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十七章打劫(粉紅40+)

第六十七章打劫(粉紅40+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6 21:27  字數:3596

動靜鬧的這麼大,屋子裡那些丫鬟婆子竟然都睡的熟,也沒人出來看兩眼。

安容冷笑一聲,還真是做戲做得好,真的只有她看到鬼了。

「世上有好人,也有好鬼,」海棠感慨道。

安容聽得腿軟,沒差點摔地上,瞥頭掃向海棠的眼神帶著無語之色,一直以為海棠沉穩持重,沒想到……這麼天真。

才穩住身子,就聽到啊的驚叫聲,在寂靜深夜裡格外的響亮。

聲音很耳熟,是沈安玉的。

安容心情大好,她倒,膽子大的連鬼都不怕的她,還怎麼在蒹葭苑待的下去!

安容打著哈欠上床歇息,海棠也不害怕了,那鬼看著很好,給他錢,他就走了,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。

安容躺床上,想到方才的事,就忍不住想笑,她請他來做鍾馗,他乾脆做鬼了,還裝的挺像那麼回事的,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飄著走的?

耳畔依稀還能聽到哭嚎聲,似乎動靜越鬧越大了?

窗戶吱嘎一聲傳來,一道黑影躥進來,把熟睡的海棠一點,然後解下面具,露出一張丰神俊朗的臉。

不過臉色有些難看,質問安容,「我像鍾馗?」

「我錯了,你更像鬼,」安容乖乖認錯,可是卻能氣的死人。

「你說什麼?!」連軒氣的咬牙。

安容忙搖頭,好歹人家也幫了她,忙道,「不是,我是說你剛才裝鬼裝的很像。」

連軒臉色微緩,有些好奇的問,「你五妹妹為什麼要派人嚇唬你?」

安容被問的啞然,都說家醜不可外揚,要她怎麼說的出口。

「鬧了些小矛盾,」安容含糊其詞。

連軒見她不說,也就不問了,從寬大的黑袍下拿了一個小木匣子出來,遞給她道,「這是我從你四妹妹那裡打劫來的。」

安容眼睛睜圓,那木匣子可是沈安玉的最愛啊,平時連碰都不許她們碰,安容接過一看,裡面有八百兩銀票,還有一些精美的頭飾。

安容拿了銀票,其餘的東西都塞給了連軒,連軒正要拒絕,他以為安容是給他的,他堂堂七尺男兒,怎麼用得到這些東西,剛想開口,就聽安容道,「麻煩你幫我賣掉。」

連軒嘴角輕抽,他果然自作多情了,這女人還真是非同一般,深更半夜的,孤男孤女共處一室,她竟然一點都不害怕,他看著就那麼值得信任嗎?

連軒嘴角微微上揚,心情愉悅,想邀安容一起賞月,話都到嘴邊了,才發覺今晚烏雲籠罩,沒有月亮,適合裝鬼,真是辜負良辰啊。

安容見他傻站在那裡,沒有要走的意思,不由得用眼神轟他,你該回家洗洗睡了。

這時候,院子里有動靜傳來,連軒苦惱的皺了下眉頭,「我該走了,有事就找我。」

說是走,其實是飄著走的,安容見著有些頭疼,這人是裝鬼裝上癮了么?

關好窗戶,安容握著一沓銀票,心底樂開了花,讓你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
剛躺進被窩裡,就聽到噔噔噔上樓聲傳來,進來的是*和夏荷。

「四姑娘睡了嗎?」夏荷輕聲問道。

安容掀開紗帳,茫然的看著她們,「怎麼了?」

*見安容醒著,海棠卻睡的沉,要過去喊她起來,安容忙道,「讓她睡吧,守我到現在她也累了。」

安容有些擔心,海棠不會一睡幾天吧?

夏荷上前幫安容蓋好被子,又把炭爐挪近一些,才道,「方才五姑娘受了驚嚇,這會兒搬去和三姑娘一起睡了,老太太怕姑娘嚇著了,讓奴婢和*姐姐來接你去松鶴院。」

安容搖了搖頭。

「我沒事,麻煩兩位姐姐跑一趟了,」安容笑道。

安容沒事,夏荷和*自然看得出來,哪個受了驚嚇的人會面色紅潤,眉梢帶笑?

也難怪四姑娘高興了,那纏著她的野鬼主動跑去蒹葭閣,飄來飄去的,還要五姑娘孝敬他,往後四姑娘能安生了,老太太也能放寬心。

怕擾了安容歇息,*和夏荷幫安容蓋好被子,就回去了。

一宿安眠。

第二天早上,安容是被吵醒的,醒來時,芍藥正拽著海棠嘰嘰喳喳問個不停。

「昨晚我們喝了碗壓驚湯,什麼都沒聽到,這世上真的有鬼嗎?他們長什麼模樣?丑不醜?是不是像戲台上演的那樣面無血色,還吐長舌頭?」

芍藥問題一個接一個往外蹦,那眉飛色舞的樣子,好像很惋惜沒有撞見鬼。

海棠想著昨晚的經歷,就感覺的背脊發涼,毛骨悚然,瞪了芍藥道,「昨晚屋子裡就點了一盞燈,我沒瞧見鬼長什麼模樣,只見到女鬼一身白衣服在空中飄來飄去,嘴裡的叫聲就跟哭似的,看一眼,就覺得身子涼了半截。」

海棠說著,幾個丫鬟腦中想像那場景,忍不住也打起了哆嗦,好奇是一回事,親身經歷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「可是嚇唬五姑娘的是男鬼啊!」半夏抿唇道。

白芷湊過來,小聲道,「聽說那男鬼很愛錢呢,四姑娘拿錢讓他換地方住,他才換到蒹葭苑,五姑娘也給了她錢,他才離開的,不知道這會兒他在哪裡?」

安容眉頭微冷,這話怎麼聽著像她故意拾掇那鬼去蒹葭閣嚇唬沈安玉似地?

海棠則瞪著白芷道,「胡說八道,姑娘的錢是給那女鬼的,那男鬼忽然飄出來,還嫌棄姑娘給的不是冥紙呢,他為什麼去蒹葭苑,只有那女鬼知道,我們在窗戶旁,都聽不見他們說話。」

噔噔噔,又是一陣急切的上樓聲。

安容打著哈欠從被子里鑽出來,正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