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四十九章此題

第四十九章此題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31 10:03  字數:2619

安容滿載而歸,臉上掛著愉悅的笑容,好似初升的太陽一樣明媚璀璨,美得讓人驚心動魄。

看著安容帶著兩個丫鬟捧著一堆賞賜離開,沈安玉扭緊了綉帕,眸底微寒。

沈安姒看了她一眼,眸底勾起一抹笑意,嘆息道,「這些日子四妹妹的變化太大了,把祖母哄的高高興興的,以前好東西怎麼也有我們一份,如今全搬進了玲瓏閣,四妹妹也不像以前那樣大方了,八匹綢緞,足夠做幾十套衣裳了,都不願意送我們一套了。」

沈安玉瞥了沈安姒一眼,冷笑道,「不就幾套衣裳,她不送,你就沒衣裳穿了不成,娘短你份例了?」

沈安姒面帶羞赫,急急忙的解釋道,「我不是那意思,我只是覺得四妹妹待我們沒有以前那麼親厚了,以前得了好東西,她最喜歡的就是與我們一起分享,可你看那醫書,她就藏的死死的,我們求了她多少次,想看一眼都不行。」

沈安玉臉色冷沉,重重一哼,邁著步子就走了。

身後,沈安姒的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來,轉瞬即逝。

沈安芙側過臉,嘴角也有了笑意,她這三妹妹性子活乏,不失沉穩,為人心計又深,就像是蟄伏在暗處的蠍子,危險、狠毒。

有她時不時的在四妹妹和五妹妹之間挑撥兩句,五妹妹的嫉妒心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,遲早會有失控的一天。

安容走在前面,心情很好的她,走路好似扶風弱柳。

芍藥見了,滿是羨慕道,「姑娘的腰肢最美了,穿什麼衣服都好看,老太太賞了這麼多綢緞,一會兒奴婢叫繡衣房來給姑娘量身。」

安容摘下一片樹葉,頭也不回道,「衣裳就先不做了,新作的冬衣還有六套是新的,穿不完,來年身量長了,擱在那裡浪費。」

說完,感慨了一番,「還有七日大哥就過生辰了,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回來,難道我要去瓊山書院尋他嗎?」

秋菊聽了便道,「過生辰這麼大的事,世子爺肯定會告假回來的。」

芍藥卻搖頭,「奴婢覺得不會,世子爺求學都兩年了,每回都是放假了才回來,無一例外,去年不是提前給世子爺過生辰的么?」

秋菊想想還真是,笑道,「估計世子爺也不樂意在府里過生辰,書院里那麼多的同窗好友,在一起吃吃喝喝多自在啊,左右府里的姑娘們也不會少了給世子爺的賀禮。」

有說有笑的進了玲瓏苑。

冬梅正在給大家發賞錢,冬兒小心的把銀子裝荷包里,笑的如花燦爛。

夏兒過來推了她一下,笑道,「今兒你過生辰,又得了老太太的賞賜,一會兒咱們去後門買朵珠花吧?」

春兒也過來道,「我也要買一朵珠花,我的珠花都破了。」

秋兒有些膽小道,「可是沒有主子的允許,擅自出府,被逮到是要挨板子的,沒準兒還會被賣了呢。」

冬梅笑看著幾個小丫鬟,樂的賣她們個人情道,「今兒侯爺和三老爺都加官進爵了,老太太高興,你們就在後門買珠花,不會被罵的。」

安容見丫鬟們這麼高興,心情更是好,看著冬兒,「你今天過生辰?」

冬兒連連點頭,笑起來還有顆小虎牙,煞是可愛,「今兒奴婢滿十三歲了。」

安容從荷包里拿了二兩銀子,丟給了她,笑道,「給自己挑對耳墜,剩下的銀子給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一人買朵珠花,放你們半天假,出去玩吧。」

冬兒高興的合不攏嘴,連連道謝。

其他丫鬟羨慕的看著冬兒,珠花最貴的也才五十文錢,她至少能給自己買一兩銀子的耳墜,她這生辰過的也太幸福了吧?

這些丫鬟一個月也就兩天假,今兒不但得了賞錢,還有四姑娘賞的珠花,還額外放了半天的假,一群丫鬟嘰嘰喳喳的議論著要去哪兒玩。

安容放了玲瓏苑上下的假,身邊就沒人伺候了,誰留下來伺候她是個大問題,沒人願意單獨一個人出去逛街。

海棠性子最沉穩,笑道,「我就不出去了,留下來伺候姑娘,不過珠花可得給我留一朵最美的。」

芍藥一臉你最好的表情,「放心放心,我幫你挑,回頭兩朵,誰便你拿。」

秋菊和冬梅則道,「等我們回來給你帶好吃的。」

海棠笑著點頭,一群丫鬟你擁著我,我擁著你出去了,恨不得府里天天有喜事。

玲瓏苑一下子走了那麼多丫鬟婆子,這事難免驚動老太太。

孫媽媽笑著端茶上前道,「玲瓏苑的丫鬟恨不得府里天天有這樣的好事呢。」

老太太接了茶,臉上的笑就沒淡過,「這樣的好事,一兩年能碰上一次,我就能含笑九泉了,哪敢奢望天天,既然玲瓏苑都放了半天假,告訴大夫人一聲,明兒府里上下都放一天假,讓大家好好高興高興。」

孫媽媽不贊同道,「侯爺和三老爺陞官這麼大的事,知道的人肯定會上門道賀,這時候讓丫鬟出去,到時候怕招呼不過來。」

老太太溫和的用茶盞蓋撥弄茶水,「我知道明兒道賀的人多,只是侯爺和三老爺都不在,那些道賀的人還是先不見的好,倒是瑞親王府,送了咱們這麼大一好處,這謝禮該送些什麼好?」

孫媽媽思岑了一下,就笑了,「奴婢可想不出來送什麼,四姑娘送給瑞親王的是削鐵如泥的匕首,那是送到瑞親王心坎里去了,咱們要送,只能投其所好送酒了,可是瑞親王有什麼酒沒喝過?」

老太太也是為這事犯愁呢,「只能先給弋陽郡主送份禮物了,至於瑞親王那兒,等侯爺回來了,讓他拿主意。」

海棠把綢緞放箱子擱好,出來時,安容正一邊吃糕點,一邊翻書。

翻書的速度極快,她才走了幾步路,就見她翻了四五頁了。

海棠有一絲猶豫,最後還是從腰間拿了個小竹筒,趁著安容翻書的空檔,放了上去。

安容看了看小竹筒,瞥頭看著海棠,「這是什麼?」

「小七飛回來了,腳上綁著小竹筒,奴婢就給取了下來,」海棠回道。

她之所以沒有出去玩,就是因為這小竹筒,感覺放在身上不安全,萬一丟了怎麼辦,可是當著那麼多的丫鬟,她又不敢拿出來。

與人書信來往,往嚴重了說可是私相授受的事,與四姑娘清譽有礙,可她又怕耽誤了什麼事。

現在四下無人,她膽子也大了不少。

安容把小竹筒里的信拿出來,看了兩眼,眉頭隴緊。

只見信上寫著:

今物不知其數,三三數之二,五五數之三,七七數之四,問物幾何?

下面還有一行小字。

解出此題,《秋窗易讀圖》就是你的。

安容先是一愣,又瞬間驚喜,有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,樂的她差點沒跳起來。

I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