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三十八章親疏

第三十八章親疏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1 10:13  字數:2519

靖北侯的臉色鐵青,雖然孫媽媽說的寬厚,安容知書達理,寬宏大量,沒有絲毫責怪他兒子的意思,可越是這樣,越是打他的臉,堂堂世子的心胸竟然這樣狹隘,還不及個姑娘!

靖北侯夫人也是一臉的尷尬,要是安容哭著鬧著,她還好處理一些,這樣溫和,受了委屈還這般大度,越是叫她不知所措了,看自家兒子的眼神更加的不虞。

孫媽媽把話送到,便福身告退了,還是之前的媽媽送她們出府。

孫媽媽轉身走後,連軒就掀開了籠子,裡面是三隻雪白的小老鼠,可愛的緊,只是再可愛,它也是老鼠啊!

靖北侯看到那老鼠,額頭就青筋暴起,狠狠的拍著桌子,膝下只有這麼一個獨子,平時捨不得打,捨不得罵,以至寵的無法無天了,正要罰他呢,就聽兒子道,「兒子知錯了,下次一定好好用心挑選寵物。」

說完,又從地上爬起來,湊到靖北侯夫人身邊坐下,道,「娘,你不是嫌棄雪團掉毛么,你把她給我吧?」

靖北侯夫人狠狠的瞪了兒子一眼,「那是你姨母給娘的,娘豈能隨隨便便送人?」

連軒苦著張臉,「娘,你別捨不得啊,姨母都送你了,你就是殺了炖湯喝,她都不會怪你,下次見到姨母,我跟她說一聲就是了。」

靖北侯夫人拗不過自己的兒子,嗔了他道,「行了,就算要送,也是娘送,還輪不到你,回屋好好反省去。」

連軒忙站起來行禮,出門的時候又改了主意,「娘,我還是去瞧大哥吧。」

靖北侯頭疼,「他怎麼就沒有他大哥一半的穩重呢?」

靖北侯夫人端茶輕啜,聞言,眸底閃過一絲笑意,「湛兒是我大哥養大的,性子最像他,你要是覺得軒兒輕挑了些,交給大哥養上半年……。」

靖北侯腦子裡閃過一張不會笑的臉,臉皮抽了抽,「還是免了吧,就軒兒那樣,交給你大哥,不用半個月,准得爬回來。」

靖北侯夫人一瞥眼,「有你這麼說你兒子的嗎,他性子這樣,像誰?」

靖北侯當即尷尬的咳了一聲。

玲瓏閣,浴室內。

熏香裊裊,熱氣騰騰,偌大的花梨木浴桶里,灑了些花瓣,女子肌膚若冰雪,吹彈可破,三千青絲用紗巾包裹起來。

她看了看左邊的胳膊,一團淤青很是顯眼,輕輕碰觸,疼的直抽氣,用紗巾擦拭了水跡,挑了些藥膏抹上,又去看右邊。

芍藥拎了熱水進來,不解道,「靖北侯世子那般紈劣,害的姑娘撞成這樣,怎麼那樣輕易就放過他了?」

安容看了芍藥一眼,略帶悶氣道,「不然能怎麼樣,他是因為我退了他大哥的親遷怒於我,退親的事我的確有錯,再加上救我又是他大哥,我只能忍了。」

芍藥望著安容,見水氣氤氳下的她,臉若桃花,有些挪不開眼,嘴快道,「奴婢覺得姑娘是被三姑娘她們給騙了,蕭國公府表少爺多好的人啊,傷成那樣還救姑娘你,聽秋菊姐姐說,他胳膊差點就廢了呢,這樣英勇捨己為人的公子可不多見,比起那些整日只知道吟詩誦雪的少爺好多了。」

說完,芍藥又湊近一步,小聲的問,「姑娘上回在梅林救的公子是不是就是他?聽秋菊姐姐說的,奴婢覺得就是他。」

一樣帶著面具,一樣肩膀靠近胳膊的地方受了傷,一樣縫合著傷口,巧合太多了!

安容望著芍藥,眼神微寒,芍藥忙抿唇道,「奴婢只是好奇,不會到處胡亂說的。」

雖然她打心眼裡覺得姑娘和蕭公子有緣,可是退了親了,還是太后說的情才退的婚,哪還有什麼機會走到一起啊?

安容閉上眼睛,她雖然也覺得蕭湛不錯,可蕭湛不會是她的,前世她退了蕭湛的親,讓他的惡名更加廣為流傳,蕭國公府退而求其次,求娶了名聲不怎麼樣的清顏,算算日子,也就這個冬天的事了。

她只想改變自己的命運,沒想過改變別人的。

安容沐浴出來,就見到沈安玉幾個在她屋子裡吃糕點,有說有笑,見到安容便問,「聽說你和弋陽郡主兩個贏了瑞親王世子好多的美酒,怎麼沒帶回來?」

安容整理雲袖,笑著走過去道,「酒水太多了,一時間找不到大小合適的酒瓶裝,我總不好一直在那裡等著吧,今兒應該會給我送來的,不過你們每人只有一瓶子,餘下的我給爹爹和大哥留著。」

沈安姒對酒水興趣不大,笑問道,「你贏了三位世子三個請求,你有沒有想好請求什麼?」

沈安芙掩唇輕笑,「這要求還真不好提,四妹妹不是對東欽侯世子讚不絕口嗎,他還幫你撿過風箏,對了,那風箏之前不小心弄破損了些,拿去找人照著做也有好幾日了,怎麼還不見送回來?」

秋菊端了茶水過來,笑回道,「做風箏的師父接了一批活,趕著做呢,所以要多等幾日,估摸著這兩日也該做好了,趕明兒奴婢去催催。」

安容神情懨懨的,沒有接話,她知道沈安芙話里的意思,要她借著提要求,要東欽侯世子娶她呢,只是這話說出來尷尬,彼此心裡明白就成了,至於風箏,正好是她和東欽侯世子相識之物,正好可以藉此表明心意,安容想起前世種種就覺得渾身冰冷,恨不得親手撕了那風箏才好。

沈安芙見她提東欽侯世子和風箏,安容都沒什麼表情,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,以前不是一提到他就面紅耳赤加跺腳嗎?

樓下,噔噔噔有腳步聲傳來,冬兒打了帘子進來道,「四姑娘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