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十三章草包

第六十三章草包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5 16:24  字數:3684

把小夥計招呼過來,低聲吩咐了他兩句,小夥計連連點頭。

安容欣賞了會兒畫作,等小夥計過來伺候,「沈四姑娘要買什麼畫?」

「拿一幅《鍾馗捉鬼圖》給我。」

小夥計為難道,「鋪子里是有一幅《鍾馗捉鬼圖》,只是姑娘來之前,被蕭少爺定了,四姑娘要是急著需要,不如和他商議……。」

安容的臉頓時漲成了茄子。

連軒就在一旁看畫,聽了小夥計的話,過來問安容,「你真那麼急著要那幅畫,我可以幫你。」

安容抬眸看著他,眉頭扭了扭,警惕的看著他,「你會那麼好心?」

連軒臉一沉,這女人天生就來氣他的,他滿滿的都是好心,怎麼她就看出了是壞心,連軒假咳一聲,清了清嗓子道,「那是自然,你幫我提幅字畫。」

果然。

安容正要冷哼,卻忽然眉頭一挑,「你好像還欠我一個條件?」

連軒怔了一怔,耳根忽然一紅,撞人家槍口上了,他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,「我去幫你要畫。」

轉身便要走。

安容忙道,「題字的畫呢?」

她不保證能題字,但是看看又不少什麼,好不容易贏來的許諾,怎麼能這樣輕易就用了?

安容乞求畫作別太難了,結果連軒伸手一指。

所指之處,是青玉軒最熱鬧的地方,千金閣。

和二樓用月形拱門隔開,那一邊掛的都是未完成的畫作。

「就是那幅圖了,只要你的題字能讓畫主滿意了,我拿到謝儀,你的畫立馬給你送上,」連軒笑的恍若春風。

青玉軒畫作出名,經常會賣歷代先賢的遺作,也有人畫了畫,一時沒有匹配的詩詞,就掛在這裡,讓有才之士題詞。

這會兒那幅畫下面圍著好幾個人。

被人擋著,看不清畫的是什麼,沈安溪拉著安容過去。

看了一眼,沈安溪的黛眉就蹙了起來,竟然是《博弈圖》。

她上個月來買書,就見到這幅畫掛在這裡,如今一個月過去了,還沒有人題字成功,可見畫主要求之苛刻,靖北侯世子不是成心的為難四姐姐嗎?

沈安溪替安容憂愁。

沈安玉幾個則等著瞧好戲,生怕不熱鬧,還澆起了油來,上前轟人道,「麻煩幾位讓讓,我四姐姐要題詩。」

正在思岑的幾個人忽然被打擾,不悅的皺隴了眉頭。

首先回頭的是個年約十四的姑娘,膚色潤白,大眼睛,瓜子臉,精緻的妝容顯的她越加的美麗脫俗,動人心扉。

只是眼神冷淡,還帶著薄怒,破壞了三分美感。

她是國子監祭酒孫府嫡女,孫心素。

國子監祭酒,雖然官爵不高,只是從四品,可是地位特殊,有一群官員弟子做他門生,不比三品官差什麼。

孫心素出身書香門第,在京都大家閨秀的圈子裡,頗具才名,為人又很有傲氣。

武安侯府在京都立足不過三十年,又是武將出生,那些清流貴族壓根就沒把侯府放在眼裡,何況孫府與齊州沈氏還沾親帶故,對武安侯府更是不待見。

孫心素目光清淡的掃過沈安玉,落到安容身上時,成了赤果果的蔑視,「早就聽說武安侯府幾位姑娘才情卓絕,今兒倒是要大開眼界了。」

她身側還站在另外一個姑娘,穿著一身碧色裙裳,輕盈淡雅,嘴角微微勾起,一派瞧熱鬧的神情。

「不敢奢望眼界大開,只盼著能牙口完好的回家,說話不漏風才好,」女子掩唇輕笑。

說話柔軟如綢緞,卻傷人如刀。

沈安玉氣的跺腳,她推安容下水是一回事,被人譏笑才情低劣,賣弄文采,笑掉人大牙又是另一回事,她怎麼能忍的了!

這口氣要是不出,回頭傳到京都貴女圈子裡,她還不得被笑話死!

沈安玉冷笑一聲,譏諷回去,「有些人是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啊,自己沒本事,就來打擊別人的自信心。」

這姑娘是禮部侍郎府嫡女,周文婷。

聽到沈安玉譏諷她,臉色紅白輪換了變,「我是寫不出來,總比某些人逞能強!」

「是膽小的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吧,」沈安芙忽然接了一句,語氣溫和似水,卻是針尖對麥芒。

本來沈安玉只是想踹安容入水,結果孫心素一張口把整個武安侯府的姑娘都貶低了,就別怪她們口舌相譏了。

一旁還有兩個穿戴一般的姑娘,見兩邊劍拔弩張,拽了拽一旁角落裡捧著書本看的入神的男子道,「哥,我們別在這裡礙事了,快些走吧。」

男子頭也不抬道,「等我把這一頁看完就走。」

那兩個姑娘滿臉窘紅,尤其是聽到丫鬟呲牙冷笑聲,覺得身子都冰涼的,過去拽著男子走。

男子走時,嘴裡還念叨著,幾次要回頭。

那是一種渾然忘我,一心只有書的境界。

男子模樣俊朗,性情溫和,帶著絲憨傻,安容越看越眼熟,可就是想不起來。

待男子回去把書拿起來翻了一頁後,安容眼前一亮,她想起來了!

三年後的探花郎啊!

她記得三年後科舉,新進士張榜公布後,舉辦杏園探花宴,探花郎要騎馬游遍京都大街名園,採摘各種早春鮮花。

當時狀元和榜眼都有人了,另有兩張試卷不分伯仲,皇上以誰摘取的花多,誰就是探花郎。

探花郎要拜訪各大府邸,進內院採花,結果採花時見到主人放在園子里的書,就坐下來看。

等另外一名探花使都回宮赴宴了,他還在看書,還是皇上下令去叫他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