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四十四章鐵鋪

第四十四章鐵鋪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6 11:10  字數:2940

安容繼續搖老太太,「我知道大哥在哪兒,祖母,你就許我出去吧,要不,你讓夏荷姐姐陪我一起去?」

老太太看了眼夏荷,夏荷雖是二等丫鬟,可是為性子沉穩,辦事牢靠,有她陪著看著,不會出岔子。

老太太想了想便同意了。

高興的安容直接在老太太的臉上親了一口,把老太太給怔的,自安容學了規矩起,可還沒這樣親過她的臉呢,一時高興的心軟成一團,笑罵了安容一句,「沒規矩。」

安容俏皮的笑了笑,福身行禮,眉開眼笑的帶著芍藥和夏荷出府了。

還是昨天的馬車,馬車很大,坐三個人根本不是問題。

上了馬車,芍藥就好奇的問了,「姑娘,咱們去哪兒啊?」

「去寧平街,李家鐵鋪。」

芍藥怔怔的看著安容,半晌才吶吶聲道,「奴婢還以為姑娘要去玉錦閣定製匕首呢,原來是去打鐵鋪啊,可是打鐵鋪根本制不了那麼精美的匕首。」

夏荷也望著安容,想著出門前老太太的叮囑,夏荷道,「匕首乃兇器,姑娘該敬而遠之才是,怎麼?」

安容笑了笑,道,「大哥生辰在即,我打算送他一把特製的匕首,不是給我自己玩的。」

夏荷這才放心,只是心裡又有些疑惑,大少爺的生辰還早呢,還要十幾日,不用這樣著急啊,再者定製匕首這樣的小事,丫鬟來足夠了,不必費心自己跑一趟。

安容也沒有多解釋,只是塞了個荷包過去,「今兒麻煩夏荷姐姐陪我出來一趟,一會兒想吃什麼,儘管買。」

夏荷接了荷包,手心一沉,眼神都跟著變了,忙推了過去,猛搖頭道,「不成不成,姑娘打賞的太多了,奴婢不敢當。」

五兩銀子,比她三個月的月錢還要多,安容硬塞了過去,笑道,「你放心吧,我不是去幹什麼壞事,不會讓你跟祖母沒法交代的,只是我在祖母心裡實在不穩重,單獨帶著丫鬟出門她不放心,偏我又不想與府里的姐妹一道,以後少不得還得夏荷姐姐陪我出來,我哪能讓你白跑啊?」

夏荷這才稍稍放心,可是五兩銀子也太多些吧?

可是又忍不住心底高興,能出來玩,還得了賞賜,臉上的笑愈加的燦爛了些。

半個時辰後,馬車在李家鐵鋪前停下。

鐵鋪的夥計以為有顧客上門,見是三個姑娘,就站在那裡沒動,繼續擦拭刀。

安容沒有因為慢待了氣悶,畢竟來買匕首的都是男子,小夥計肯定以為她是去隔壁買東西的。

見安容邁步進來,小夥計愣了一下,趕緊上前相迎,「不知道姑娘來是?」

安容掃了鐵鋪一樣,各種兵器都有,很是齊全,「我找你們東家,老李鐵匠。」

小夥計的眨了下眼睛,有些為難的道,「老東家已經不管事了,現在負責管事的是東家。」

怎麼會,那匕首明明就是老李鐵匠親手打的啊,安容斂了斂神情道,「我要打幾把削鐵如泥的匕首,還是找你們老李鐵匠穩妥些,麻煩小哥通傳一聲。」

削鐵如泥四個字讓小夥計的眼前一亮,打造削鐵如泥的寶劍是老東家一輩子的心愿啊,撒手不管鋪子的事,也是為了打造寶劍。

只是東家明明不會啊,不過小夥計不敢耽擱,讓安容在鋪子稍後,他去稟告老東家。

半盞茶的時間,老李鐵匠一身單衣過來了,年逾五十,龍行虎步,一點頹色也不見。

見到安容,老李鐵匠蹙了蹙眉頭,說話很直白,「姑娘,老朽慚愧,還沒有學會打造削鐵如泥的匕首,怕是要讓姑娘失望了。」

安容笑了笑,一臉的胸有成竹,「我既然來了,自然不會空手而歸。」

老李鐵匠眼神一亮,他都說了不會,她卻這般自信,看來她是知道怎麼打造削鐵如泥的匕首啊,忙請安容進內堂說話。

老李鐵匠的兒子也在,還是他親自給安容倒的茶,然後坐在下面,不吭一聲,只是一雙眼睛睜的很大,尤其是他的兒子,年僅十六歲的李開。

老李鐵匠抑制不住激動,問安容,「姑娘有話還請直說,老朽打了一輩子鐵,說話也習慣了直來直往。」

安容也不扭捏,直接開門見山道,「我手裡有打造削鐵如泥匕首的秘法,我也知道老鐵匠重信守諾,只是我怕匕首之事,給我惹來殺身之禍,所以……。」

老李鐵匠思岑了兩秒,就懂安容的意思了,當即站了起來,道,「姑娘且放心,要是真有打造削鐵如泥匕首的秘法,我老鐵匠關起門來自己打,若是真泄密了,老朽這條命就賠給姑娘了!」

他說完,李鐵匠卻站了起來,激動道,「姑娘莫聽我爹胡說,我爹打了一輩子鐵,最愛的就是打造鋒利的兵器,他重信守諾,我卻不忍他關起門來打一輩子兵器,打了毀,毀了打,不如那些兵器售賣出去,利潤給姑娘七成如何?」

安容多看了李鐵匠兩眼,眸底閃過讚歎之色,隨即輕笑,「李掌柜就不怕將來李家鐵鋪有七成是我的?」

李掌柜的一怔,心底越加的狂熱,因為安容這麼說表示同意了他的提議,忙笑道,「我想即便只有三成收入,也不會比現在的少,而且李家鐵鋪也會揚名。」

安容淡笑嫣然,「李掌柜夠爽快。」

老掌柜的蹙眉頭,神情凝重的看了眼李掌柜,「李家鐵鋪做到今天這樣,已經舉步艱難,若是讓外人知道鋪子能打造削鐵如泥的匕首,只怕會給鋪子帶來災禍,姑娘能護住鋪子的周全?」

京都達觀顯貴多,達觀顯貴的走狗就更多,經常仗勢欺人,強取豪奪,老掌柜的是擔心到時候被人惦記了,非但不能揚名,還連命都給丟了。

安容笑了笑道,「老掌柜的放心,我會給鋪子找幾個可靠的靠山,讓李家鐵鋪做大。」

只要有利可圖,找靠山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。

老掌柜的這才放心,安容從袖子里拿出來兩張紙,遞給老掌柜的,上面一張是匕首的圖紙,老掌柜的嘆了一聲精緻,下面一張看過後不說話了,帶著疑惑看著安容。

安容笑道,「老掌柜的不信可以試試,三天之內,我要一套精緻的匕首,就用這張圖紙,還有七把一模一樣的,這些不急,十天之內打造好就可以了。」

安容留下五百兩銀票,便帶著丫鬟走了,老掌柜的拿著圖紙不說話,李掌柜的拿著五百兩銀票不說話。

芍藥肉疼五百兩銀子,那匕首也太貴了些吧?

帶著丫鬟在街上閑逛,給芍藥和夏荷一人買了對耳環,然後買了些吃的,就回府了。

在馬車上,安容看著夏荷道,「夏荷姐姐,李家鐵鋪的事就不要告訴祖母了。」

夏荷這會兒還在打鼓呢,四姑娘竟然還會打造削鐵如泥的匕首秘法,難道是與藥方子一塊兒的?

不過想到藥方子最後鬧得把舅老爺都請了來,沒辦法,好東西大家都會搶著要,四姑娘藏著點也無可厚非,今兒能把她帶出來,是信任她,夏荷心中感動。

「四姑娘給世子爺打造匕首做禮物,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」夏荷笑道。

安容笑了笑,心裡在琢磨能不能打造成功,若是成功了,她該找誰做鐵鋪的靠山?

以前清顏有蕭湛保護,蕭湛身後有蕭國公,有靖北侯,有定親王妃,還他自己的親爹永寧侯,敢惹他的人不多,除了那些不怕死和找死的。

難道她要去找蕭湛?

安容猛搖頭,把這想法打消,開玩笑,她臉皮還沒有厚到這地步,還是找弋陽郡主吧……

回到侯府,還未進門,就聽到一件大事,一件意料之中的大事:沈安孝被雪團咬了。

I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