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四十三章燕窩

第四十三章燕窩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5 11:19  字數:2989

安容從假山旁走出去,就見松鶴院的傳話丫鬟上前行禮道,「姑娘,老太太喚你去說話。」

安容帶著芍藥去了松鶴院,送請帖的事交給了海棠。

正屋內,老太太正跪在紫檀木的菩薩雕像前念經,孫媽媽端了燕窩走到一旁的桌子旁,放下碗後,朝老太太走去,笑道,「老太太,您先歇會兒,三老爺從任上給您送來的燕窩就是比府里買的精細,快嘗嘗味道如何。」

老太太誠心向菩薩乞求,孫媽媽扶她起來,老太太笑道,「他有孝心我知道,只是侯爺如今人不在府里,他信中所求,怕是難辦。」

安容邁步進去,正巧聽到這一句,笑著上前問,「祖母,什麼事難辦啊?」

老太太抬頭就見安容一臉燦爛的笑,福身給她請安,老太太如今見了安容,滿心都是歡喜,笑道,「是你三叔寫了信來,聽說軍器監有了空缺,想調回京都來,只是你爹如今離京辦差,要回來還要些時日,軍器監責任重大,有實權,不知道多少人會擠破頭去搶。」

說著,老太太嘆息一聲,三老爺離京也有兩年半了,明年開春就要回京述職調任,今年過年不知道回不回來。

安容輕怔了下,前世她都沒聽說過三叔來信想調任軍器監的事,最後軍器監是誰的她不知道,但絕對不是三叔的。

而且明年三叔回來述職,也沒能留京,而是被調去了益州,後來益州土匪作亂,他率兵去攻打,被砍了一條胳膊,還是拿刀拿筆的右胳膊……

三老爺是她爹的親弟弟,與她爹關係很好,對她也是疼愛有加,只是三嬸有些不喜歡她,這一世,她救了六妹妹,三嬸肯定不會再對她有偏見了。

若是三叔能調任軍器監,那前世的悲劇肯定不會再上演!

安容望著老太太,吹彈可破的臉上掛著笑,「祖母,三叔離京也有兩年多了,每年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見到他,六妹妹一個人住琥珀苑,太孤寂了,沒辦法讓三叔回來嗎?」

老太太吃著兒子千里迢迢送來的燕窩,眼眶微紅,「祖母也想你三叔能回來,只是如今你爹人不在府里,祖母久居內宅,總不好拋頭露面去應酬,朝廷里的事打聽可以,可是要插手還得男人去才成。」

「那二叔呢?」安容抿唇問。

老太太看了安容一眼,沒有說話。

安容覺得自己傻了,要是可以,祖母怎麼會不找二老爺,若是她沒有退掉蕭國公府的親事,求求蕭國公,沒準兒這事就成了。

老太太把一碗燕窩全部吃下,寬慰道,「軍器監好處多,卻也是個是非多的地方,正好有空缺的時候,你爹不在,或許是命里註定的吧。」

軍器監,負責製造兵器,有刀劍弓弩,若是打了勝戰,軍器監會跟著受益,若是打了敗戰,負責提供兵器的軍器監也是要跟著受牽連的,而且軍器監歷來貪墨多,粗製濫造,以次充好,這一次軍器監被撤掉,不就是因為貪墨。

不過三叔為人正直,稟性剛毅,貪墨的事肯定不會做。

老太太見安容有些走神,拍了拍她的手道,「我聽說你把雪團給了孝哥兒?」

安容回過神來,茫然的看著老太太,「誰告訴祖母我把雪團給了孝哥兒的?是五妹妹帶著孝哥兒去我那兒,見了雪團喜歡,驕縱性子犯了,一定要我給他,我被逼無奈才答應借他玩兩天的。」

老太太眼神擰了擰,安容攬著她的胳膊道,「祖母,你放心,安容做事不會沒分寸的,雪團是靖北侯夫人給我賠罪用的,我要是送了人,回頭傳到她耳朵里,豈不是說我不滿她送的禮物么?」

說著,安容撅了撅嘴,抱怨道,「祖母,母親真是把孝哥兒慣壞了,哪有見了好東西喜歡的就要佔為已有的,我要是拒絕,又怕他淹了我的玲瓏閣,他年紀小,我這個做姐姐的又不好說他。」

安容說著,搖晃了下老太太的胳膊,繼續道,「祖母,比起孝哥兒,我喜歡淮哥兒多了,只是他現在也七歲了,母親是打算等六弟身子好了,再一併請了先生教學,六弟的身子時好時壞,跟六妹妹也差不了多少,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,安容想自己掏腰包先給淮哥兒請個先生,束脩也用不了多少,我每月少買一套頭飾就夠了,爹只有三個兒子,我可不想淮哥兒給耽誤了。」

老太太聽著,越發覺得安容懂事乖巧,只是嫡子五歲讀書識字,庶子要晚一到兩年,也不算有錯。

只是一想到她跟二老爺提三老爺的事,他想都沒想就推脫說等侯爺回來再想辦法,他官微言輕,他去辦這事,一準是浪費銀子,老太太覺得安容說的對,委屈淮哥兒去將就二房嫡子不應該。

老太太看了孫媽媽一眼道,「回頭記得提醒大夫人一聲,淮哥兒年紀不小了,不能再耽擱了。」

孫媽媽點頭應下。

出了松鶴院,安容就一直想軍器監的事,想來想去,只能找外祖父和舅舅幫忙,只是舅舅自己也才正四品官,和二老爺一樣。

芍藥見安容走神,連路都走錯了,喊住了她,然後問,「姑娘是為三老爺的事擔心?」

安容輕點了下頭,芍藥便笑道,「這事有老太太記著呢,侯爺要不了幾日也該回來了。」

安容瞥了她一眼,無奈輕笑,「要是朝廷大事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就好了,官職可不會留著等爹爹回來再授命,大家在搶好不好。」

芍藥臉熱,嘟著嘴道,「朝廷大事奴婢一個小丫鬟當然不懂了,不過聽老太太的話,不是只要人舉薦就行了么,太后不是寵愛姑娘嗎,還有弋陽郡主,你求求她,讓她去求瑞親王,只要瑞親王舉薦三老爺,還有什麼不成?」

安容眼前一亮,隨即又有些苦惱,瑞親王為人剛正,不喜內宅插手朝廷的事,她去求弋陽郡主幫忙,肯定不行,不過她好歹也算幫過瑞王妃,這份情怎麼也不小吧,或許能破例?

安容一路想著回了玲瓏閣,覺得單靠恩情肯定不夠,最後一捏拳,她記得前世清顏和蕭湛曾送過蘇君澤一把精緻的刀和一個九連弩,蘇君澤簡直愛不釋手。

她因為羨慕妒忌,纏著清顏也要一個,好和蘇君澤湊成對,清顏耐不住她的纏,最後真送了她,還教她怎麼用。

她記得九連弩的設計,那把刀在她看來很普通,她有一把看起來更精緻的刀,可是兩刀相撞,她的刀直接斷了,她驚嘆之下,找清顏問為什麼,清顏也不隱瞞,告訴她她的刀為何能削鐵如泥。

安容心裡微動,可是又有些猶豫,畢竟她擅自動用清顏的東西太多了,可是為了救三叔一命,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,大不了她死死的拽著圖紙秘方,不讓它泄密就是了。

安容回了玲瓏閣,直奔書房,依照記憶細緻的把前世的匕首畫出來。

畫好之後,看天色還早,吩咐芍藥道,「拿六百兩銀子,我們出府一趟。」

芍藥正在擺飯,聽了安容的話,有些愣住,「姑娘還沒有吃午飯呢。」

安容摸了摸肚子,還真有些餓了,先吃了飯再出府也來的及。

半個時辰,安容站在老太太跟前,老太太蹙眉,「你要出府?」

安容點頭如搗蒜,本來出府這事跟大夫人說一聲就成了,不過她不想最後鬧得大家都去,她又不是去買胭脂頭飾,老太太撥弄著佛珠,想到安容昨天才驚了馬,她根本就不想她出去,「有什麼急著要買的,讓丫鬟去買也一樣。」

安容揪著張臉,挨著老太太坐下,搖晃著她道,「祖母,安容不是去玩的,是有正事要辦呢,祖母,你就許我出去吧,要不我把大哥也叫上好了?」

老太太戳著安容的腦門,嗔罵道,「你就糊弄祖母吧,你大哥好不容易得了一天假,這會兒還不知道上哪兒玩去了,你上哪兒找他去?」

PS:親們聖誕節快樂!

I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