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五十三章送禮

第五十三章送禮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2 12:33  字數:3675

趙升側目看著安容,果然是沈安北的弟弟,對自家大哥沒錢的困境都了如指掌。

只聽那人繼續道,「只要你認輸,這錢沈大哥就付了!」

沈安北站在那裡,怒氣沖沖,身側兩人拉住他,「別急,時間還沒到呢。」

安容邁步走過去,站在沈安北跟前,白皙的俊顏上寫滿了怒氣,「大哥!我回去一定告訴祖母,你是來求學不是來和人比試的!」

沈安北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,想到自己被人逼迫,還被自家妹妹逮了個正著,臉一紅,「你怎麼來了?」

再一看,沈安溪也在,沈安北有些急了,這臉丟大了,「你偷偷跑出來的?」

沈安溪搖頭,有些緊張道,「不是,是祖母讓我們來的,今天大哥過生辰,特地來給你送禮物來了。」

一群人看人家兄弟敘舊,很不耐煩,「喂喂喂,敘舊一會兒再行不行?時間快到了。」

安容回頭冷冷的看著他,「真囉嗦,你和我大哥比的就是這個?」

安容指著他身邊的木板,上面是好多的方塊,不多不少,正好八十一個。

那男子模樣還真不賴,只是看著很欠揍,「對,就是這個!本少爺跟你大哥同一天過生日!」

這男子的身份家世比不上沈安北,但是點了三十四個菜,三百兩,宴請大家,一起過生辰就有了對比,這不正好也有共同朋友,就故意搶人,說他小氣。

兩人昨天就開始爭執,他用九宮格為難沈安北,沈安北解不出來,只好也定三百兩的宴席。

但是今天,他聽說沈安北昨天晚上研究了一宿,又重提九宮格,若是他贏了,這兩桌他請了,若是輸了,他那一桌沈安北付。

兩人爭執不下時,沈祖琅站了出來,說這頓飯他付,那人就要沈安北認輸,沈安北怎麼會認輸呢?

最後大家都知道,沈安北既解不出九宮格,也拿不出來銀子。

安容回頭看了滿臉漲紅的沈安北一眼,輕搖了搖頭,邁步朝木板走了過去,拿起筆沾了沾墨汁。

唰唰唰。

幾乎不帶思考的,就把九宮格填滿了,然後很瀟洒的把筆一扔,拍了拍手,吩咐芍藥道,「小勺,把六百兩的帳付了,今兒我大哥過生辰,宴請大家。」

隨即又笑道,「各位我大哥的朋友,我大哥並非沒有銀子,只是我大哥身為武安侯爵位的繼承人,身負家族大任,祖母怕他被錢教壞了,就緊著他的用度,想著瓊山書院不缺吃喝,實在沒想到我大哥在書院竟然成了個窮人,連區區六百兩都拿不出來,慚愧。」

芍藥愣了好半天,還是夏荷推了她一把才反應過來小勺喊的是她,麻溜的從懷裡掏出一沓銀票,數了六張擱桌子上。

沈安北傻眼了,看著九宮格在心裡默數。

膳堂其他人,也都被安容這兩下給震住了,做弟弟的這麼豪爽,就因為他不用繼承爵位,不怕被錢慣壞了,所以慣著他,大哥就窮養?

這武安侯府老太太還真是好奇怪。

大家很快就看完了九宮格,對安容是佩服的五體投地,上來作揖。

上前來的,還有一人看著安容滿面怔訝,安容清脆脆的喊了一聲,「大表哥。」

江沐風一臉慚愧,他沒能幫上表哥的忙,還要表妹從府里趕來助陣,實在慚愧,「上回你送我的股,我還沒有道謝呢。」

「一家人,見外了不是,」安容輕笑道。

付了錢,膳堂的夥計就趕緊上菜,兩桌六十八個菜,霎時間滿堂飄香。

趙升拍著沈安北的肩膀,打趣道,「你這個世子爺做的還不如你弟弟來的瀟洒呢,一擲千金,連眉頭都不眨一下。」

安容也順勢坐了下去,沈安溪就坐在她身邊,安容笑道,「我是弟弟,偶爾敗家無所謂,若是大哥敗家,侯府可就毀了。」

劉白則好奇,「那九宮格你是怎麼解出來的?」

安容朝沈安北翻了個白眼,「九宮格的解法唯一,你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第二種。」

這話什麼意思?

安容笑道,「這九宮格我們兄弟以前常玩,也是大哥解出來的,他怕用以前的解法勝了,勝之不武,所以才到現在都沒解出來吧,當然了,也有可能是時間太久忘記了。」

沈安北臉色漲紅,他什麼時候玩過九宮格了?

大家看沈安北的眼神愈加不同了,不少人都起來作揖,「佩服之至。」

沈安北盯著安容,用眼神叫她不許胡說。

安容把他拽下來,「作揖來作揖去不嫌煩啊,再不吃飯菜都涼了。」

「對對,吃飯!」大家欣喜道,對沈安北有這麼個豪邁的弟弟真是艷羨不已。

趙升則看著夏荷拎著的錦盒,笑道,「這麼遠送賀禮來,總不能偷偷拿回房間看吧,也叫我們開開眼界?」

沈安北回頭看著夏荷,他認得老太太身邊的丫鬟,知道今兒的事會傳到老太太耳朵里,耳根子都紅了。

夏荷跟在老太太身邊,對老太太極為忠心,覺得安容今兒處事很好,沒有辱沒了武安侯府的名聲,既然禮物拿來了,自然是要讓大家看看,世子爺不是沒錢,只是奢侈的並非在銀錢上!

不等安容吩咐,夏荷就領著錦盒上前,放到沈安北身邊。

沈安北解了花帶,掀開錦盒,四下全是倒抽氣聲,「哇,好精美的匕首!」

沈安北喜歡極了,拿起一把,打開就感覺到一股鋒利的氣息,夏荷提醒道,「世子爺小心,這些都是削鐵如泥的匕首,一不小心就容易傷著自己。」

「是不是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