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五十九章孤本

第五十九章孤本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4 10:25  字數:3449

「沒有撕書,那這些書是怎麼壞的!」老太太氣的直喘氣,「若只是一本也就罷了,一共借出去八本,就有四本被撕了,這些書會自己壞嗎?」

安容站在一旁,紅著眼眶看著她們,「你們借什麼書,我都不過問,只讓丫鬟登記一下,還的時候跟我說一句就成了,沒想到你們卻這麼不愛惜我娘留給我的書!要不是我昨晚翻了幾本,都不會發現,往後我再也不借你們書了!」

安容捧著書本,正是沈安玉借走的古琴譜,裡面有兩張沒了,心下不由的更氣,恨不得過去朝她臉撓兩下才好,「五妹妹,這本琴譜借你之前我還看過,是完好無缺的,缺失的兩頁,你給我還回來。」

沈安玉一臉茫然的看著安容,忽然起身拿了書本,訝然道,「怎麼會,我昨兒晚上還翻過琴譜,沒有損壞,今兒怎麼缺了兩張?」

沈安玉回頭看著桃香,桃香跪下道,「方才奴婢去拿的時候,書已經壞了,問了丫鬟才知道,是七少爺去找姑娘玩,沒見到姑娘,就在屋子裡玩耍,不小心把水沾在了書上,怕被責罰,就把那兩張紙給撕了下來……。」

沈安玉臉色舒緩了好多,輕咬了下唇瓣,一臉無辜的看著安容,「四姐姐,孝哥兒年紀小,不懂事,你別生氣了。」

安容心底冷笑,真是生了個好弟弟,幫她搶東西不算,還幫她背黑鍋,既然他那麼能幹,那這黑鍋她就讓他背穩了便是。

安容臉上帶笑,語氣溫婉,「是孝哥兒撕的啊,他年紀小,我自然不會生他的氣,不過俗話說得好,三歲看到老,孝哥兒做錯了事,不知道賠禮道歉,還變本加厲,小小年紀就學會了撕書,將來還怎麼讀書識字?」

「五妹妹和母親慣著寵著孝哥兒,以為他年紀小,就處處縱容著他,還有那些丫鬟,明知道孝哥兒做的不對,也不知道阻攔,祖母,這樣的丫鬟未免也太不稱職了,沒準兒孝哥兒撕書的主意就是她們拾掇的!」

老太太對孝哥兒也失望至極,做錯了事賠禮道歉就成了,竟然撕書欲蓋彌彰,真是被慣的沒邊了,大夫人是當家主母,回頭敲打兩句就行了,但是對於那些丫鬟,老太太不會心慈手軟。

「來人,去把七少爺撕書時,屋子裡伺候的丫鬟給我杖責二十!」

安容笑面如花,沈安玉拳頭握緊。

老太太沒有懷疑丫鬟說假話,因為沒人敢往孝哥兒身上潑髒水,安容卻惋惜道,「那兩張曲譜肯定沒了。」

老太太心疼的看著安容,想著孝哥兒前些日子才搶安容的狗,又撕她的書,實在不管教不行了,便吩咐*道,「去把七少爺接來。」

沈安玉面如死灰,站在那裡不知所措,一會兒孝哥兒來了,肯定會露陷的。

安容則看著另外幾本書,望著沈安姒道,「那些書也是孝哥兒撕的嗎?」

沈安姒和沈安芙兩個跪在地上,氣的牙根痒痒,她們根本就沒有撕書,天知道書是怎麼壞的,沈安玉好命有弟弟幫著背黑鍋,她們可沒有!

就算有,她們也不敢用,老太太對撕書反感至極,她們不是把自己的弟弟推到火坑裡去嗎?

想到老太太找孝哥兒來,兩人又有些幸災樂禍,看五妹妹一會兒怎麼收場。

沈安芙看著安容,眼神帶著無辜道,「四妹妹,我知道你不信我,但是我敢對天發誓,這書真不是我撕的,若有一句虛言,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!」

沈安姒也舉起三根手指發誓,「四妹妹,我也發誓,這書若是我撕的,我這輩子都嫁不出去!」

誓言狠毒至極。

老太太不由得蹙眉。

安容嘴角輕笑,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桃香,她有些明白了。

桃香很鎮定。

她根本沒有時間和沈安玉合謀欺騙老太太,她也沒膽子擅自做主往沈安孝身上潑髒水。

唯一的解釋就是她去找了大夫人,把髒水潑到沈安孝身上是大夫人出的主意,所以老太太找沈安孝來,她才不害怕。

安容也不信,就那麼巧了,前世她們不知道從她那裡借走了多少書,損壞的也不過二三十本,都是孤本善本,沈安芙借的不過是她從大街上買來的書籍,再貴也不過幾兩銀子,她不會做那麼蠢的事的。

她們之前氣定神閑,根本就不擔憂,對於書本損壞的事,她們也很吃驚,很驚訝。

反常即為妖。

安容想應該是大夫人在幫著沈安玉的時候,不忘記踩她們一腳,有罪大家一起受。

安容嘴角一笑,比陽光還要燦爛,「二姐姐,三姐姐,你們發這麼重的誓,我肯定是信你們的,可是你們不覺得奇怪嗎,書既然好好的,為什麼偏偏壞了?」

沈安姒和沈安芙又不是蠢笨之人,安容一點撥,她們就明白了,回頭看著丫鬟,冷聲問道,「書為什麼會壞?!」

翠雲撲通一聲跪下,臉色蒼白道,「奴,奴婢不知道。」

不論怎麼問,就是不知道。

老太太眼神凝了起來,她也信了書不是沈安姒和沈安芙撕的,難道是屋子裡的丫鬟撕的?

沒有證據,根本抓不到罪魁禍首。

安容也沒想抓住,挨著老太太坐下道,「祖母,二姐姐、三姐姐都發誓了,我相信她們,您就讓她們起來吧。」

老太太點點頭,沈安姒和沈安芙才敢起身。

很快,奶娘就領著沈安孝進來,沈安孝進門規矩的請安,然後撲倒老太太懷裡撒嬌,「祖母,你是不是想我了?」

看著孫兒這麼可人疼,老太太的心軟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