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十四章賬冊

第二十四章賬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7 10:32  字數:2551

柳大夫忽然有些明白了,估計是四姑娘起了同情心,可也用不著送這樣一份大同情吧,她可知道三成股意味著什麼?

安容見他目露疑惑,有些撓額頭,扯了個謊言,「書上寫了,這方子乃是一位顧姓大夫所開,若是後世有緣人要用,心裡務必念著顧家人之好,姓顧的,我就喜歡顧清顏,不給她給誰?」

柳大夫有些無言,四姑娘也太天真了吧,書上寫的就信,還把大頭讓給她,做的好聽點是心底仁厚,說的難聽點,就是缺心眼,天生合適做大夫啊,病人沒錢了,一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就自己掏腰包把要錢墊上了。

可正是她信了,這方子才有機會到他手裡來,不能不說四姑娘好心有好報。

不過安容傻,柳大夫不可能就這樣聽任她了,提出把另外五成股平分,安容也沒什麼意見,那點錢清顏還不會看在眼裡,她只求心安而已。

柳大夫拿了方子,又去看了看老太太,老太太激動的問,「柳大夫方才所言可是真的?」

柳大夫神色有些凝重,叫老太太把心提了起來,卻聽柳大夫道,「四姑娘贈我奇方,一心盼望我不要藏著掖著,要是老太太您跟我學些強身健體的功夫,再配合雪榮丸,長命百歲不是問題。」

老太太心一松,笑的格外的慈和,「再有十年活頭,我就心滿意足了,可不敢奢望長命百歲。」

柳大夫捋著鬍鬚大笑,手裡的藥方子攥的緊緊的,「明兒我就派人把雪榮丸送到府上,以後每月給您送一盒來。」

老太太眸光輕動,聽柳大夫的話和神態,雪榮丸比養榮丸更好,那一粒最少也得一兩銀子啊,京都多少老太君會日日服用,其中的利潤不言而喻,宛容那傻孩子,利潤就這樣給了她一個老婆子和個外人,老太太無奈的笑笑,向柳大夫道謝。

孫媽媽封了謝儀來,柳大夫拒絕道,「我可是得了四姑娘天大的好處,這謝儀可要不得。」

說完,還行了退禮,才拎著藥箱子急急忙趕回去。

孫媽媽看柳大夫那興奮的模樣,忍不住笑道,「雖不知道那雪榮丸是個什麼樣,單瞧柳大夫這樣急切,絕對差不了。」

安容邁步過來,有些臉紅道,「祖母是不是也覺得我傻?」

老太太靠在大迎枕上,朝安容招了招手,安容忙坐了過去,老太太拍著她的手道,「傻人有傻福,你屋子裡的書不是你娘留下的就是從府外面買回來的,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人的手,他們都沒有你有福氣,做人該厚道,可是也不用厚道成你這樣。」

要是方子真好,連柳大夫都占不了五成股,到底是年紀輕,厚道慣了,「祖母不需要什麼股,都給你留著,將來給你做陪嫁。」

安容臉頰緋紅,「祖母,柳記藥鋪的股是安容孝敬您的,安容不要。」

像雪榮丸那樣的方子,整整有一本,她全記在腦子裡,清顏的藥鋪她有半成股,一年的分紅足夠她奢靡的活十年之久。

安容說著,瞅了孫媽媽一眼道,「祖母,您把孫媽媽借我用一用可行?」

孫媽媽忙道,「四姑娘有什麼事吩咐一聲就成了,哪用的上借字?」

安容微微低了頭,「以前娘的陪嫁都是祖母幫我打理的,我要回去之後,交給阮媽媽管,下個月母親過壽,三姐姐給我出了個主意,用黃金鑄三十個壽字,我找阮媽媽拿錢,她說送舅舅不用送那麼重的壽禮,可是昨晚又出了府把錢拿了回來,我才知道她竟然動用了鋪子上應急的錢,祖母說過,除非不得已,應急的錢決不能動,安容怕再這樣下去,娘留給我的陪嫁遲早會全被我敗光了,原是想祖母您幫我看看的,可您病了,孫媽媽會看賬,所以就想她幫我看看。」

三十個黃金壽字,府里的老爺給她祝壽都算是重禮了,安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給母親過壽,送一個也足夠了,難怪安容會這樣大方,原來都是被人拾掇的。

老太太眼睛冷了起來,安容送給舅舅就沒錢,後來卻又有了,甚至還動用了鋪子上應急的錢,這裡面要是沒點貓膩她會信?

老太太忍著怒氣,溫和的問安容,「你打算送什麼壽禮給你母親?」

安容低斂著聲音道,「一個綉屏,昨兒才開始綉,母親應該不會嫌棄我的壽禮比不上大姐姐她們吧?」

安容有些擔憂,老太太拍拍她的手道,「只要用了心,一個綉屏比三十個黃金壽字更讓你母親高興。」

安容的愁容一掃而盡,老太太吩咐孫媽媽看仔細些,又對安容道,「你年紀也不小了,等祖母身子好些了,就教你看賬。」

安容皺隴了眉頭,「看賬啊,密密麻麻的字看的人頭疼,祖母,要不我每天給您捏肩捶背,您幫我看賬,或是讓孫媽媽幫我看好不好?」

老太太也知道看賬很煩,可也不至於煩到寧願捏肩捶背的地步吧,這往後嫁了人,那些賬全交給媽媽管,被人坑了都不知道,老太太硬起心腸,「先讓孫媽媽幫你看些時日,回頭就跟祖母學,不可再偷懶了,你母親慣著你,該教的不教,將來出嫁做了當家主母,怎麼管理下人?」

安容苦大仇深,望了望孫媽媽,想她幫著求情,孫媽媽側過臉,當沒看見,四姑娘這樣子,自己幫著求情那是害她。

這時,外面傳來一陣說話聲,是沈安姒她們來了。

進來後,先是看了安容一眼,才福身行禮道,「我們怕打擾了祖母休息,沒敢來,聽說四妹妹來祖母這兒了,才知道祖母沒有歇下,祖母身子沒大礙吧?」

先解釋為什麼沒來,又指責安容不該打擾祖母休息,安容動了動眉頭,沒有說話。

看著這麼多孫女擠在屋子裡,說話勾心鬥角,偏安容傻乎乎的什麼都不知道,老太太頭真疼了,擺擺手道,「都出去玩吧。」

沈安玉暗扭了下帕子,四姐姐在屋子裡一待半天,祖母都不嫌棄煩,她們一來,祖母就嫌棄了!

安容最聽話,老太太叫她走,她就福身了,「祖母,你乖乖吃藥,我和三姐姐她們出去了。」

安容出去後,吩咐夏荷道,「一會兒派丫鬟去前院拿賬冊。」

夏荷笑著點頭,「奴婢記下了。」

沈安姒好奇的睜大了眼睛,「四妹妹,你拿什麼賬冊?」

安容邊走邊道,「自然是我娘陪嫁鋪子的賬冊了,這兩年鋪子被我折騰的差不多了,我在求祖母幫我救救它們呢,以後要節省點用度了。」

沈安玉臉色微變,沈安芙關切的看著她,「五妹妹怎麼了?」

「沒事,」沈安玉搖了搖頭,心道這笨蛋,當年花了那麼大的力氣才拿到賬冊,竟然又乖乖的送回去了,可是賬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