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十六章賬冊

第二十六章賬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9 10:41  字數:2505

安容回頭看了正屋一眼,暗道自己選錯了日子,祖母今兒心情不好,賬冊的事今天肯定沒有著落了。

安容沒有跟去紫竹苑,帶著丫鬟回了玲瓏閣。

剛進門,白芷就喜上眉梢的過來,手裡還拎著鴿子籠,獻寶似地道,「姑娘,你看。」

鴿子籠里,兩隻一模一樣的鴿子,雪白的羽毛精緻的沒有一絲瑕疵,可愛的腦袋上一雙眼睛,烏黑似玉。

「另外一隻鴿子哪來的?」秋菊好奇的問。

白芷咧嘴一笑,嘴角邊有兩個小酒窩若有似無,「是它自己飛來的,就在鴿子籠旁邊,趕都趕不走。」

安容有些訝異,再細看,飛來的這隻鴿子眼神溫和不少,若是她猜的不錯的話,這應該是雌的。

安容看了看鴿子腿,已經結痂了,只是還是有些脆弱。

安容想這隻鴿子身上的信估計很重要。

便將之前的小竹筒取了出來,又在信紙的被面解釋了兩句,然後綁在雌鴿身上,摸摸她的腦袋道,「你先送信回去吧。」

走到窗戶處,把信鴿朝天上一拋,信鴿便撲騰著翅膀飛走了。

這只是個小插曲,安容沒有放在心上,只是她沒想到,半個時辰後,白鴿又回來了,還帶著一張小紙條。

紙條上言簡意賅。

多謝。

雄鴿小七,雌鴿小九。

安容用手指輕點兩隻鴿子的腦袋,「小七,小九?名字還算不錯。」

說完,打開鳥籠,既然半個時辰就飛回來了,可見路途不遠,小七飛回去完全沒有問題,安容也就不留它們了。

看著兩個鴿子頭也不回的飛走了,芍藥還罵了兩句,「真是小沒良心的,就這樣走了。」

安容一笑置之,端茶輕啜。

不過沒一會兒就聽到有動靜傳來,小七和小九立在屏風上,又跑安容身邊的小几上站著。

安容見了心裡高興,吩咐芍藥道,「去前院找木匠做個小鴿子屋來,記得多鋪些草放裡面。」

就這樣,小七和小九在玲瓏閣有了自己的屋子,可以來去自由。

積雪消融,天格外的冷。

安容沒再出門,只在屋子裡綉針線,也沒人來尋她玩,整個侯府都懶洋洋的。

但是松鶴院,此刻老太太的臉陰沉著,翻看著手裡的賬冊,越看臉越沉,幾乎可以滴水。

孫媽媽手裡捧著好幾本賬冊伺候在一旁,嘆息道,「難怪四姑娘都覺察出來鋪子有問題了,這實在是……。」

大夫人持家有道她知道,可這般持家有道的,還是第一次聽聞。

「去把她給我找來!」老太太把賬冊吧嗒一下丟小几上,冷聲道。

沉香院,正屋。

負責花園花卉採買的管事媽媽正在回話,大夫人翻著賬冊,碧玉伺候在身後,瞧見珠簾外有人,忙走過去,笑臉相迎,「夏荷姐姐怎麼來了?」

夏荷是二等丫鬟,碧玉卻是大夫人身邊的大丫鬟,這聲姐姐夏荷可不敢擔,「老太太找大夫人有事。」

大夫人眉頭動了動,碧玉就塞過去一個荷包,笑道,「今年積雪壓毀了不少花草樹木,眼看著天放晴了,正忙這事呢,不知道老太太找大夫人去有什麼急事,若是不急的話,不妨讓大夫人把手頭上的事先處理了……。」

夏荷把荷包推了回去,笑道,「老太太發怒了,應該是有急事。」

並不多言。

大夫人心沉了沉,想起上午沈安玉跟她說的賬冊,心下有了三分明了,吩咐王媽媽兩句後,再進內屋梳洗打扮一番。

磨蹭了好一會兒才出門。

進門,還未請安,老太太就問了一句,「你是不是沒有陪嫁鋪子?」

大夫人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了,只能先裝傻的點頭,「媳婦有。」

老太太更氣,把手的茶盞重重的磕在小几上,「你也有鋪子,怎麼不從自己的陪嫁鋪子拿東西貼補府里的用度?!」

大夫人心慌了慌,抬眸望著老太太,「兒媳不懂娘說什麼。」

老太太瞥了孫媽媽一眼,孫媽媽就把賬冊遞了過去,大夫人一看,笑道,「我當老太太說的什麼事呢,原來是這事啊,這些綢緞是我從四姑娘的鋪子上拿的,跟掌柜的說好了,到年底的時候一起結算。」

笑的有些不自然。

孫媽媽皺了皺眉頭,去年還有四個月的綢緞賬沒結呢,便回頭看著老太太。

安容不了解大夫人,老太太還能不知道自己的兒媳婦是什麼樣的人,說話做事滴水不漏,明明是錯,一上來先倒打一耙。

老太太也不是吃素的,撥弄著佛珠道,「我老婆子幾年不管賬了,還不知道京都如今賒賬的規矩變了,從三個月變成了一年,難怪現在鋪子都維持不下去了。」

大夫人笑了笑,從容道,「這都是四姑娘孝順,這不是聽見我說綢緞價格越來越高,她就說從她鋪子里拿。」

這話真像安容說的,這麼純善的孫女兒,老太太都不知道怎麼說了,要不是發現的早,回頭出嫁了,這筆賬還要的回來嗎?

「所以你就拿了?」老太太掀了眼皮反問,聲音和緩,卻字字不饒人。

大夫人臉色微紅,心頭有些急了,怎麼還沒把人叫來?

正急著呢,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,大夫人扭頭見到芍藥進來,心頭一松。

芍藥低眉順眼的上前,福身給老太太行禮,然後把兩張銀票送上道,「老太太,四姑娘說她急著綉針線,就不親自過來一趟了,明兒再來給您請安,這是方才王媽媽送去的銀票,說是之前買綢緞的,姑娘說她不知道多少,怕大夫人心疼她沒錢,就多給了一些,讓孫媽媽照著賬冊,該多少是多少,她不能多拿。」

大夫人這回是真的坐立不安了,尤其是老太太看過來的眼神,讓她覺得梨花木的椅子上放了針。

老太太冷笑一聲,貪便宜在前,拾掇安容在後,要不是顧及她當家主母的臉面,她真想把手裡的茶盞砸下去。

老太太看著芍藥道,「回去告訴四姑娘,賬冊上該多少多少,不會讓她多拿了心愧難安。」

被老太太這樣戳著脊梁骨,大夫人的臉皮燥的慌,不過她養氣的功夫好,哪怕燥熱,神情也不慌不亂。

待芍藥走後,大夫人也站了起來,不慌不忙道,「沒事兒媳就先回院子了,等孫媽媽算清了賬,派人去我那兒取銀子。」

大夫人才轉了身,臉色便冷沉了下去。

PS:求收藏,求推薦票,親們給力支持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