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十六章嚎叫

第六十六章嚎叫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6 16:50  字數:3648

安容沒有問,父親辦差回來,有三天假期,這三天不上朝,任命一事就不會有結果,等明兒大哥回來了,讓大哥問父親好了。

沒一會兒,丫鬟就端了飯菜來。

大夫人道,「今兒本該給侯爺接風洗塵的,只是匆忙間就準備了這麼多,等明兒世子和安姝都回來了,咱們再好好吃頓團圓飯?」

「也好,」老太太笑道。

吃過午飯後,就各自散了。

出了松鶴院,幾人朝前走,忽然想到什麼,沈安姒看著安容,「爹爹的畫不錯,怎麼沒叫爹爹給你畫幅畫震著?」

安容抬眸望天,笑道,「爹爹辦差回來,疲乏的緊,我怎麼能讓爹爹幫我畫畫,再說了,我還想藉機為難下靖北侯世子呢。」

沈安溪連連點頭。

「是該好好為難他一番,竟然讓小夥計騙你說畫讓蕭少爺預定了,要不是他騙人,也不會鬧出這麼多事來,」沈安玉想起自己丟了面子,就怒氣沖沖。

而此刻在書房作畫的靖北侯世子一個哈欠打著,手一抖,又毀了一幅畫。

小廝站在一旁研磨,「世子爺,府里庫房裡就有鍾馗捉鬼圖,不如就送那個吧?」

「不行,那幅畫里的鐘馗更溫和可親,」連軒嘆息道,看了這麼多鍾馗,他也覺得鍾馗敦眉善目了。

小廝抖了抖眉頭,憋笑不語,果真是一物降一物,能讓世子爺這樣苦大仇深還硬撐著的,也就只有沈四姑娘一個了。

「四姐姐,要不我今晚陪你睡吧?」沈安溪怕安容嚇著,提議道。

沈安姒幾個呲笑,「你膽子比四妹妹還小,陪著還不知道誰安慰誰呢,再說了,屋子裡還能少了丫鬟伺候?」

沈安溪紅著張臉。

「我應該不會那麼倒霉,昨天的黑貓應該只是湊巧,」安容堅定的道,只是雙手有些發抖泄露了她的擔憂。

沈安玉嘴角勾起一抹算計的笑來。

回到玲瓏閣,雪團就迎了上來,安容抱起她,摸著她的柔軟滑膩的絨毛,有些愛不釋手。

逗著雪團玩了一會兒,安容喝了杯茶後,就繼續綉針線。

兩個時辰後,小丫鬟捧著錦盒上樓來。

「四姑娘,靖北侯世子把鍾馗捉鬼圖給你送來了。」丫鬟笑的眉眼彎彎道。

安容眉頭皺了皺。

秋菊接了錦盒,放到桌子上,小心翼翼的打開。

安容興緻不高,真鬼鍾馗也許能捉,可是假鬼他能捉才怪了!

「姑娘你看,這鐘馗畫的真威武,」海棠笑道。

安容抬眸掃了一眼,眼臉低下。

咦?

好像有些眼熟?

安容再看了一眼,沒差點沒被口水給咽死。

這不是蕭湛嗎?!

這是嚇鬼呢還是嚇唬她呢?

安容哭笑不得。

幸好蕭湛帶著面具,大家都不認得他,不然傳揚出去,他還不得被笑話死啊?

這畫靖北侯世子敢送,她還真不敢收。

把畫卷了卷,安容放回錦盒裡,拿了筆墨來,在錦盒內側寫了幾個字。

秋菊看的眉頭直扭,想說話,最後還是三緘其口。

安容合上錦盒時,一張小紙球從袖子里滾落進去,誰也沒看見。

畫卷讓人原樣送回靖北侯府,安容怡然自得的繼續綉針線。

秋菊和冬梅在屋子裡忙活,芍藥在翻箱倒櫃,鬧出不小的動靜,嘴裡還嘟嚷著,「怎麼不在這裡?」

搗鼓了半天,才撓著額頭問冬梅,「冬梅姐姐,我記得兩年前蒹葭閣鬧鬼的時候,老太太不是特地從大昭寺請了尊菩薩回來嗎,放哪裡去了?」

冬梅搖頭。

芍藥又去看秋菊。

秋菊也搖頭,倒是海棠道,「我記得姑娘說過那尊菩薩不靈驗,又討厭屋子裡熏著香,就收了起來,好像並沒有帶來,估計還在蒹葭閣里。」

安容眉頭挑了一挑。

「不說我還差點忘了,海棠,你去蒹葭閣找五姑娘把菩薩像請回來,」安容抬眸笑道。

蒹葭閣內。

沈安姒正和沈安玉鬧著玩,她手裡拿著張紙,左躲右閃,嘴裡還念著,「玉錦堂前一樹梅,今朝忽見數花開,深院重重深不見,春色如何入的來?」

「好詩!好詩!」沈安芙拍手稱絕。

沈安玉站在那裡,扭著帕子,滿臉羞紅,嗔怒道,「你們就知道笑話我,不與你們玩了。」

說著,坐在那裡生悶氣。

沈安姒和沈安芙互望一眼,聳肩無奈,誇她還耍小性子,不過是等她們繼續誇她罷了。

沈安姒輕聲軟語的哄著,沈安玉還撓了她兩下才作罷。

外面,小丫鬟進來稟告,「五姑娘,海棠來了。」

「她來做什麼?」沈安玉扭眉問道。

沈安姒也納悶呢,「讓她進來吧。」

海棠進去的時候,三人端莊優雅的品茶,挨個的見了禮,才道明來意,「四姑娘讓奴婢來取早前落在蒹葭閣沒帶走的菩薩像,就是之前老太太替四姑娘求回來的那尊。」

還以為是什麼事呢,就為了一尊菩薩像。

沈安玉神情懨懨,看著梅香,「那菩薩像放哪裡的?」

梅香想了想道,「好像不在蒹葭閣了,一個月前曬霉的時候,嫌棄礙事,就送府里庫房去了。」

海棠聽了便福身道,「那奴婢去庫房拿。」

等海棠走後,沈安芙就不解了,「四妹妹不是說過菩薩不靈驗嗎,怎麼又要了?」

「估計是死馬當活馬醫,聊勝於無吧,」沈安姒笑道,隨即又八卦道,「你們說四妹妹是不是真的被什麼髒東西給纏上了,怎麼凈找她呢?」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