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十五章選擇

第二十五章選擇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9 10:41  字數:2679

安容要拉她們出去玩,沈安姒眼珠子輕轉,壓低聲音道,「我們就在松鶴院玩,一會兒宣平侯府肯定要派人來。」

安容心底微沉,她還真當她們是來看老太太的,原來是來看熱鬧的,「祖母病了,大姐姐的親事母親就可以做主。」

「娘說聽祖母的,」沈安玉道。

安容冷笑一聲,招人恨的事她就不做,丟給祖母,好叫大姐姐以後心裡記恨祖母,她可真是會做人。

安容幾個就在暖閣玩,老太太喝過葯後,起床梳洗了一番,沒一會兒宣平侯府就來人了。

大夫人領著宣平侯夫人進了松鶴院,一路上有說有笑。

幾人透過張來的窗戶,見到丫鬟抱著一架箜篌來,還有漆金托盤裡,放著一件大紅的斗篷。

沈安姒咯咯的笑著,「這宣平侯府莫不是想用箜篌做定親信物吧,這可就好玩了,箜篌可是四妹妹你的。」

安容臉一紅,要真是箜篌做信物,要是沈安芸還給她,這門親事豈不是她的了,安容怒看著沈安姒,「我借給大姐姐的箜篌是獨一無二的,損毀了就沒有了,就算要還,也不用這一架!」

隨即又捂嘴笑了,「別人定親信物不是簪子就是手鐲玉佩,能隨身佩戴,大姐姐的箜篌,要是掛在腰間的話……。」

不但是安容,就是沈安姒幾個也都捂著肚子笑,要用帕子打安容,「我要告訴大姐姐,看你是怎麼打趣她的!」

安容哼了鼻子道,「就許你們拿大姐姐打趣我,就不許我說笑了,我要找祖母評評理。」

沈安芙忙拉住了她,好言好語道,「開玩笑的話,你怎麼就真當真了呢,你這一衝出去,祖母肯定不許我們偷聽了,你就不好奇大姐姐的親事能不能成嗎?」

安容這才作罷,趴在門邊,聽正屋說話。

宣平侯夫人一身綉金絲牡丹裙襖,配青色襦裙,珠翠環釵輟於烏黑髮鬢間,神態從容,未說話先笑三分,讓人瞧了就覺得她是個慈眉善目的人。

上輩子宣平侯世子上門送紗巾是自作主張,宣平侯夫人並不知情,她對沈安芸的親事並不滿意,雖說有嫡出的身份,可到底不是正室養大的,沈安芸出嫁後,她也沒少給她小鞋穿,不過安容覺得這鞋穿的應該,便越看宣平侯夫人越是喜歡。

她說話聲也溫和,「老太太,我來給您賠不是了,是我沒教好府里的少爺,讓他衝撞了府上的姑娘。」

伸手不打笑臉人,老太太性子又溫和,哪會擺臉色,理解的笑道,「孩子大了,總有自己的想法,哪是教了就會聽的,在府里還好,出了門就跟長了翅膀似地東飛西躥,讓父母跟著操碎心。」

宣平侯夫人連連稱是,又說起林成遠的事,「昨兒的事他錯的有些離譜了些,侯爺罰他跪了一夜的祠堂,今兒去看他,凍僵硬了還直挺挺的跪在那裡,叫人瞧了直心疼,我琢磨著這場意外未嘗不是兩人的緣分。」

聽到林成遠跪了一夜,老太太對宣平侯府的家教微微動容。

祠堂重地,除了供奉的香燭,不會有別的東西,能跪一夜,還挺直了背脊,那孩子倒是個有心氣的。

只是性子還是毛躁了些,好奇心太重,這樣的人最是容易學壞了。

宣平侯夫人見老太太眉間有猶豫之色,便道,「府上大姑娘才情摸樣上挑,我也知道是高攀了,來之前,侯爺叮囑我,務必要讓老太太您消了氣。」

老太太撥弄著佛珠,「氣倒是說不上,我想林二少爺不是故意的,只是好奇心重了些,要是能沉穩些,這親事我沒什麼不能應的。」

宣平侯夫人眉頭一挑,笑道,「他年紀還小,出了這事,侯爺哪還不上心,往後只怕也不敢這樣胡鬧了,不如親事先定下,您先瞧瞧,要是那小子一直不長進,這門親事還可以再商量。」

暖閣內,沈安姒低聲道,「話說的好聽,一旦訂了親,哪是那麼輕易能退親的,四妹妹退親還是求的太后呢,大姐姐求誰去?」

安容望著大夫人,見她好整以暇的聽著,嘴角還掛著笑意,老太太問她的意思,才開口說了一句,「媳婦聽您的。」

老太太見大夫人沒意見,便准主允了這門親事。

等大夫人送宣平侯夫人出了門,沈安玉幾個也待不下去了,跑了出去。

老太太知道她們幾個沒走,還敢趴著偷聽,狠狠的數落了她們幾句。

幾人乖乖認錯。

沈安姒看了看宣平侯府送來的箜篌,笑道,「四妹妹,這可比你借給大姐姐的箜篌好上十倍呢。」

老太太眼睛一凝。

沈安玉輕撥了下箜篌,點點頭道,「是好不少,看來宣平侯府對大姐姐很中意呢,只是我聽大姐姐說她以後都不彈箜篌了。」

安容走到老太太身邊坐下道,「那是大姐姐在氣頭上說的話,哪能作數?雖然我借大姐姐的箜篌被她弄壞了,也不算什麼,原本我就有意送給她的,哪能要她賠啊?」

老太太拍了拍安容的手。

還未說話,珠簾一晃,疾步走進來一個俏麗的身影。

撲通一聲,跪下來便哭道,「祖母,我不要嫁給他!」

沈安芸身後跟進來兩個婆子,也跟著跪了下來,連連求饒道,「老太太,大姑娘用發簪頂著脖子,奴婢們不敢阻攔……。」

大家這才注意到沈安芸手裡還攢緊了根金簪。

老太太臉色陰沉,看沈安芸的眼神帶著失望之色,壓抑著怒氣問,「你不要嫁給他,你要嫁給誰?」

沈安芸跪在地上,眼淚像小溪水一樣流淌著,真真是三月桃花含春露,我見猶憐。

見老太太發怒,沈安芸心底也有了一絲懼意,可她真的不想嫁給林成遠,嫁給一個庶子!

老太太的問話,她多麼想回答宣平侯世子,可她張不開這個嘴,只能哭。

老太太臉色很差,她已經是第二次被孫女兒拒婚了,上一次是安容,這一次又是沈安芸,一個個都學會了以死相逼,要是傳揚出去,誰還敢上門說親?

上一次安容絕食相逼,要不是求了太后,老太太都不會退親,這一次沈安芸又怎麼嚇唬的住她。

只聽老太太厲聲道,「親事已經定下了,斷然沒有反悔的可能,你要是有膽量就自盡,權當武安侯府沒你這個女兒,沒膽量就給我乖乖待嫁,送她回去。」

沈安芸面如死灰。

沈安姒身子一怔,心底瀰漫一股凄哀,她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權利,從來沒有。

老太太乏了,把她們全打發走了。

沈安姒扶著哭的嬌弱無力的沈安芸,輕聲安慰道,「林二少爺也沒有那麼差勁,大姐姐你心寬些吧,當初四妹妹退親,祖母的態度你就該明白,以死相逼根本嚇唬不了誰,你可別真想不開。」

沈安芸雲袖下的手攢的緊緊的,指甲掐進手心的疼根本抵不了心裡的痛,還有一股恨意。

同樣在梅林,為什麼倒霉的只有她一個!

PS:求收藏,求推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