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三十一章麥芒

第三十一章麥芒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15 07:21  字數:2615

老太太早聽丫鬟稟告沈安溪來了,跟安容一樣,又是高興又是責怪,摟著沈安溪,像是看寶貝似的打量著,「消瘦了不少,吃藥的時候又不能吃油膩了,回頭身子好了,好好補補。」

又問道,「夜裡沒有鬧得睡不著了吧?」

沈安溪連連搖頭,「昨兒夜裡好多了,只是出了些汗,沐浴過後,睡的比以往都熟,咳嗽也比往日少了很多。」

老太太瞥了綠柳一眼,綠柳忙福身道,「老太太,六姑娘這回可不是故意寬慰你的,是真的咳嗽比以往少了很多,不然奴婢也不會許她出來。」

「那就好,」老太太這下才真高興,又問起安容來,安容一臉的醋味,「我就知道六妹妹在,我要排後面,你得趕緊好才是。」

老太太嗔怪了她一眼,吩咐孫媽媽道,「去把新送來的絹花拿來,讓四姑娘先挑,免得又說我把她排後面了。」

孫媽媽應了一聲,去拿了錦盒來,裡面各色絹花,製作的幾乎以假亂真,安容挑了對**花,老太太幫她插到髮髻上,見她俏麗乖巧,滿意道,「就兩隻簪子,素過頭了,這樣瞧著好多了。」

安容伸手撫弄著**花,笑的見牙不見眼。

外面,沈安玉幾個打了帘子進來,見安容也在,詫異了下,「四姐姐你怎麼也在?」

安容起身回禮道,「先來給祖母請安,一會兒給母親請安後,就直接出府。」

想到安容可以去瑞親王府,沈安玉就有些妒忌,侯府雖然門第也高,可是離王府還差遠了呢,瑞親王世子才貌雙全,要是能嫁進去……

忽然,沈安玉又笑了,沈安容配不上瑞親王世子,去再多次也沒有用。

想著,心裡又有些釋然。

玩鬧了一會兒,安容便帶著秋菊去給大夫人請安,然後出府。

這回出門就安容一個,就準備了一輛馬車,秋菊伺候在馬車裡。

昨兒晴了一天,雪就融化了七七八八,道路上的行人多了,擺攤子的也多了。

武安侯府離瑞親王府不遠,就隔了兩條街,那一帶住的都不是一般人,要麼是皇親國戚,要麼是天子近臣,皇上跟前的紅人兒。

冬日上朝,雞鳴第一遍,住得遠的官員就要起了,一路上凍的直哆嗦,住在這裡的,還在被窩裡溫存著。

好處,不言而喻。

瑞親王府朱紅的大門飛檐斗拱,兩隻威武的石獅子蹲伏在路邊,金燦燦的鎏金匾額在陽光照射下,反耀出奪目的光華,門口立著的護衛神情嚴肅。

瑞親王府的尊貴從門上七排九粒的銅扣就能看的出來,僅比皇宮正門九排九粒少。

瑞親王並非皇上的胞弟,卻與胞弟一般無二,他早年喪母,太后憐惜他,就抱在膝下養大,和皇上更顯親厚。

安容因為太后的緣故和弋陽郡主走得近,也來過瑞親王府幾回,這些護衛也認得她。

門裡走出來個微胖的婆子,笑起來兩眼眯眯的,很是熱情,「趕巧了,郡主一催奴婢趕來就見到四姑娘了。」

「讓郡主等急了,」安容歉意的笑道。

安容才要邁步上台階,便聽見陣陣馬蹄,帶著一陣風似的,三匹駿馬便賓士而來,安容下意識的回頭。

只見到陽光下,一少年騎在雪白的駿馬上,身姿挺拔如,如玉般丰神俊朗。

安容的心微微窒息,又帶了絲苦笑,以前想盡辦法巧遇,不一定碰得到,這回沒想過相遇,竟然見到了。

他還是那麼耀眼,在人群里,一眼就能見到他……

可是一想到那抱著清顏離開的背影,安容的鼻子就泛酸。

上輩子,他不愛她。

這輩子,她不愛他。

安容笑了笑,眼裡不再只有他。

黑色駿馬上是個衣著淡雅的長袍男子,修眉俊目,氣度清貴,一眼看去,就覺得他天生就應該在竹林梅雪間,煮茶喝酒,獨自對弈的人物。

棕色駿馬上是個丰神俊朗的少年,比兩人年紀稍小一些,身著翡色蝙蝠紋錦袍,頭上是一支碧玉簪,眉清目秀,輕輕一笑,墨黑的瞳眸像是光華璀璨的夜明珠,閃耀著爍爍光華。

只是說話略顯輕挑,「這姑娘是誰?長的真不賴。」

三人翻身下馬,瑞親王世子笑道,「她是武安侯府四姑娘。」

安容忙給三人行禮,還沒起身,就聽到頭頂傳來一聲冷哼,「就是你嫌棄我大哥毀了容,性子冰冷,殘忍嗜血?我看你長的也不怎麼樣嘛!」

安容頭有些大,她怎麼這麼倒霉,遇到了毒舌,靖北侯世子連軒。

他雖然姓連,卻是蕭湛的親弟弟。

靖北侯夫人在京都大名鼎鼎,因為她身懷六甲,還與夫君和離,生下蕭湛後,嫁給了靖北侯,靖北侯只有她一個夫人,沒有納過妾,連軒是獨子,故而性子驕縱了些。

安容自知退親有虧,可蕭湛都沒說什麼,關他毒舌什麼事,還大庭廣眾之下奚落她一個姑娘,安容抬眸看著他,笑的淡雅出塵,「不及靖北侯世子一半漂亮,慚愧。」

一聲悶笑傳來,靖北侯世子的臉黑成了一團,牙齒咯吱響,偏安容還擔驚受怕的四下看,「瑞親王府門前還有老鼠嗎?」

這下就連蘇君澤也笑了,拍了拍連軒的肩膀,一臉的感慨:你遇到對手了。

靖北侯世子又羞又怒,冷哼了一句,「好男不跟女斗。」

說完,輕蔑的撇了安容一眼,邁步進府。

蘇君澤朝安容笑了笑,就追著連軒走了,倒是瑞親王世子笑道,「他性子就這樣,刀子嘴豆腐心,你別跟他一般見識。」

安容眼角注意到連軒回頭看著他,不由的一揚眉,「大人不記小人過。」

針鋒相對,旗鼓相當,根本就是針尖對麥芒,連軒差點氣爆,誰是小人?誰是小人!

蘇君澤摁著他,憋著笑,三言兩語就讓靖北侯世子氣成這樣的,她是第一個,一開口就戳中了人家的痛處,連軒最討厭人家說他長得漂亮,「不是說好了好男不跟女斗嗎?」

武安侯府四姑娘,他也見過幾次,每次見到他臉都通紅,連話都說不利落,還以為是個溫婉的姑娘,沒想到這般牙尖齒厲。

瑞親王世子輕搖了搖頭,請安容先行進府,安容也不客氣,盈盈福身就轉了身,路過連軒身邊的時候,脖子昂的高高的。

「幸好我大哥沒有娶她,不然還有好日子過么?」連軒一字一頓,忽然又想到了什麼,眸底閃了閃。

安容背脊一陣發涼。

安容步子小,路又只有那麼一條,她都恨不得跑了。

PS:抱歉啊,更晚了,男主弟弟都出來了,楠竹還會遠么?

感謝caroline慧慧、萱梓菡、書友141214102452890打賞的荷包~鞠躬~

I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