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三十三章流行

第三十三章流行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7 03:42  字數:2617

安容見瑞親王妃額頭都疼出了汗珠,心也糾了起來,捏緊了緊拳頭,驀然望著柳大夫道,「不知道柳大夫可敢在瑞親王妃的頭上施針?」

屋子裡的人都望著安容,然後看了看柳大夫,卻見柳大夫激動的有些站不住,「敢,不知道四姑娘手裡有沒有奇方?」

安容一臉窘紅,「是不是奇方我不知道,但肯定對症,就是分量可能要斟酌一番,要不我先寫下來,你回去研究一下再替瑞親王妃治病?」

畢竟半年後和現在還隔了半年,要是葯下重了量,那也是要人命的事。

要是之前,大家可能會呲之以鼻,不過比養榮丸好的秘方都是她的,她要是會開方子,沒人會懷疑,尤其是柳大夫迫不及待的態度。

連軒詫異,有些對安容刮目相看,「你還會醫術?」

安容臉紅,這人問題真多,少問兩句不行么,「看過兩本醫書。」

連軒嘴角抽了抽,看過兩本醫書就敢治瑞親王妃的頭痛痼疾了,這女人真不知道何為天高地厚啊?

弋陽郡主卻拉著安容,對著連軒道,「你可不要小看了安容姐姐,她那兩本醫書可不一般了,她隨便寫個方子就把她六妹妹胎裡帶出來的病症給治好了,要是把母妃的病也治好,我給安容姐姐當牛做馬都行。」

說完,拉著安容去寫方子了,在一旁像個丫鬟似地伺候筆墨。

有三張方子,一張是針灸的穴位,一張是治病的方子,一張是調理身子的。

柳大夫看的眼睛放光,驚嘆道,「這就像是專門替瑞親王妃開的方子似地,要不是你沒有替瑞親王妃把過脈,我都要懷疑你是神醫,拜你為師了。」

「要不我拜你為師吧?」安容慎重的道。

等我把腦袋裡的醫書吃透,做你師父也差不多了。

柳大夫一臉黑線,拿了方子去跟瑞親王妃告辭,說話聲還帶著顫抖,「我先拿了方子去找孫醫正研究一番,明兒再一起上門給您治病,有此良方,王妃的病又不算太嚴重,治癒的可能很大。」

瑞親王妃很神情從容,但是眸底依然激動,最激動的莫過於莫翌塵了,給安容作揖道,「多謝四姑娘贈藥方。」

安容連連擺手,有種搶了人家功勞的感覺。

連軒眼裡帶了抹笑意,「你手裡的醫書專治怪病,我大哥臉上的傷疤你能治好嗎?」

安容眨著好幾下眼睛,問出了她一直以來好奇的問題,「你大哥臉上真有傷疤?我一直以為他戴面具是裝酷用的。」

前世,她見過蕭湛臉完美無缺的樣子,不過也正因為太美了,所以戴了面具。

蘇君澤嘴抽了一下,想笑不敢笑,靖北侯夫人也是揉太陽穴,連軒看安容的眼神就跟你是白痴似的,雖然他也覺得大哥戴面具有裝酷的嫌疑,可是明明就毀容的好么!

本來想鄙視安容一番,結果說出口的話卻是,「你也覺得戴面具很酷?」

安容點點頭,連軒就笑了,「我也有塊銀色面具。」

靖北侯夫人眼神閃了閃,這小子今天話真多,不會是?

柳大夫走後,弋陽郡主找莫翌塵道,「大哥,安容姐姐幫母妃治病,你不會捨不得幾罈子酒吧?」

莫翌塵啞然失笑,臉有些窘紅,「你們要什麼酒,大哥隨你挑。」

弋陽郡主要的就是他這句話,拉著安容就出了門,邊走邊道,「要我大哥的酒就跟要他命差不多,難得他今兒這麼大方,咱們多搬幾壇回去慢慢喝。」

莫翌塵很想把弋陽郡主給逮住,有這麼說你大哥的么,你大哥幾時那麼小氣了,也不怕人家誤會你大哥了,莫翌塵忽然一怔,自己竟然有些擔心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了,晃了晃腦袋,把這想法拋開。

安容和弋陽郡主在前,莫翌塵幾個人在後,朝同一個地方走去。

進了莫翌塵裝酒的地窖,安容見到各種各樣的藏酒,有些咋舌,「這麼多酒啊?」

弋陽郡主有些得意,「其實這不算多,父王的藏酒才多呢,有好些這裡都沒有,而且父王的酒窖不許我們進去。」

安容想起了後世,清顏一杯酒就讓莫翌塵折服的事,他還記得莫翌塵說,「喝顧姑娘一杯酒,才知道以前喝的全是水。」

她不懂酒,不過清顏釀的酒她都不敢入口,辛辣不失香醇,她是一杯倒。

安容有種想把這些水全搬回去的衝動。

弋陽郡主問安容,「你喜歡什麼味道的酒,有梅花的,有桂花的,有菊花的,還有蘭花的……足有十幾種,咱們隨便挑。」

沾了安容的光,蘇君澤和連軒也下了地窖,見安容手從酒罈上摸過去,連軒心裡有些怪怪的,他竟然羨慕那酒罈子,他不會是吃錯藥了吧?

連軒假咳一聲道,「既然挑花了眼,不如都取一小壺,咱們都嘗嘗味道,今兒這樣的機會可不多見。」

安容覺得這提議甚好。

莫翌塵吩咐小廝取酒,小廝很肉疼,一樣一壺,這裡的酒有百種啊!

弋陽郡主怕地窖掉灰,拉著安容出去了,「大哥,我們在竹林小屋等你們,你們快些。」

安容有些不想去,畢竟男女七歲不同席,她們怎麼能和莫翌塵他們一起呢,而且是喝酒啊,而且蘇君澤也在,她怕一會兒喝醉了會失態。

弋陽郡主捂嘴笑道,「沒事啦,那是我大哥,我們又是兩個人,還有一群丫鬟婆子,不會有事的。」

要真是怕毀了清譽,你就嫁給我大哥好了,我大哥人很好,你也好,很相配啊,弋陽郡主腹誹道。

隨即又說道,「前些時日飲酒,我們是對詩的,取意境最美的詩,只要蓋過他們,就可以飲一杯酒,咱們今天繼續。」

頓了頓,又繼續道,「最近京都流行一個分手詩,你聽過沒有?」

安容還沒有點頭,弋陽郡主便笑道,「就是專門退婚用的,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流行起來的,我還特地為此翻了好多書呢,可惜沒尋到兩個。」

兩人先到竹林小屋,是個極為僻靜的地方,比安容的竹苑僻靜空曠的多,裡面藏書很多,琴簫棋都有。

弋陽郡主拉著安容這裡瞧瞧,那裡看看,抱怨道,「我大哥的竹林小屋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許我來的,今兒是沾了你們的光了,上回你送我的詩集,被我大哥搶了去。」

安容拿了本書,靜靜的翻閱著,神情溫柔而靜謐,纖細的手指宛若一把玉蔥似地,一頁一頁的翻著,看在進門的莫翌塵等眼裡,竟覺得那書很有福氣。

小廝端了酒水來,還有小几,動靜太大,把安容給吵到了,忙合上書,抬眸見幾人望著她,臉不由的有些紅。

莫翌塵望著弋陽郡主,用眼神在詢問,你不是說她不愛看書嗎?

弋陽郡主眨巴眼睛,她是不大愛看書啊,是她自己說的。

I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