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五十一章詩會

第五十一章詩會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5-01-01 18:24  字數:3487

這一天,安容和往常一樣,吃過早飯,帶著丫鬟去給大夫人請安。

沈安玉也在大夫人的屋子裡,正纏著她道,「娘,你就讓我下帖子請幾個好玩伴來府里玩吧?」

「不行,」大夫人很堅定的回絕沈安玉,「要想娘同意,就給你四姐姐道歉,往後再也不許搶她信看了。」

今天已經是安容和沈安玉吵架過後的第四天,兩人你不和我說話,我也不和你說話,幾乎就沒碰上面。

沈安玉是在等安容給她賠禮道歉。

安容則是懶得搭理她。

沈安玉撅著嘴,很委屈的看著大夫人,都帶了絲哭腔,「娘,我不過就是和她鬧著玩的,誰叫她那麼小氣了,這麼小氣的人,不和我說話就不和我說話,我還不樂意聽呢。」

大夫人嗔著沈安玉道,「玩鬧也該有點分寸,怎麼能失了規矩呢,你四姐姐數落你,也是為了你好,再這樣耍性子,娘要生氣了。」

安容神態從容的邁步進去給大夫人請安。

沈安玉在欣賞青花瓷茶盞。

好像沒聽見安容請安一般。

大夫人臉色微僵,輕呵了一聲,「安玉,聽話!」

沈安玉這才乖乖的站起身來,給安容福身行禮,眼睛都沒看安容一眼,「四姐姐,那日是我不對,不應該搶你的信,我給你賠不是,還請四姐姐你原諒我的莽撞。」

安容看著沈安玉,眼角餘光看的卻是大夫人,只見她笑著,不過笑意很淺,像是蒙了一層冰。

安容嘴角的笑更燦爛,像是開在雪山之巔的蓮花,美麗中透著寒冷,讓人望而生畏。

方才她進來,大夫人說那番話,她要是乖順聽話,就該先說不責怪沈安玉了。

偏偏她沒有。

讓她們母子失了臉面。

安容扶起沈安玉,一點不見外的笑道,「我那日也是氣極了,我知道五妹妹沒有壞心,只是我和弋陽郡主無話不談,有些話她連她大哥和母妃都沒告訴,我要是鬧得人盡皆知了,只怕弋陽郡主要跟我絕交了。」

大夫人見兩人有說有笑了,臉色恢復了以往的溫和,「往後安容你去瑞親王府玩,把安玉也帶上,她也是羨慕你和弋陽郡主關係好,等玩到一起了,就無話不談了。」

安容笑著應下,心底卻在冷笑,說到底還是要她給沈安玉鋪路,得瑞親王妃誇讚,將來沈安玉的親事也會水漲船高吧?

沈安玉又回頭看著大夫人,撒嬌道,「娘,你看四姐姐也原諒我了,我可以下帖子請她們來玩了吧?」

大夫人點點頭,沈安玉欣喜若狂。

兩人出了沉香院,沈安玉就道,「四姐姐要不要把弋陽郡主也請來玩?」

安容搖搖頭,「這幾日不行,弋陽郡主說她身子不適,不便出門。」

「身子不適?」沈安玉微微眨眼,「那你怎麼不去看她?」

安容笑了笑,一臉你怎麼不懂呢的表情,沈安玉臉頰緋紅,轉了話題聊別的。

松鶴院里,沈安芙幾個都在了,聽到沈安玉說邀請姑娘們來玩,都積極的下帖子,只有安容興緻缺缺。

沈安溪以前身子不適,甚少出門,是以朋友很少,便和安容坐在那裡陪老太太說話。

老太太笑道,「安溪沒什麼朋友,往後身子好了,也該出去玩玩,安容怎麼不去?」

安容扭了扭手裡的帕子,湊到老太太身側坐下,憋屈道,「我和四妹妹她們的朋友差不多,她們約了,我就不用約了。」

經常在一起玩的後果就是朋友一樣,她沒心沒肺,說話也不會拐彎抹角,經常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把人給得罪了,那些人和沈安玉是真心朋友,和她不過是玩的還算可以罷了。

貼子很快就寫好了,也讓丫鬟送了出去。

沈安姒興緻勃勃道,「四妹妹,你之前送我們的酒,我們都留著,回頭等她們來了,咱們一起喝,你可得多拿出來幾瓶。」

「最多兩瓶,」安容想了想道,「我給了大哥一半,回頭給爹爹的比給大哥的少,爹爹該怪我了,還有,你們宴請她們是哪一天啊?」

沈安芙笑道,「是三天後。」

安容揪著張臉,一臉的不湊巧,「怎麼是那一天啊,那一天正好是大哥的生辰,我給大哥定了禮物,要是大哥回來正好,不回來的話,我打算送瓊山書院去呢。」

沈安玉呲笑一聲,「瓊山書院都是書生學子,你根本進不去,怎麼把東西送給大哥?」

安容把玩著綉帕,一臉的你太小瞧我了,「我就在附近玩,花兩個銀子,不就把大哥叫出來了嗎?大哥一年就一個生辰,我過生辰的時候,大哥送了我玉的九連環,我給摔了,我說了一定給大哥送一個最好的生辰禮物,我可不能食言。」

沈安溪也來了興緻了,「聽說歸龍山風景如畫,景色宜人,要是四姐姐你去的話,把我也帶上吧,我也想去看看,我還可以陪你在外面等大哥。」

沈安玉有些暗氣,「那詩會怎麼辦?」

安容攬著老太太的胳膊道,「不是有你們么,再說了,我也不太會作詩,那一天我不在玲瓏閣,你們帶人去玩可以,可千萬別隨便把我的書送人。」

拿她的書做人情,想想安容就肉疼。

沈安玉氣的胸口起伏,忍著怒意去看沈安溪,「六妹妹,你真要陪四姐姐去歸龍山?」

沈安溪點點頭,「我已經許久沒有出過門了,想去歸龍山玩,你們給大哥的禮物,我們可以幫你們代送。」

安容就磨著老太太同意,老太太念他們兄妹情深,也就同意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