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五十五章福分(求粉紅)

第五十五章福分(求粉紅)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3 11:07  字數:3550

沈安溪帶著狐疑看著安容,「多少?」

安容底下眼臉,「不到五十兩了。」

沈安溪先是一怔,隨即撲笑出聲,「竟然還沒我的銀子多了?那你還給那麼多給大哥?」

安容撓額頭,臉色訕然中帶著些惆悵,「裝大方習慣了,大哥沒錢才被人算計,我要是走了,他繼續沒錢,還不知道被人怎麼笑話呢,還有他才拜了周太傅為師,這見面禮總要買吧,差了怎麼拿的出手?」

沈安溪點點頭,感慨道,「幸好咱們今兒穿的是男裝,不然進不去書院,怎麼幫大哥解困,大哥沒錢請客的事要是傳到祖母耳朵里,祖母肯定大怒,要是大伯父在家,他估計還要挨罰呢,我現在也羨慕大哥有個這麼好的妹妹了。」

安容臉紅的嗔她,「你才是我的好妹妹呢。」

一路上說說笑笑,馬車就到了侯府門前。

福總管親自迎上前來,滿臉的笑意,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,讓安容有些受寵若驚,福總管可是老太爺的貼身小廝,就是她爹見了也得賣三分情面,竟然對她這麼恭敬?

安容有些飄飄然了。

邁步進府,安容竟然生了一股擔心,苦著張臉瞅著沈安溪,「我今兒說了不少的話。」

沈安溪笑瞪了安容道,「你跟大哥走了,夏荷姐姐都沒有跟去,誰知道你說了多少話啊,倒是我,肯定說的比你多。」

夏荷在後面咳嗽道,「今兒奴婢大開眼界了,驚呆在那裡,哪記得姑娘說了幾句話啊?」

笑著進了松鶴院,所有的丫鬟婆子都停下手裡的活看著安容和沈安溪。

安容覺得手裡少了些什麼,應該有把扇子的,臉有些熱。

屋內,濟濟一堂。

大夫人,二老爺,二太太,府里的姑娘少爺們都在,齊刷刷的看著兩人。

有點像在審犯人。

老太太坐在首座上,眼睛一直在兩人面上掃來掃去,手裡的佛珠撥弄的飛快。

安容知道,老太太心情很激動。

又好像在生氣。

最後老太太眼睛一抬,狠狠的拍了下桌子,嚇的沈安溪和安容心一抖,腿一軟,就跪了下去。

兩人跪下後,才發現兩人前面還跪著個人。

沈安玉。

老太太看著沈安溪和安容,「你們兩個先起來。」

安容一臉茫然,自己起來後,把沈安溪也扶了起來,然後瞅著一旁的沈安淮,小聲的問,「出什麼事了?」

沈安淮湊過來道,「今兒五姐姐她們請了好多人來府里玩,不小心把你的竹屋給燒了。」

安容驚訝的看著沈安玉,一旁的大夫人忙道,「老太太息怒,安玉也不是故意燒了竹苑,只是不小心把炭爐踢翻了而已,媳婦已經找人去修了,今兒四姑娘和六姑娘去了瓊山書院,世子還拜了周太傅為師,給他做關門弟子,這對咱們侯府來說是天大的好事,咱們該高興才是,別為了點小事氣壞了身子。」

大夫人嘴上陪著笑,心裡卻越發的冷,安玉在府里闖禍,安容卻去書院做了好事,老太太只怕會更加的喜歡安容了。

要換成以往,不過是不小心燒了竹苑而已,既非故意,也沒燒壞什麼東西,老太太最多敲打幾句也就沒事了,今兒卻這樣大張旗鼓的要罰安玉,大夫人的臉色也難看。

老太太看著沈安玉,有些失望道,「那是你四姐姐的院子,她人不在,你宴請時在自己院子里轉轉也就行了,怎麼還帶人進去玩,先是打碎了花瓶,又把她的竹屋給燒了,這是一個懂規矩的大家閨秀做的出來的嗎?!」

沈安玉跪在地上委屈的說知道錯了,安容聽得眸底微寒,當她的玲瓏閣是客棧呢,想進去便進去。

安容忍著生氣,笑著上前挨著老太太坐下,道,「祖母,您別生氣了,我相信安玉不是故意的,東西打碎了照著賠一個就是了,竹苑燒了給我修好如初也就行了。」

老太太拍著安容的手,這孩子實在厚道,就聽安容望著大夫人道,「不過祖母生氣的也對,畢竟是我屋子裡的東西,沒有經過我的允許怎麼能隨便翻呢,下次再碰壞了,可不是賠了就行了,要十倍的賠償!」

安容笑面如花,可是說出口的話卻擲地有聲,大夫人聽得眸底寒芒點點,臉上卻是笑。

老太太看在安容求情的份上,饒了沈安玉這一回,沈安玉氣的嬌容有些扭曲,唇瓣抿的緊緊的。

二太太坐在那裡,一直端茶喝水看熱鬧,這會兒見老太太氣消了,便笑道,「四姑娘和六姑娘這身打扮還真像個小子,難怪把書院那些人唬的一愣一愣的,今兒可是立了大功了,周太傅這輩子也只收了九個弟子,個個都是朝廷肱骨之臣,皇上跟前的紅人,世子爺是關門弟子,前面有九個師兄開路,將來想不青雲直上都難,連咱們侯府都要跟著沾光。」

老太太連眼睛裡都是笑意,「給周太傅做關門弟子,這其中的好處我自然知道,以前都沒敢奢望,世子在瓊山書院也求學幾年了,怎麼今兒就被收了徒弟?」

安容在膳堂的事,小廝早回來稟告了,但是見周太傅發生的事,還真沒人知道。

老太太望著安容,眸底帶著詢問之色。

安容也不隱瞞,笑道,「那是大哥的福分到了,大哥不知道,九宮格是周太傅的試煉,誰要解出來,他就收誰做弟子,我一時衝動就幫大哥把九宮格給填了,就被周太傅找去了,周太傅再出了一題,大哥脫口就答了出來,然後就拜師了。」

老太太沒有懷疑,安容連賬冊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