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十五章欺騙

第六十五章欺騙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6 09:35  字數:3516

大夫人委屈的抹眼淚,望著老太太道,「老太太,我不該縱容四姑娘什麼書都看,玲瓏閣里留下的書,我看是不是找人收拾一下,不該她看的,就都沒收了?」

老太太也有此意了,那些書老太爺看了都說好,安容一個閨閣女兒,看些無傷大雅的詩詞就成了,沒必要插手朝堂大事。

「等世子回來,讓他去玲瓏閣把書收拾一番,不該留的都帶回他的書房,」老太太一錘定音道。

大夫人眸光閃了閃,有些暗氣,卻忍著道,「現在規諫詩已經傳開了,萬一聖上遷怒該怎麼辦?」

老太太撥弄著佛珠道,「安容只是看懂了蕭老國公畫中的深意,配合著提了首詩,不算是譏諷皇上,太后對皇上沉溺下棋一事也頗有怨言,她疼愛安容,會護著她的。」

話雖這麼說,老太太的雙眼還是滿含擔憂,她擔憂的不是侯府會被滿門抄斬,只要蕭老國公沒事,侯府就不會有事,她擔心的是皇上心裡膈應,覺得侯爺教女無方,從而影響仕途。

安容幾個回來後,乖乖的給老太太請安,沈安芸抿著唇瓣道歉,「祖母,我沒有及時阻止四妹妹,更不該把撕碎的詩稿給了靖北侯世子,還請祖母責罰。」

安容站在下面冷笑,真會賣乖奪巧,一對比,她成了那隻知道闖禍,不及她沈安芸半點懂事!

老太太看沈安芸的臉色溫和了很多,犟了那麼多天,總算又變回了那個懂事的大姑娘了。

老太太望著安容。

安容什麼話都沒說。

眉間也沒有一絲懊悔的神情。

老太太反倒猶豫了,之前安容做的事,都循規蹈矩,無論是幫沈安溪還是求瑞親王幫忙時送禮。還是柳記藥鋪的事,甚至沈安北拜師的事,都做得很好。處處為侯府著想,怎麼今兒卻?

「告訴祖母。為什麼要寫那首詩?」老太太神情恢復了以往的溫和之色。

安容這才乖順的挨著老太太坐下,輕聲道,「五妹妹和六妹妹兩個都沒能贏孫心素和周文婷,我若是再不贏她,往後我們出去參加詩會,肯定被人笑話,安容是求勝心切。」

「二則是當今皇上並非是個昏君,我只是個閨閣女兒。都知道河流常年水患不斷,亟需整治,肯定是父親說了我才知道的,父親一心關心朝廷,關心百姓疾苦,關心皇上,卻顧忌皇上的顏面什麼都沒說,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,如今升了兵部侍郎,正是大展拳腳的時候。由我這個女兒的幫爹爹表示對朝廷的忠心不更好么?」

沈安玉扭眉,「父親什麼時候在你跟前說過河流常年水患不斷,亟需整治了?」

安容撲哧一聲輕笑。「五妹妹,你還真信那首詩是我作的啊,父親是不曾與我說過,可是卻時常與大哥說啊!」

沈安芸心稍稍安,她還真怕那首詩是她作的呢,不由得笑道,「那你豈不是欺騙孫姑娘她們了?」

「這怎麼能叫欺騙呢,我壓根就沒想過和她們比,不過是和靖北侯世子做個交換而已。也沒人規定題詞就一定題自己做的詩,靖北侯世子沒意見就行了。再說了,大哥的不就是我的么?」安容不以為然道。

幾人心底不屑。她還真是投機取巧習慣了,沒她們幫忙,她就找大哥,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,臉皮都比城牆還厚了,虧得她們還嚇了一跳。

此時,有小丫鬟饒過屏風進來道,「老太太,侯爺回來了。」

說完,就聽到熟悉的腳步聲,安容幾個忙起身相迎。

屏風處走進來一個男子,約莫三十五歲的模樣,身材高挑,偉岸不凡,雙目炯炯有神,唇邊蓄著短髯,儒雅中帶著威嚴,嘴角掛著笑意,叫人心生親近。

安容鼻子一酸,差點掉眼淚。

父親還好好的活著,還如前世那般英偉,那樣親切。

這一世,她不會讓父親重蹈覆轍!

福身請安後,安容就親昵的拉著武安侯的衣袖道,「爹爹,有沒有給我帶禮物回來?」

武安侯出門辦差,有一個多月沒見到女兒了,乍一看,覺得長高了不少。

「禮物帶了,不過先跟爹爹說說,那首詩是怎麼回事?」武安侯肅著臉色問。

老太太心提了起來,侯爺回來就先進了宮,再就是趕回府,怎麼這麼快就知道這事了,「是府里小廝告訴侯爺的?」

武安侯給老太太請了安,然後坐下來,搖頭道,「我在御書房稟告皇上時,右相進來就問我『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』出自何處,安容,這句話出自何處?」

武安侯雖然肅著臉,但是安容並不怕,一臉懵懂的看著武安侯,「不是爹爹說的么?」

武安侯臉皮抽了抽,「到底是誰說的?」

「……不是爹爹說的,那應該是大哥說的,」安容臉不紅氣不喘道。

老太太見侯爺這麼追問,不解道,「這話不是什麼歹話,有什麼問題?」

武安侯想從安容臉上看出些端倪,可是安容神色從容,還在絞盡腦汁想是誰說的。

武安侯擔憂道,「皇上誤以為這話是我說的,給了我一堆賞賜。」

老太太也擔憂了,這要弄不好,會落個欺君的下場,望著安容,老太太問,「你爹記性不差,他說沒說過,自己清楚,到底是誰說的?」

「大哥說的!」安容很鎮定道,「大哥說『保天下者,匹夫之賤,與有責焉』,我沒記全,就成『天下興亡匹夫有責』了。」

老太太揉太陽穴,背書添字漏字記岔是安容的惡習,幸好意思沒錯,不由得笑道,「能把十二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