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十九章污衊

第六十九章污衊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7 16:12  字數:3419

「濟民堂確實這麼說過,可惜藥效不是他說說就一樣的,」柳大夫點頭大笑,起身告辭,「濟民堂重名譽,說假一賠三,我來之前就聽說濟民堂前很熱鬧,我這心就跟貓撓似地,就不多留了,趕明兒再來給老太太您請平安脈。」

老太太也跟著笑了,難得沉穩如斯的柳大夫也有耐不住性子的時候,她要是再多留他一會兒,估計要急的跳腳了,便讓丫鬟送柳大夫出門。

安容坐在下面,直撓額頭,一臉同情道,「我聽說濟民堂炫耀說賣出去幾萬粒藥丸呢,要是假一賠三的話,那得損失多少啊,也不知道誰這麼狠心,害濟民堂損失如此慘重,回頭肯定吃不了兜著走。」

想到什麼,安容朝夏荷招手道,「你去告訴柳大夫一聲,讓他多準備些藥丸,要是假一賠三的話,濟民堂根本就沒有真藥丸可賠,還得從柳記藥鋪買,咱們送濟民堂一個大人情。」

老太太嗔笑了安容一眼,這哪是賣人家人情,根本是趁火打劫,假一賠三,就算按錢賠,也只要二兩四錢,可是賠藥丸的話,那可是三兩銀子啊!

只要柳記藥鋪把話放出來,肯定是一呼百應,左右有便宜不佔白不佔。

大夫人如坐針氈。

二太太用眼角餘光瞄了大夫人一眼,嘴角划過一抹冷笑。

四姑娘的秘方無故消失,柳大夫說起濟民堂,她就臉色差,秘方一事肯定跟她脫不了干係。

要知道濟民堂身後權貴交錯。這幾日柳記藥鋪損失多少。濟民堂又賺了多少。多少人為柳記藥鋪惋惜,沒想到最後竟是這樣,敢賣假藥方給濟民堂,這回可真是有熱鬧可瞧了。

她倒是想瞧瞧做事滴水不漏的武安侯府大夫人怎麼欲蓋彌彰去,那秘方可都藏在安容的腦子裡呢,如今的安容可不是以前那傻乎乎的四姑娘了,就算她還是,不還有老太太?

此時。有青衣丫鬟饒過屏風進來道,「大夫人,二舅老爺找您有事。」

大夫人臉色蒼白,像是寒秋的晨霜。

努力維持笑臉,大夫人鎮定的站起來,要同老太太告辭。

二太太坐在那裡,優雅的欣賞著塗滿鳳仙花汁的指甲,火紅如塗,斜視了一眼臉色不怎麼好看的大夫人,笑道。「怎麼二舅老爺來了,也不先給老太太問個安。莫不是出了什麼天大的事吧?」

大夫人心情很差,要不是顧及是老太太的屋子,她早摔東西泄憤了,這會兒二太太是撞她槍口上了。

大夫人冷笑一聲,「前兩日弟妹的兄嫂來,似乎也沒見她給老太太問個安,莫不是弟妹娘家也出了十萬火急的事吧?」

二太太臉色一僵,隨即笑道,「大嫂說對了,我兄嫂來確實是有急事,她滿臉淚痕怎麼好打擾老太太,二舅老爺總不會滿臉淚痕吧?」

二太太娘家那點破事,府里上下都知道,她也破罐子破摔,不怕丟臉了,大哥喜歡去青樓招妓,更喜歡玩府里的小丫鬟,娘管不住他,大嫂就更不行了,唯獨她這個做妹妹的,說幾句話還管用,所以經常來找她,她嫌煩,可是卻沒有辦法,以前為了這事,沒少被人笑話,她都習以為常了,如今說起來,更是臉不紅氣不喘。

可是卻噎的大夫人險些闖不過氣來,看二太太的眼神像是夾了冰霜。

二太太好整以暇的喝著茶,笑的溫和婉約,這事巧合的過分了,一連幾個月都不上門的二舅老爺,濟民堂一出事,他就火急火燎的趕來,不愧是大夫人,做事留一手。

「大嫂快去吧,可別讓二舅老爺等著急了,」二太太笑的頗有深意。

老太太坐在首座上,撥弄著佛珠,一句話也沒說。

大夫人福了福身子便疾步離開。

安容精神奕奕,哪有半點困頓疲乏,不過還是故意裝著打了哈欠,同老太太告辭回了玲瓏苑。

半道上,沈安玉怒氣沖沖的上前,杏眼圓瞪,怒不可抑的看著安容,咬牙切齒道,「昨天那飛賊是聽了你的指使來裝鬼嚇唬我的!」

安容上下打量沈安玉,臉上不見半分驚嚇,只有怒氣,顯然方才在屋子裡的事,她都知道了,驚嚇變成了震怒,從嚇的腿軟下不了床,一下子就活蹦亂跳了,這是不是就是清顏說的滿血復活?

「五妹妹是在質問我嗎,我還沒問你昨天晚上那兩個女鬼是怎麼回事呢,她們可是口口聲聲說是你指使她們嚇唬我的,」安容反問回去。

沈安玉氣結。

「那是她們污衊我!」沈安玉恨不得把那兩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婆子剁碎了喂狗了。

安容懶的和她多說,「是不是污衊我不知道,但是她們怎麼不污衊別人,獨獨污衊你,你是那麼好欺負的嗎?還有,要是飛賊是聽了我的指使去嚇唬你,我為何要說出來,讓你誤以為是真鬼嚇的渾身哆嗦,夜不能寐不更好,我當你是親姐妹,你還這樣質問我,要不要我把那兩個婆子找出來,一問究竟?」

好心被當成驢肝肺,安容怒意叢生,倒讓沈安玉心裡打鼓了,她自己做的事當然清楚了,昨天受了驚嚇,連她都招架不住,更何況是兩個本來就心裡有鬼的婆子,還不知道她們招了多少,萬一鬧的人盡皆知,她哪裡還有臉啊?

沈安玉心裡百轉千回,親昵的拉著安容的手,滿臉羞愧道,「我知道你當我是親姐妹,我又何嘗不是,只是一想到昨兒那飛賊,我就心裡膽怯,失了鎮定,他心懷叵測,故意挑撥我們姐妹不合。」

「我怎麼會肖想玲瓏苑呢,你知道我這人懶,不愛走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