正一臉陰沉的數落下人,「怎麼會受涼上吐下瀉,那些丫鬟婆子是怎麼伺候的?!」

安容嘴角微微弧起,沈安姝真的受涼了。

沈安姝在慈雲庵吃了一個月的素齋,加上她身子骨也不是特別的好,一下子吃那麼多油膩的食物,又是寒冬,夜裡極容易受涼。

她記得前世沈安姝就是吃多了油膩,受了涼,上吐下瀉,最後把柳大夫請了來。

昨天她見沈安姝吃的歡暢,實在不忍打擾她的食慾,把最愛的雞腿都讓給了她,目的就是想看看,這一世因為她,府里人事都不再與以前相同了,她若是什麼都不說不做的話,沈安姝還會不會如前世那樣,沒想到真的跟前世相同。

「怕是因為九姑娘離府一個月,丫鬟們憊懶慣了,才疏於照顧,」孫媽媽端茶給老太太道,「老太太放心,九姑娘有大夫人照顧呢,不會有事的。」

老太太接了茶,嘆息道,「我也知道不會有事,只是她才從慈雲庵回來,又受了涼,小小年紀受這麼多苦,也是難為她了。」

孫媽媽但笑不語,誰敢怠慢九姑娘,大夫人那兒不會有好果子吃的。

安容邁步上前請安,老太太瞧了瞧安容的臉色,關切的問道,「夜裡沒有睡好?」

安容搖了搖頭。

「安容想把綠柳苑打通,再建個小橋,五妹妹說怕壞了府里的風水,我在想風水到底是怎麼看的,一時想入了神,忘了睡覺,」安容臉紅道。

老太太啞然失笑。

風水之事,玄之又玄,怎麼能是想想就想的通的。

不過綠柳苑打通,建個小橋的話,玲瓏苑過來就方便很多。

老太太憐惜安容寒冬臘月還走那麼多路,笑道,「讓福總管請個風水先生回來瞧瞧,不礙事就建個小橋。」

外面,沈安姒幾個邁步進來,娉娉裊裊,環佩叮噹。

安容後悔沒早說出府的事。

沈安姒幾個恭謹的請過安後,便同老太太說笑,安容興緻缺缺的坐在一旁。

沈安芙輕拽了下她的雲袖,低聲道,「按照慣例,今兒是大伯父考校你們才學的時候,你準備好了沒有?」

安容怔了怔。

前世隔的太久了,倒把這事給忘記了。

「你要是沒有合適的詩詞,我昨夜倒是做了一首,」沈安芙笑道。

她會這麼好心?

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

安容挑了挑眉頭。

「二姐姐不是看中了我什麼吧?」安容警惕的看著她道。

沈安芙臉色一紅,啐了安容一口道,「我是那樣的人嗎,我只是想過幾日長公主府上要舉辦梅花宴,到時候肯定會給你下帖子,你帶我一塊兒去吧?」

安容恍然,確實,長公主府的梅花宴快開了,一貼難求,難怪沈安芙會求她了,今年沈安姒定親了,梅花宴她是去不了了,她比沈安玉好說話,求她最便宜。

「可是我答應帶六妹妹去了啊,」安容惋惜的看著她。

沈安芙臉色一僵,怎麼把六妹妹給忘記了,她和六妹妹關係好,肯定會帶她去的。

沈安芙豁出臉去,央求安容道,「四妹妹,你就帶我去吧,六妹妹年紀小,明年再去也不遲啊!」

安容皺著個包子臉,「我不能言而無信啊,你去求五妹妹啊,她能帶人去。」

沈安芙臉色越僵,沈安玉肯定帶沈安姒去啊,這幾天她忙前忙後的獻殷勤,不就是為了能去長公主府玩嗎!

沈安芙咬了咬牙,沒有繼續求,一會兒做不出來詩,有她求的時候。

沈安芙自信滿滿,可是架不住意外橫生。

這不,小丫鬟進來道,「四姑娘,侯爺讓你去外書房一趟。」

一屋子人都皺了眉頭,沈安玉更是站了起來,吃味道,「爹爹找四姐姐去做什麼?」

小丫鬟搖頭,她只是負責傳話,侯爺找四姑娘做什麼,她怎麼知道呢?

「既然你爹找你,就趕緊過去吧,」老太太笑道。

安容福了福身子,就跟著丫鬟離開了。

沈安玉幾個帕子直扭,心底妒忌的直冒泡,父親很少單獨召見安容,只有好東西只有一份不好分的時候,偷偷給她才會把她找去!

安容知道不是給她東西,應該是昨兒大哥說的考慮一晚上的事,也不知道是什麼事,怎麼覺得不是什麼好事呢?

推開書房的門,安容就見到了沈安北,正一臉不懷好意的笑著,就跟昨晚的笑一樣,見了就牙癢。

沈安北掃了桌子上的男裝一眼,安容心咯噔一下跳著。

「爹,你找我有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