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五十四章雕刻

第五十四章雕刻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2 18:02  字數:3520

安容嘴角一咧,忙拉著大哥站了起來,走過去道,「正好,我找周太傅有事。」

沈安北一頭霧水的看著安容,「你找周太傅有什麼事?」

大家見安容拽著沈安北走了,把沈安溪落下了,沈安溪要走,結果被人摁住了,「你快說,你二哥是不是想拜周太傅為師?」

有書生道,「我也這麼覺得,你這二哥神仙一般的人物,是個性情中人,出手又豪爽,周太傅肯定會收他為徒。」

沈安溪坐在那裡,滿臉窘紅,四姐姐怎麼能扮男子扮的那麼像呢,她出手闊綽她知道,可是膽子這麼大,她還是第一次知道,不過有一點她更知道,「她不會拜周太傅為師的,她想學醫。」

一群人都怔怔的望著沈安溪,「學醫?」

沈安溪點點頭,那些人納悶了,「那他找周太傅什麼事?」

沈安溪很委屈,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回頭看著夏荷,夏荷更搖頭,六姑娘都不知道,她怎麼會知道呢?

沒辦法,沈安溪只好代沈安北招呼大家,「大家先吃吧,不用等我大哥二哥了。」

「那我們就不客氣了。」

安容和沈安北跟著小廝七拐八拐的,總算是到了後山竹林。

環境清幽,雅緻。

清風徐徐,竹葉颯颯作響,空氣中有股竹葉清香。

安容都想在這裡隱居了。

周太傅一身青衣,正在喝茶,見小廝領著兩個人進來,眉頭挑了下,「你們都解開了九宮格?」

安容搖頭,「不是,九宮格是我大哥解開的,我是來找太傅你拿東西的。」

周太傅一臉霧水,「什麼東西?」

「《秋窗易讀圖》啊!」安容很氣悶,這老太傅記性不大好。

小廝一愣,不悅道,「那幅圖幾日前太傅就送人了,也沒說給你啊!」

安容鼓著腮幫子,愣愣的看著老太傅,「怎麼會呢,那日太傅不是還飛鴿傳書問了我兩個問題,我回答了啊!」

周太傅上下掃視安容,捋著鬍鬚大笑,「老夫還納悶那字清秀有加,原來是小兄弟寫的,不過這其中可能有些誤會,信並非是老夫寫給小兄弟的。」

安容一張臉漲的發紫,略微思岑了下就明白了,不由得氣的胸口起伏,牙齒磨的吱嘎響,「那隻破鴿子,肯定是許久沒見到小九,辦差途中帶著信去看小九,被丫鬟誤以為信寫給我的,我還以為天上掉餡餅了呢!」

周太傅失笑,「小兄弟可是連累老夫沒了《秋窗易讀圖》。」

好了,現在不僅畫沒了,聽周太傅話里的意思還得她賠一幅了,安容抬眸看著他,委屈道,「我只能把鴿子拿來給太傅炖湯報仇了。」

沈安北壓根就聽不懂兩人在說什麼,只見老太傅看安容的眼神帶著欣賞,「小子才思敏捷,給老夫做關門弟子怎麼樣?」

宛容怔住。

沈安北滿臉黑線。

他這妹妹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,她平常應付爹爹都靠騙的,竟然入了周太傅的眼?

安容怎麼能答應呢,要她真是個小子,這會兒早跪下了,可是她是大家閨秀啊!

小廝很生氣,尤其是見安容眉間的猶豫,「多少人求著我家太傅收徒弟,太傅都不願意呢,你竟然不願意!」

周太傅也有些不快,好不容易看中兩個徒弟,一個比一個傲,竟然只要畫不要人!

他還比不上那幅畫了?

安容撓著額頭,「我不是不想拜太傅為師,只是我不能拜,太傅要想收徒弟,我大哥可以啊!」

周太傅看了看沈安北,神態從容,舉止也坦然,是個不錯的苗子,可是不是很合他的心意,可是他解除了九宮格,周太傅又有些猶豫。

不如再試上一題。

周太傅笑看著沈安北,「遠看巍巍塔七層,紅光點點倍加倍,共燈三百八十一,請問尖頭幾盞燈?」

沈安北蹙眉沉思,見老太傅端茶喝,再一斜,安容悄悄給他比了個三字。

「三?」安容速度太快,沈安北壓根沒看清楚,脫口問道。

安容則反問,「是三嗎?」

老太傅一口茶差點沒嗆死過去,這徒弟什麼腦袋瓜啊,這麼靈活,「拜師吧。」

沈安北還沒回過神來,安容一腳踹了過去,他撲通一聲跪下,懵懵懂懂的認了師父。

等扶起沈安北後,安容大鬆了一口氣,只要行了拜師禮,師徒關係就算確定了,沒法後悔的,大哥的算術得惡補才行。

安容很慶幸,她是重活了一世,後世這些問題很流行,不過那時候答案早被人算出來了,整理成書,她買了一本。

回頭默寫出來給大哥。

沈安北早被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砸暈乎了,他沒想過拜周太傅為師啊,高攀不起。

可是現在,周太傅是他師父了?

他有一個問題,「孫院長現在是我師兄了?」

周太傅輕點了下頭,還在震撼徒弟的腦袋瓜子,「從明日起,每天下午來竹林跟我學習一個時辰。」

然後,就把安容和沈安北轟了出來。

等出了小院子,沈安北就望著安容了,「你怎麼知道問題的答案的?」

安容把沈安北拉近一些,踮起腳尖道,「娘的陪嫁里有一本書,裡面全是這些問題,不知道還找不找的到,我憑著記憶默寫出來,過兩日給你送來。」

沈安北一張嘴張大的都能塞進去一個鴨蛋了,半晌合上道,「要是讓太傅知道了,會氣暈的。」

「是你師父,太傅太傅的叫,不生分啊?」安容不以為然的笑道。

芍藥有些暈乎乎的跟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