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十章蠻橫

第六十章蠻橫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4 15:29  字數:3641

去年開春,有道士上門說,府里烏雲籠罩,福總管把道士轟走時,二太太認出他是當年給沈安芙算命的道士,說她八歲那一年克老太太,被送到莊子上住了一年,老太太安然無恙後,過了九歲生辰才進的府。

二太太就把道士請了進來,結果道士算出九姑娘克母,每年春末入夏,和秋末入冬要去庵堂吃齋念佛一個月。

這一次是第四回了。

沈安芙嘴角一抹冷笑一閃而逝,幸虧娘眼尖,認出了道士,逼的她說出當年被大夫人收買的事,娘本打算揭發大伯母的,四嬸覺得娘傻,恨鐵不成鋼的道,「你現在去揭發她有什麼用,時隔好幾年了,指不定還會被她反咬一口。」

娘當時氣極了,根本不管不顧,「那芙姐兒在莊子上待了一年,苦都白吃了嗎?」

四嬸笑道,「你要是想芙姐兒不白吃苦頭,就該當做不知道,既然她那麼信道士的話,若是道士說九姑娘克她,她能反口說不信嗎?」

娘當時醍醐灌頂,直道四嬸的計策妙,就偷偷的派了人去找道士,逼他演了這齣戲,道士沒敢往死里說,這才有了一年兩月吃齋念佛之說,卻也讓大夫人氣的咬牙。

而且吃齋念佛的時候,不許外人去探望。

沈安芙一直覺得府里心計手段最狠的不是大夫人,而是四太太,只可惜四老爺是庶出,不然府里哪還有大夫人的位置?

「算算日子,九妹妹也在慈雲庵住了二十八天了,再有兩天就滿月了,也不知道提前兩日回來對大伯母有沒有影響?」沈安芙一臉純真的問,又抱怨道,「那臭道士真討厭,沒本事破我的命,也沒本事破九妹妹的命,就連九妹妹在慈雲庵住,都不許親人探視。」

大夫人眼神冰冷。

老太太想了想道,「既然都住了二十八天了,就再多住兩日吧,這些玄而又玄的東西,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。」

安容站在一旁,心底頗感慨,以前她是不信的,可是瞎眼神算的話,她信,至於那些江湖術士的話,信才是傻子呢。

當年,娘親生她就過世了,她也被傳命格太硬,克母。

一旦傳出克母,回頭父親出了事,也是往她腦門上扣,外祖父當年就被傳了克父,他不信邪,讓舅母帶了大師來親自給她算命,大師說她命里旺父旺夫旺子,請的是大昭寺的大師,沒人敢說不信。

旺父旺夫旺子,安容想起前世,就忍不住呲之以鼻,卻不否認,大師幫她免了流言蜚語之苦。

老太太發話了,大夫人明知道沈安姝不克她,卻也沒辦法,這就叫天作孽猶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。

府里積極籌備接塵宴,安容明知道父親不會回來,卻不能說。

從松鶴院出來,看著溫暖的冬日,安容臉上泛起淡淡笑意,明兒就能見到父親了。

沈安姒邁步走過來,把秋菊和翠雲支開。

安容看著她,又看了眼翠雲,笑的頗有些深意,「三姐姐有什麼話要避開丫鬟說?」

沈安姒苦笑一聲,覺得有些冷,「我以為翠雲忠心待我,今天才知道她忠心的是大夫人。」

安容眉頭輕挑,方才在屋子裡,她可不是這樣的,完全沒有懷疑過是大夫人動的手腳。

安容一副全然不知的樣子,「翠雲怎麼不忠心三姐姐了?」

沈安姒微微一滯,盯了安容好半天,才冷笑道,「五妹妹撕了你的書,老太太不會輕易饒過她的,大夫人為了幫她逃過責罰,不惜將我們都拖下水。」

安容一臉恍然大悟,又有些不解的看著她,「那你怎麼不告訴祖母?」

沈安姒沒有說話。

她在擔心,因為安容說話沒有遮攔。

安容沒有催她,她知道沈安姒是不敢告訴老太太。

翠雲是家生子,父母兄弟的賣身契都捏在大夫人的手裡,大夫人既然敢撕她手裡的書,肯定警告過她,她不敢指出大夫人。

沈安姒也不敢逼問翠雲,那表示她在懷疑大夫人,她的親事還捏在大夫人的手裡,這些年,她處處巴結討好沈安玉,哄的大夫人高高興興,數年心血不能毀於一旦。

有些委屈心裡明白就成了,就算挨罰,也不過禁足幾日,罰抄幾篇女誡,忍忍就過去了。

連二房的沈安芙都忍了,她還有什麼不能忍的。

只是在老太太和大夫人面前忍了,不代表在安容面前也忍,她還指望借安容的書看呢,就憑她的月錢,要買頭飾,打賞下人,根本勻不出來買書。

撕書的事,她發了重誓,安容信她。

但是信是不夠的。

大夫人欺負她,視她如草芥,這口氣她忍不了,就算報不了仇,也能給她們添點堵。

說白了,她就是要挑撥安容和沈安玉斗。

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,兩人鬧彆扭,她兩邊哄,能得兩邊的好處。

前世安容不懂她的算計,今生還能不懂?

大夫人的為人,她比誰都清楚,不需要沈安姒的挑撥。

這些天,她沒有和大夫人鬧翻,要麼裝傻充愣,要麼含糊過去,是因為玲瓏苑大部分人都是她的,內宅中,想要害死一個人說難很難,說簡單也簡單。

另外就是她不想打草驚蛇。

敵明我暗總是多三分勝算,而且當年父親留下遺書,說讓二老爺繼承爵位時,大夫人並沒有反對。

二老爺膝下有嫡子,有庶子,他繼承了爵位後,會那麼輕易還回來嗎?

才出生的孩子都能繼承皇位,何況孝哥兒當時都五歲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多疑了,昨天大夫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