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五十八章撕書

第五十八章撕書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4 10:25  字數:3340

安容當然知道老太爺的愛好,若非家道突變,他應該是個文官,安容把懷裡的書拿出來,遞給孫媽媽道,「孫媽媽,你把這書連同字畫一併交到大哥手中,這書比字畫更重要。」

孫媽媽詫異的看了安容一眼,小心的接過書,望著老太太道,「本打算讓七福送去的,這麼重要,還是讓福總管親自跑一趟吧?」

老太太也正有此意,不過什麼書竟然比老太爺留下的字畫還珍貴,「我看看是什麼書?」

孫媽媽要給老太太看,安容忙攔下道,「祖母,現在時辰不早了,等書畫送到大哥手裡都快午時了,吃過午飯後,大哥就要去正式授課,總不好讓他空著手去吧?」

老太太拿安容沒輒,看一眼能費多長時間,竟不給她看,她老婆子又不會搶,不看便不看吧,她也許久沒看過書了,書好不好,世子還能失了判斷不成,便擺擺手,笑道,「那就趕緊送去吧。」

沈安玉見書被紅袖送走了,有些暗跺腳,昨天和柳大夫說話瞞著她們,今兒一本書還藏著掖著不告訴她們,連老太太都不告訴了,她在搞什麼幺蛾子?

那種不在掌控中的感覺讓她很不舒服,便拉著老太太撒嬌,「祖母,四姐姐越來越小氣了,一本書還藏著掖著不給我們看,我就想知道,讓我們看幾眼能看壞了還是看著火了?」

安容一挑眉,雲淡風輕的笑著,「一本價值千金的書,讓你們看幾眼,就不值幾個銅板了,我當然藏著不給看了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沈安玉不解的看著安容。安容只笑不語,沈安姒就拽著秋菊問,「秋菊姐姐。你是好人,你就告訴我們是什麼書吧!」

秋菊被搖的頭暈腦脹。一時兩難道,「三姑娘別為難奴婢了,奴婢也不知道,昨兒姑娘熬到半夜才寫好的書,奴婢連書名叫什麼都不知道呢。」

沈安玉聽的一愣,隨即撲哧笑出了聲,「故弄玄虛,我還以為是哪個大師留下的孤本善本呢。原來是你寫的,難怪你怕價值千金被我們看幾眼就變成幾個銅板了。」

她要是會寫書,太陽估計也就從南邊升起來了。

安容臉頰緋紅,故作生氣的瞪著秋菊,「誰叫你告訴她們的,我的字可是一字一金!」

秋菊忙認錯,可是安容的話卻叫老太太笑出了眼淚,其餘人臉上是笑,心裡卻鄙夷萬分,臉皮真夠厚的。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,光是臉皮就有千金重了吧?

安容被她們笑的惱羞成怒,白皙的臉龐上儘是艷霞。嘟嚷道,「人家一字千金,我一字一金已經很謙虛了好不好,還笑話我!」

老太太笑著戳安容的腦門,嗔笑道,「祖母怎麼沒聽出謙虛的味道來?不過要真是一字千金,你謄抄一下,一字一金倒也說的過去。」

沈安芙則笑道,「既然書那麼珍貴。四妹妹怎麼不把孤本善本送去,那樣才更顯誠意。」

安容嘆息一聲。惆悵道,「你以為我不想啊。只是書損壞了兩頁,不全了,偏我又記得後面兩頁寫了什麼,與其送本殘破的書,還不如送本新的,好歹齊全。」

安容說著,眉頭一挑,眼睛從她們臉上掃過來盪過去,「書是不是你們弄壞的?我以前看的時候還好好的。」

沈安芙幾個心一驚,從玲瓏苑借回去的書,她們可沒自己的那麼愛惜,有時候懶的抄了,就撕了下來都有,這會兒一聽安容的話,有些心慌道,「四妹妹,可不許這麼誣賴我們,是你自己經常看書睡著,書從臉上掉下來,指不定就是那時候摔壞的。」

「摔壞是摔壞,好歹還能將就的看,撕毀可就沒了,」安容的聲音如金玉相撞,裡面夾了三分凌厲,「我發現有好幾本書都有被人撕毀的痕迹,有些書我都沒看過!」

前世,出嫁的時候,有些書籍是她娘留下的陪嫁,大嫂不讓她帶走,派了丫鬟來整理,才發現足有二三十本珍貴的書缺頁少張,一本書缺了幾頁,價值就大打折扣,沈安芙幾個就說與其丟在箱子底下被蟲蛀,不如就送給她們了吧。

她還真的傻乎乎的給了,拿回去之後,把缺失的書頁補上,又是完整的孤本善本,回頭拿去送人都是情面。

安容現在想想,肚子里都憋著火氣,「娘最是愛惜書本,絕對不會把書弄壞的,以前也沒聽你們說書是壞的,為什麼借你們之後書就被撕了,不給我把丟掉的書頁找到,往後別想再從玲瓏閣借一本書!」

沈安玉幾個心虛,可是大家都一樣,反倒鎮定了,所謂輸人不輸陣,當即反駁道,「要是你弄壞的,也要我們找,我們上哪兒找去?」

安容點點頭,深以為然道,「你說的也對,不過我好像借五妹妹你兩本書,其中一本是古琴譜,不如讓丫鬟去取了來,要是沒壞,我給你賠罪,要是壞了……。」

沈安玉臉色頓時僵硬,老太太瞧來眼神凝了起來,吩咐沈安玉的丫鬟桃香道,「去取來。」

說完,又加了一句,「還有幾位姑娘的,都取來。」

沈安芙幾個臉色倒沒變,隱約還有些笑意,這回她們可沒有損毀書,不怕被查。

桃香出了正屋,感覺到額頭一陣冰涼,忙擦去額頭上的冷汗,還打了個哆嗦,她對幾位姑娘撕書的事一清二楚,五姑娘少說也撕了五六本了,古琴譜是前天撕的!

老太太愛惜書,每年還會把屋子裡的書拿出來晒晒太陽,瞧見有破損的地方,會心疼半天。

老太太說過,書是有神明的,尤其是那些孤本善本,是先輩們嘔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