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四十二章假山

第四十二章假山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5 11:19  字數:3029

沈安玉臉色微僵,搖著安容的胳膊道,「好四姐姐,你看孝哥兒那麼小,你忍心把雪團搶走,見他哭啊?」

安容實在不習慣她的親昵,把胳膊抽出來,心底堵的慌,那是靖北侯夫人送給她的狗,怎麼聽在她耳朵里,倒像是她搶了孝哥兒東西似的。

正要拒絕呢,忽然一陣騷動傳來,安容瞥頭,就見雪團一陣風似的出了珠簾。

沈安孝嘴裡喊著雪團,要跑過去追,丫鬟怕他摔著了,趕緊攔下他,「七少爺,你乖乖在這裡等著,雪團有丫鬟去找。」

「它要是跑了怎麼辦,我還沒玩夠呢,」沈安孝一定要下去。

丫鬟沒辦法,只好看著沈安玉,沈安玉起身看著安容道,「四姐姐,雪團跑了,我帶孝哥兒下去尋,等找到了,就帶回去玩幾日,再給你送來。」

不等安容拒絕,沈安玉說完便轉了身,身後是安容的笑聲,「你要帶回去玩也行,可得保證雪團安然無恙,還有雪團會咬人,可得注意了啊!」

沈安玉見安容同意了,臉上的笑容溫婉如水,回頭笑道,「我知道了。」

等沈安玉走後,芍藥把狗食端起來,撅著嘴看著安容,「七少爺把雪團帶走,肯定不會很快還回來的。」

秋菊和冬雪也有些不樂意,雪團在玲瓏閣,她們也能陪著玩,自然不樂意被帶走了。

安容拿起綉簍子,看著自己繡的圖案,眼底是一絲笑意,「行了,都別耷拉著臉了,雪團遲早會回來的,給它做個暖窩,就放在鴿子籠下方。」

海棠則擔心的看著安容,「四姑娘,雪團那麼可愛真的會咬人嗎?」

安容把針取下來,綉了兩針,笑道,「狗急了會跳牆,兔子急了會咬人,雪團是進貢的寵物,受盡寵愛,還沒人和七少爺那樣抱著它,性子還嬌,誰對她好,她就對誰撒歡,孝哥兒怕是很難得它歡心了。」

前世,雪團玩鬧的時候,不小心滾到她的腳步,她不過是把她呼到一邊去了,就這樣一個小舉動,雪團每次看到她都會吼她兩句,離她遠遠的。

她好吃好喝的哄了好些天,才把雪團哄高興了,清顏曾笑說,「雪團比她的脾氣大。」

就這樣的嬌脾氣,雪團會喜歡沈安孝和沈安玉才怪。

海棠走到窗戶邊,見丫鬟牽著沈安孝追著雪團,幾乎玲瓏苑裡的丫鬟婆子都出動了,為了抓雪團,你撞我腦袋,我撞你肩膀。

亂成一團。

海棠瞧了會兒,抿唇看著安容,擔憂道,「姑娘,雪團跑出了玲瓏苑。」

真會給她找事!

安容眉頭微蹙,心底閃過煩躁,把綉簍子放下,邁步出了玲瓏苑。

足有十幾個丫鬟婆子在抓雪團,雪團一邊嚎叫一邊逃躥。

沈安玉在叫人趕緊圍過去。

安容邁步過去。

忽然,一塊小石頭砸在她的肩膀上。

安容回頭看了看,空無一人。

走了兩步後,又有一個石頭砸過來,疼的她呲了一聲。

再回頭時,院外一株百年老樹有一樹枝搖的格外厲害,樹葉唰唰往下落。

秋菊、冬梅幫著抓雪團去了,芍藥站在湖畔墊腳觀望。

安容揉著肩膀走過去,身後芍藥輕喚,「姑娘,你去哪兒?」

「沒事兒,就在附近走走,你也去幫著抓雪團吧,」安容笑回道。

芍藥不疑有他,這附近景緻秀美,假山林立,那邊還有個小假山池呢。

安容走過去時,樹上的人一躍而下,是個男子,面如冠玉,目似點漆,光華璀璨的眸底帶著一絲壓抑的怒氣。

正是靖北侯世子,連軒。

安容揉著肩膀,壓低聲音罵道,「你想害死我嗎!」

不管他因為什麼原因來,私下相見,要是被人知道了,會被冠上私下相會的罵名,會被人唾罵死的!

連軒拳頭攢緊,牙齒上下撞擊,「害死你,我已經被你給害死了!」

安容上下掃視他,不懂他怒氣從何而來,難道是昨天那三隻老鼠?

不至於這麼小的氣量吧?

安容望了望燦爛的陽光,納悶道,「大白天鬼也能隨意出沒?」

連軒忽然覺得腦袋漲疼,一手搭在假山上,一手扶著額頭,他真是沒事跑上門來找氣受!

安容見他那樣,心裡的怒火平息了三分,嘴角一絲笑意忽閃即逝。

雖然很快,可還是被連軒捕捉到了,漂亮的眼眸怒氣更甚,「你可把我害慘了,你還笑!」

安容輕咳一聲,用一種三分無辜七分鄙夷的眼神看著他,「靖北侯就你一個獨子,視若掌中寶,根本就不會罰你好不好,不然你能安然無虞的站在這裡?」

「我說的不是這事!」連軒拳頭嘎吱響,努力抑制住,深呼吸,用一種溫和的語氣問,「我方才去顧府了,你猜我看到了什麼?」

安容一臉茫然,沒反應過來,下意識的問了一句,「你去顧府看到什麼了?」

吧嗒,假山石被掰下來了一塊。

他忽然笑了,笑的極其憤岔,讓安容覺得似乎一個壓制不住,蓬勃的怒意能灼燒死她,只聽他咬牙切齒道,「看到了什麼?你好意思問我,我見到了你說的第一眼見到就很喜歡的顧清顏!本世子這輩子還沒見過那麼窩囊的嫡女,被妹妹扇了巴掌,只知道哭,連還手都不敢!」

安容嘴巴張大,一臉不敢置信。

「這不可能!」安容反駁道。

清顏雖然韜光養晦,可不至於被欺負成這樣吧,她曾親眼見過她輕柔的抓著顧宛顏的胳膊,顧宛顏疼的滿頭大汗,連連求饒!

連軒磨牙,雙眼噴火,「什麼不可能,本世子親眼所見,還會污衊她不成,難道顧府有兩個大姑娘?!」

大姑娘當然只有一個了,難道清顏顧忌顧家主母,所以處處讓著顧宛顏,打不還手罵不還口?

有這種可能。

只是她想不明白,清顏醫術那麼高超,為人那麼聰慧,怎麼會被欺負到那樣地步?

連軒見安容不說話,臉上卻寫滿了不信,胸前的怒氣險些溢出來,「昨天你說她好,我去外祖父家看大哥,正好外祖母幫大哥挑媳婦,我無意中提了顧家大姑娘一句,現在外祖父和顧家定親了!那麼一個女子怎麼配得上我大哥!」

有種想掐死安容的衝動,就顧清顏那樣的女子,連給他提鞋都不配,怎麼能嫁給他大哥!

安容抬眸掃了他一眼,她還納悶清顏和蕭湛的定親怎麼提前了,原來是他牽的線。

「你大哥勉強配的上清顏,」安容風輕雲淡的道。

吧嗒,又一塊假山石被抓了下來。

比之前那塊大很多。

連軒真的想直接撞牆死了算了,他竟然相信她說的話,她本來就不看好大哥,在她眼裡,大哥配那樣一個女子都不夠分量呢!

連軒不想再看到安容,轉身要走,臨走的時候,回頭看了她一眼,「你給顧家大姑娘的股,被顧家主母給搶了,因為蕭國公府提親,她庶妹污衊她用美色**我大哥,本世子怎麼看,她都只是空有一副皮囊!而且她說,她根本就不認識你!」

說完,縱身一躍,消失在侯府。

安容站在那裡,煙眉輕隴,清顏不認識她對,可是柳記藥鋪的股被人給搶了?

安容忽然覺得心裡不安。

芍藥走過來,瞧見安容腳邊兩塊石頭,再看一旁假山石,低叫一聲,「姑娘怎麼把獅子的腳給掰了下來?」

芍藥心疼的撿起來想要接上,可是放上去,就掉了下來。

這塊假山石可是花了五十兩銀子啊!

芍藥肉疼。

可是安容看都沒看一眼,吩咐芍藥道,「給顧府送帖子去,就說我邀請顧家大姑娘來府里賞花。」

PS:這個星期的推薦票咋少的這麼可憐,親們,你們的推薦票呢,召喚~

I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