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七十章麻煩(粉紅60+)

第七十章麻煩(粉紅6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7 21:36  字數:3541

在秋菊看來,她是信口拈來,可是她又怎麼知道,明國公夫人早就跟祖母透了口信,是祖母顧忌沈安玉,怕她同她一樣,為了退親一事,要死要活,要真是如此,豈不是又得罪了明國公?

若是她記的不錯,過幾日明國公府老夫人就會登門,重提這事,前世大夫人在場,以沈安玉年紀小為由回絕了,祖母很不高興,可是大夫人拿她做擋箭牌,說沈安玉會跟她學,與其到時候同意了再毀親,不如乾脆不應,好歹臉面上也好看一些。

她是固持己見退過親,可這能成為她們有樣學樣的理由嗎?

前世祖母沒有責怪大夫人,反倒惱了她,這輩子,也該讓她沈安玉嘗嘗被祖母訓斥的滋味兒!

安容心情愉悅的回了玲瓏苑。

半個時辰後,就有機靈的小丫鬟上來稟告道,「也不知道五姑娘犯了什麼錯,惹怒了老太太,被罰抄女誡百篇呢。」

安容嘴角微微上弧。

安容覺得自己很善良,要是夠心狠的話,就該在明國公府老夫人來時,想個輒把大夫人支開,讓祖母同意了這門親事,再沒事磕著瓜子坐看她們母女上躥下跳的退親,沒事添點油加點醋,可是她不能置父親和祖母與不顧,那樣傷了敵人,也傷了親人。

吃過午飯後,安容小憩了會兒,醒來時已經是申時初了。

梳洗打扮了一番後,安容去了松鶴院。

屋內,笑鬧成一團。

饒過花鳥山水屏風,安容見到九歲的沈安姝。

今日的她穿了一身湖碧色裙襖,鵝黃束腰,身量嬌小,模樣俏麗,一雙明媚的杏眼,水靈靈清潤潤,猶如一潭湖水,而她那微微張開的小嘴更是紅嘟嘟的如雨後海棠,帶著哀怨和可憐,叫人憐惜。

雖然年紀尚小,可是已經可以預見將來的傾城殊色。

等沈安玉成了三皇子妃後,她這個三皇子妃唯一的嫡親妹妹更是身份顯赫,而她那絕美的姿容更是響徹京都,多少權貴子弟趨之若鶩,甚至大打出手。

可惜,年紀小,容貌美,心腸卻不怎麼樣。

安容還記得祖母過世後,她回府祭拜,無意中聽到她跟丫鬟抱怨,不能去參加宴會了,說祖母死的不是時候。

祖母那麼疼她,最後竟然說那話,這會兒見她拉著祖母的袖子撒嬌抱怨,安容恨不得去扇她兩巴掌。

「祖母,我在慈雲庵待了一個月,白天誦經念佛,晚上還得敲木魚,好枯燥無趣,」沈安姝撅著嬌唇抱怨,水靈清潤的雙眼含著淚珠,欲落不落。

老太太憐惜的摸著她消瘦的小臉,心疼道,「祖母也知道你在慈雲庵吃了不少苦頭,已經吩咐廚房給你準備好吃的了,一會兒多吃些。」

沈安姝點頭如搗蒜,連連抱怨慈雲庵的清湯寡水,惹的老太太險些落淚。

安容邁步進去,沈安姝站起身來,先是恭謹行禮,便拉著安容的手抱怨,「五姐姐,你都不去接我回來。」

安容不喜她的碰觸,不著痕迹的抽回手,給老太太請安,然後才道,「有三姐姐她們去接你不行嗎?」

「可我還是想你去接我,」沈安姝委屈道。

「下次吧,下次我一定去接你,」安容笑道。

沈安姝差點哭出來,沈安姒幫她擦掉眼淚,嗔瞪了安容道,「四妹妹,九妹妹厭惡慈雲庵,你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啊?」

「怎麼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九妹妹要我去接她,如今她都站在這兒了,可不得下次了,總不能讓九妹妹現在回去,我再接她回來吧,」安容說完,挨著老太太坐下。

老太太則打量安容,眉頭微蹙,帶著探究,她這幾日並沒有說過明國公府和安玉的親事,她是怎麼知道的?

沈安姝也挨著老太太坐著,又是賣乖,又是討巧,一定要把她不在的這一個月,府里姐妹得的賞賜,她也要一份。

老太太憐惜她,給了她一套頭飾,一隻暖玉鐲,還有一塊玉佩,樂的沈安姝笑的見牙不見眼,一個勁的喚祖母。

安容覺得嘔心。

屋子裡笑鬧成一團,外面小丫鬟進來稟告,「老太太,世子爺回來了,原是打算先來給您請安的,被侯爺叫去了書房,方才蕭國公府給世子爺下了帖子。」

沈安北被叫去書房不算什麼,倒是蕭國公府給沈安北下帖子的事讓老太太摸不著頭腦了,自打退親之後,兩府幾乎沒有往來,怎麼會送帖子來呢?

不過上回,蕭國公府表少爺救了安容一回,又在青玉軒拉了安容一把,都是恩情,沈安北代安容去蕭國公府道聲謝也應當。

小半個時辰後,沈安北進來了,一身天藍色錦袍,襯的他玉樹臨風,眉間洋溢著喜色,比以往見到的都有神採的多。

沈安北恭謹的請安,老太太高興的合不攏嘴,孫兒爭氣,侯府將來肯定比現在更好。

「你爹找你去說什麼了?」老太太笑著問道。

提起這事,沈安北就暗瞪安容了,父親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,他壓根就插不上嘴,父親也沒有考察他的功課,只叮囑他好好跟周太傅學習,再就是不許做什麼規諫詩,更不能隨便亂放,讓安容看,尤其是書房重地,哪怕是自己的親妹妹,也該約束些。

他一頭霧水。

然後便是父親誇他,「詩做的不錯,比以往大有長進。」

他雖然有些飄飄然,可是他做的詩還得不到父親這樣的誇讚,好么,一問之下,差點露餡,幸好不是第一次背白鍋了,只能推脫說不記得了,惹來一頓臭罵。

沈安北說了說規諫詩的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