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三十七章寵物

第三十七章寵物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20 10:47  字數:2480

柳大夫和孫醫正互望兩眼,覺得說的很有理,再看安容的時候,安容在假咳,「柳大夫,就算你不收我做徒弟,好歹借我兩本醫吧?」

柳大夫哭笑不得,只不過看兩本醫書,就能治療六姑娘和瑞親王妃了,她要是學了醫術,還有他們的活路嗎?

可是安容給了柳記藥鋪那麼大的好處,就連救治瑞親王妃的藥方都給了他,這可是送了他一個天大的恩情啊!

柳大夫吩咐小夥計去取醫書,笑道,「四姑娘先看著,看完了再叫丫鬟來拿。」

只是基本入門的藥學常識,安容早背的滾瓜爛熟,可是要醫書只是第一步,回頭再磨著老太太同意她學醫。

安容朝柳大夫道謝,然後帶著秋菊離開。

藥鋪門口圍了很多人,手裡拿著扇子,燈籠,畫卷,傘……都是破的。

雖然圍著,但是沒人敢說什麼,他們只是小販,買賣糊口,艱難度日,得罪不起達官顯貴,可是東西被毀了,總要有個賠償吧?

一般情況下,大家都自認倒霉,忍氣吞聲了,可是今天見是個姑娘,姑娘的心腸總是軟些。

安容很頭疼,回頭氣呼呼的看著連軒,連軒撓著額頭,理虧道,「我賠。」

說完,從腰間解下荷包,丟給了其中一個小販,小販見滿滿一包銀子,足夠賠大家的還有餘,連連道謝,「多謝公子。」

謝什麼謝,那是他應該賠的!

安容恨鐵不成鋼的在心裡罵了一句。

車夫牽馬車過來,看了眼連軒,然後道,「四姑娘,馬車裡沒有老鼠了。」

安容毛骨悚然,汗毛倒豎,連軒尷尬的恨不得扭頭就走,正要道歉,可是安容根本就不給機會,踩著凳子就上了馬車,進車之前,還丟下一個眼神:這筆賬,咱慢慢算!

看著馬車奔遠了,連軒心裡真不是滋味兒,以前也沒少嚇唬過別人啊,嚇哭過都有,可是他也沒像現在這樣愧疚過,他好像很怕她生氣似地。

自己怕她做什麼,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,是能把他砍了還是剁了?

捏了捏袖子里的荷包,連軒很苦惱。

回到侯府,安容的怒氣才消了下去,可是好事不出門,壞事傳千里,她驚馬的事早傳到了侯府,二門處早有丫鬟等候。

安容隨著丫鬟去了松鶴院,老太太眼眶通紅,不等安容行禮,就把她召到了跟前,心疼的看著她,「方才肯定是嚇壞了,可撞疼了?」

老太太摸著安容的手,又碰她的胳膊,安容倒抽了一口涼氣,苦著張臉道,「胳膊撞在了馬車上,有些疼,我從柳記藥鋪拿了藥膏,一會兒回了玲瓏閣,抹了葯,兩天就沒事了,祖母別擔心。」

老太太越發的心疼,臉也沉了下去,聲音沒了以往溫和,「早聽說靖北侯世子為人驕縱,是家中獨子,被慣壞了,沒想到竟然這麼不知道輕重,若不是救安容的是他親大哥,這事絕不會這麼輕易算了的!」

靖北侯和武安侯府同是侯府,又理虧在前,老太太不會允許別人欺負到武安侯府頭上來的,忍氣吞聲只會讓人小瞧了武安侯府,往後還怎麼在京都立足?

沈安玉幾個聽到暖壺裡放了老鼠,一個個都起了雞皮疙瘩,直搓胳膊,又吩咐丫鬟道,「回頭把那暖壺扔了,馬車也仔仔細細的清洗一遍!」

大夫人坐在那裡,關切的看著安容,又看了看老太太,神情頗有些為難,「安容出事的時候,蕭國公府表少爺應該不知道裡面是安容,也不知道是靖北侯世子害的,於情於理都該上門道謝,只是……。」

老太太的眉頭也攏了起來,只是安容不看好蕭國公府表少爺,硬是求到太后那裡退了親事,傷了蕭國公府的臉面,偏救安容的是她退了親的蕭湛,這麼個以德報怨的少爺,安容竟然嫌棄人家不好,這臉武安侯府有些丟不起,幸好害安容的是靖北侯世子,不然只怕道謝都會被拒之門外。

安容坐在那裡,滿臉通紅,心裡愈加的惱了靖北侯世子,巴巴的看著老太太道,「祖母,許是那老鼠是靖北侯世子的心愛之物,下人認錯了馬車,現在老鼠丟了,咱們尋幾隻碩大的,賠給他吧?」

一屋子人都看著她,安容臉不紅氣不喘,「冤家宜解不宜結,蕭國公府表少爺以德報怨,我也不好苛責他弟弟。」

老太太神情莫名的看著安容,忽而眸底閃過一絲笑意,吩咐孫媽媽道,「就照著四姑娘的吩咐去辦吧,你親自去一趟靖北侯府。」

孫媽媽哭笑不得,她出門送禮的次數不少,可是送老鼠的,還是頭一次,四姑娘真是古靈精怪。

孫媽媽親自去集市上買了三隻老鼠,趕到靖北侯府的時候,正好碰到靖北侯夫人的貼身媽媽帶著致歉禮出來,聽見武安侯府來人了,很是詫異了下,夫人一聽說了這事,就趕緊派她去賠禮道謝,明兒再親自去一趟,怎麼武安侯府比她手腳更快?

忙領著孫媽媽進府,一路上關懷的問四姑娘怎麼了,孫媽媽淡淡的回了幾句。

正屋內,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正在數落靖北侯世子,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,兩人雖然寵溺兒子,可是兒子玩過了份,再不管教,將來還不知道會闖出多大的禍事來。

孫媽媽進屋的時候,靖北侯世子正跪在地上,一副知錯了的神情,還對武安侯府來人有些詫異。

孫媽媽臉上沒有什麼表情,上前給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請安,靖北侯夫人賠笑道,「逆子被我們慣壞了,做事少分寸,嚇壞了沈四姑娘,正在管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