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十一章嚇唬(求粉紅)

第六十一章嚇唬(求粉紅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5 16:24  字數:3754

安容目瞪口呆。

前世六年都沒見清顏打過丫鬟啊!

安容不信的看著弋陽郡主,弋陽郡主氣的腮幫子圓鼓鼓的,「可能我們見到的顧家大姑娘都不同吧,軒哥哥見到的是她懦弱無能,我見到的是她囂張傲慢,你見到的卻是她才情卓絕,溫婉如水的一面,一個人有三種性情,聽柳大夫說,這是一種病,就跟好好的人忽然癲狂一樣,很可怕,往後你還是離她遠一點吧。」

清顏醫術卓絕,怎麼會有病呢?

難道那也是她偽裝的一種?

安容越發糊塗了。

「所以蕭國公府就退了與清顏的親事?」安容問道。

弋陽郡主撅嘴,吃味道,「清顏,叫的真親昵,你都沒叫過我弋陽。」

安容哭笑不得,前世,你一口一個清顏姐姐才叫人吃味呢,這會兒倒吃起清顏的醋來了。

「好了好了,往後我也叫你弋陽,」安容投降道。

弋陽郡主咧嘴笑,高興像是得了什麼寶貝似的,隨即又嘆道,「湛哥哥都定過三門親了,明明是湛哥哥要退親,結果外面傳湛哥哥克妻,才定親就把顧大姑娘給克了,湛哥哥現在說親都困難了。」

說著,眼睛瞥了安容一眼,眸底還帶了絲指責。

之前,安容退蕭湛的親,弋陽郡主可是整整兩個月沒有理她,她花了好大勁才把她哄好。

要不是芍藥嘴快,說她是聽沈安玉她們說蕭湛不好,弋陽郡主知道她是被人給誤導了,估計都做不了朋友了。

因為此事,弋陽郡主愈發不喜歡沈安玉幾個,每回對著她們都不冷不熱。

這不,得知道弋陽郡主來了,沈安玉幾個趕來了,殷勤備至,要請弋陽郡主去她們院子里玩。

弋陽郡主淡淡的回道,「我還是喜歡玲瓏閣。」

沈安玉臉色頓時僵硬,努力維持笑臉。

看著弋陽郡主和安容有說有笑的走遠,沈安玉一口銀牙險些咬碎。

沈安芙安慰她道,「弋陽郡主也是看在太后的面子才和四妹妹走的近的,再者,府里別的院子也的確比不上玲瓏閣的一半。」

沈安姒連連點頭,又有些惋惜,「當初要是五妹妹沒有搬進蒹葭苑,沒準兒今日的玲瓏苑就是五妹妹建的了,玲瓏苑雖然偏遠了些,可是清幽雅緻,一看就是嫡女的住處,誰來都寧願走遠一些,去欣賞一番。」

沈安玉扭緊綉帕。

她們說的沒錯,她也是嫡女,府里只有蒹葭閣有綉樓,當初她要是沒有搬進去的話,肯定會重建一個的!

玲瓏苑本該就是她的!

看著沈安玉眼底流露出勢在必得的神情,沈安姒嘴角閃過一抹笑意。

走到玲瓏苑門口,大夫人就派了大丫鬟碧玉給她送來百兩銀票。

安容收了銀票,不冷不熱道,「昨兒五姑娘打碎的花瓶原是一對,給我送來的那隻不搭,重新換一隻來,若是沒有,給我換一對。」

碧玉怔怔的看著安容。

又看了看臉色鐵青的沈安玉。

半晌才點頭應下。

弋陽郡主不是第一次來玲瓏閣,每回來總覺得景緻不同,這兒玩玩那裡逛逛,一時手癢,還在竹屋彈奏了一曲。

竹屋修葺如新,撲了紅毯,安容都不知道哪裡被燒了。

玩鬧了近大半個時辰,弋陽郡主才起身告辭,不舍道,「不能再玩了,我答應母妃會回去陪她用午飯。」

安容送她到大門口。

弋陽郡主走後,安容就見到福總管騎馬過來。

「大哥在書院還好吧?」不等福總管行禮,安容便問道。

福總管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,忙道,「世子爺在書院很好,只是……。」

福總管猶豫了下,把今兒去書院的事跟安容稟告了一番。

他奉命送畫卷和書本去書院,也不知道怎麼了,書院那群學子瘋了似地,問他是不是二少爺送的。

他弄了半天才想明白二少爺是四姑娘。

一點頭,那些學子們就擁著他去了沈安北跟前,要看禮物。

那些畫還好,看到四姑娘送的書後,那些學子們眼珠子沒差點瞪出來,「這第一頁的題目不是今天先生出了給咱們算的嗎,算了一個時辰都沒解出來,這上面竟然寫滿了答案!」

沈安北被拽著問,這書是誰寫的,從哪裡來的,能不能買到。

想到世子爺那哀怨的眼神,福總管就苦惱,經算大師要破例招四姑娘入學。

瓊山書院可不是誰都能進去的,便是武安侯府,也只有一個名額。

他和世子爺拒絕,經算大師很不高興的走了,臨走前還順走了世子爺的書。

所以,福總管抬頭看著安容,「世子爺說,讓你再送他一本。」

安容攏眉,那書是她特地給大哥準備的,怎麼就到了經算大師的手裡?

想到自己昨天熬夜寫了幾個時辰,安容的手腕就泛酸。

可是大哥難得有求於她,她還真不好拒絕。

回到玲瓏苑,安容吃了午飯後,就開始寫。

有了昨晚的記憶,這一次寫的很快,兩個多時辰就寫完了。

讓芍藥交給福總管,儘快給沈安北送去。

安容梳洗打扮了一番,換了身新衣裳,帶著秋菊去松鶴院參加晚宴。

正屋內,有些愁雲慘淡。

奉旨離京辦差,回來的時辰是約定俗成的,若是趕不及回來,會在驛站逗留一天。

等第二天跟皇上復命了才能回家團圓。

若是傍晚回來,沒有先把手裡的差事辦好,就先接風洗塵了,那是對皇上的大不敬,弄不好還會遭到彈劾。

「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