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五十七章銀票

第五十七章銀票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4 10:25  字數:3517

王媽媽點頭,「瞧樣子怕是有幾千兩,濟民堂今兒推出那些藥丸,效果和柳記藥鋪一樣,價格卻便宜好多,讓柳記藥鋪損失不小,估計明兒柳記藥鋪就要降價了。」

「柳記藥鋪不論是聲望還是靠山都不及濟民堂,即便降價也贏不了人心,這其中的損失可全是因為四姑娘沒收好秘方的緣故,於情於理,她都該承擔部分損失。」

王媽媽一臉笑意,可是大夫人卻聽得眉頭蹙緊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。

秘方丟失,第一件事就該把偷藥方的人查出來才是,而且秘方自交給柳大夫起,並沒有一絲一毫的分紅,就算要賠償,也該從盈利里扣除才是,怎麼會拿了銀票走,老太太手裡的錢可不是那麼好拿的,不過四姑娘手裡的……

大夫人嘴角輕笑,柳大夫手裡的銀票十有八九是四姑娘的。

王媽媽看著大夫人,有些擔憂,「四姑娘的秘方鎖在箱子里,現在知道秘方丟了,老太太不會放過那些伺候的丫鬟的。」

大夫人根本就不擔心,秘方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丟的,怎麼知道是誰偷的,總不能沒有證據就把丫鬟婆子都打發了吧?

那樣非但給不了柳記藥鋪交待,還會讓侯府沒了名聲,老太太何等聰明,不會置侯府名聲不顧的。

晚飯,安容是在松鶴院用的,用到一半的時候,丫鬟就來稟告竹屋修好了。

吃過晚飯後,老太太沒有留安容,叮囑她累了一天,早些休息,就讓她回了玲瓏苑。

才上二樓,阮媽媽就迎了上來,眉間滿是擔憂之色,「那些秘方丟了可怎麼辦啊?」

安容看著她的擔憂,心裡冷笑,再讓你蹦躂幾天,回頭就算我幫著求情,也沒你的好日子過了。

安容咬牙切齒的道,「濟民堂都拿到秘方賣藥丸了,我還能怎麼辦,只能兩家藥鋪競爭了,不過那偷秘方的賊,最好把尾巴夾緊了,老太太的手段,不用我說,心裡也有數。」

輕飄飄的眼神從阮媽媽身上掃過,她背脊一陣發涼,腿有些站不住。

秋菊、冬梅幾個則上前表忠心,安容冷笑一聲,「個個都忠心,那藥方誰偷的?」

幾個丫鬟臉色蒼白,安容誰都沒理會,直接走到迴廊上,拎著小七的胳膊走了進來,一手拍打它的腦門,「忘恩負義!好歹我也救過你的命,好吃好喝的供著你,你倒好,合起伙來欺騙我一個,你給我老老實實的送封信給你那黑心肝的主子,把畫還給我,不然我就扒光你的毛,頓湯喝!」

安容拎著小七去了書房,拿了張小紙條,唰唰唰的寫起來,然後綁小七腳上。

一刻鐘後,紙條被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取下來,看著紙條上的字。

小人!騙取畫作,害我誤會周太傅,必須賠償我!

看著小人二字,男子的雙眸微寒,竟比臉龐上那半面銀色面具還要冷。

只是又心有疑惑,那幅畫若非祖父告訴他在周太傅手中,他都不知道,他又是怎麼知道的?

本想直接放了鴿子,最後卻轉身朝書桌走去。

一刻鐘後,安容收到回信。

騙取畫作一事,始於誤會,兄台高才,欽佩之至,畫作已送人,兄台若有他求,盡可託付。

託付?

安容有些後悔,沒問問周太傅畫給誰了,對方品性好像不怎麼樣,我敢託付你么!

可是就算不信他,也該相信周太傅的眼光啊,一眼就看出來她有才,眼光毒辣。

不過她現在好像沒有什麼要求他的,尋常的事她自己就能解決,最好想個特別難的問題,好叫他知道,欺騙她的下場是凄涼的。

安容坐在那裡,絞盡腦汁的思考,忽然眼前一亮,提筆唰唰唰的寫起來。

等信被收到的時候,已經是華燈初上了。

男子看著信上所寫,眉頭皺緊,站在窗前,看著天上的弦月。

不知所思。

夜深人靜,燭火通明,將黑夜照的如同白晝。

書桌前,安容正專註的書寫著,偶爾沾墨,偶爾手托腮思考,有時候會把寫好的紙張揉成團,直接丟地上。

不遠處,海棠就著燈火綉針線,見安容又丟了張紙,把綉簍子放下,走過去撿起來,丟炭盆里,燃燒成灰。

再幫安容把冷的茶水換成熱的。

冬梅披著衣服上來,輕聲的問海棠,「姑娘還不困?」

海棠搖了搖頭,打著哈欠道,「姑娘方才還叫奴婢泡了盞濃茶,全喝完了,瞧樣子是要通宵。」

冬梅要走過去,海棠拉住了她,朝她搖頭。

冬梅見安容對著寫滿字的紙輕輕的吹著,然後放到一旁,用鎮紙壓著,又繼續。

冬梅輕抿唇瓣,今天本是她值夜,姑娘卻點名了讓海棠伺候她,這是防備著她呢,心裡有些不快,臉上卻不露聲色的問,「姑娘在寫什麼?」

海棠搖了搖頭,「我不認識幾個字,不知道姑娘在寫什麼。」

但她卻知道,姑娘要她伺候就是因為她不識字,姑娘不想別人知道她在做什麼,就連寫廢的紙張也要及時燒掉,不留痕迹。

這時,安容丟掉一張紙,冬梅趕緊上前撿起來。

轉身時,已經打開了,只見上面寫著:

九百九十九文錢,及時梨果買一千,一十一文梨九個,七枚果子四文錢。梨價幾何?

下面還有一堆字,塗了又改,根本看不清。

冬梅眉頭微蹙,姑娘寫的這是什麼東西,又不是賬冊,也不是秘方,亂七八糟的。

正揣測著,海棠一把抓了過去,直接丟炭盆里了,冬梅瞪了她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