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十三章苛待

第二十三章苛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7 10:32  字數:2708

有些人活著,就妨礙了別人,該死。

這句話就像是陰霾圍堵著安容的心,纏緊。

讓她險些窒息。

「姑娘?」秋菊見安容的臉色駭然,輕喚了她一聲。

安容冰冷的眼神一斜。

眼光如刀,勝過冷冽的寒風。

秋菊冷不丁的打了個哆嗦,背脊躥過一陣寒意,恍惚間,又覺得自己看錯了,溫和待人的四姑娘怎麼會有那樣的氣勢呢?

再抬眸時。

安容眼神溫和,嘴角的笑容更似春風。

真的看錯了。

秋菊晃晃腦袋,低眉順眼,亦步亦趨的緊隨其後。

松鶴院,正屋。

安容邁步進去,沒有跟往常一樣見到老太太,眉頭眨了兩下,問丫鬟,「祖母去哪兒了?」

屋子裡擦拭高几的小丫鬟忙道,「昨兒夜裡老太太受了些涼,這會兒在裡間歇息呢,怕過了病氣給姑娘們,這兩日不用來請安了。」

安容心微微疼,祖母真的年紀大了,邁步朝裡間走去。

裡屋,饒過富貴牡丹的屏風,安容就見到老太太倚靠在大迎枕上,孫媽媽在給她喂粥,老太太吃了一口,便擺擺手不吃了。

「老太太再用一些吧,好歹吃半碗,」孫媽媽有些焦急,吩咐紅綢道,「快去看看,大夫來了沒有。」

紅綢剛轉身,就見到了安容,忙福身行禮,「見過四姑娘。」

老太太正用帕子捂著嘴咳嗽呢,瞧見安容過來,忙擺擺手,讓安容出去。

安容酸澀著鼻子,只有疼愛小輩的祖母才會不要她們侍疾。

老太太見安容眼眶紅著,擺著的手就放了下來,心裡暖洋洋的,「你這傻孩子,祖母不過是受了些傷寒,又不是什麼大病,怎麼哭起來了。」

老太太說著,心裡也有些酸,到底年紀大了,身子骨大不如前了,不過是嫌炭火燒多了,胸口悶的慌,就開了半扇窗戶,還用了屏風擋著,沒想到就受了寒。

老太太見安容坐到一旁的綉墩上,這樣乖巧的孫女兒,老太太捨不得轟,又怕她病了,回頭心疼的還是她。

孫媽媽伺候了老太太幾十年,最是了解老太太,便道,「四姑娘是孝順老太太您呢,見您病了自然心裡擔心,一會兒大夫來瞧過,伺候您吃了葯,四姑娘就會放心回去了。」

安容在一旁連連點頭,老太太嗔看了她一眼,「合起伙來要我老婆子吃藥呢。」

正說著,紅綢就領著柳大夫進來了,柳大夫一身直輟,穿的很單薄,可面色紅潤,給人的感覺就是他走路過來,有些熱了。

安容就羨慕道,「柳大夫的身子骨真好,你可得幫我祖母好好調理身子,最好是跟你一樣,大冬日裡穿這麼淡薄都不怕冷。」

老太太啞然失笑,笑罵了一句,「凈胡說,祖母怎麼能跟柳大夫比,他可是習武之人,你還要祖母天天蹲馬步嗎?」

又望著柳大夫道,「她年紀小胡鬧,柳大夫莫要放進心裡去。」

柳大夫也是個妙人,捋著鬍鬚笑,「四姑娘心念著您,有這樣孝順的孫女兒可是您的福氣,要是四姑娘捨得老太太您跟我吃苦頭,我還真願意教您習武強身。」

安容滿臉窘紅,扭著綉帕道,「就非得習武么,就沒有別的法子么?」

說完,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道,「不如我跟柳大夫您學醫吧?」

柳大夫先是一怔,隨即大笑,「這是怕我藏起醫術不給老太太您用呢,要不您這孫女兒就給我做徒兒了?」

老太太有些想撫額,拿安容一點辦法沒有,「往後我這老婆子都不敢病了。」

安容坐在那裡,一臉的憂傷,她是真想學醫,可顯然沒人把她的話當真,全當是笑話聽了,她怕再不把醫術鞏固下,過不多久就全還清顏了。

柳大夫看了安容兩眼,眼睛閃了閃,莫非四姑娘真想學醫,他想到了在琥珀苑,她眉飛色舞的樣子,許是有了些成就感,心裡對醫術萌發了好奇,可是這樣的好奇撐不了多久,更何況她是武安侯府嫡姑娘,要學的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,不是醫術。

柳大夫把脈過後道,「先吃兩劑湯藥,老太太的身子骨弱了些,不妨每日服用一顆養榮丸。」

養榮丸,乃濟民堂的鎮堂藥丸,一兩銀子一粒,與柳記藥鋪是對頭,安容有些欽佩柳大夫,竟然會推薦對手的藥丸,是個醫德高尚之人,難怪前世清顏對他是讚不絕口。

不過安容猶豫的卻是另外一件事,又抬眸看了柳大夫兩眼,手裡的帕子扭捏了兩下,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。

柳大夫去開藥方,安容邁步走了過去,柳大夫打趣安容,「莫非四姑娘手裡又有奇方?」

安容臉頰飛紅,心道真是個小氣的大夫,一點子小事這會兒還記得,不過她挺直了背脊,挑釁的看著他,「柳大夫還真的說對了,我手裡頭還真的有奇方。」

柳大夫一鄂,摸不準安容是成心的刺激他,還是真有,便把手裡的筆遞了過去,「四姑娘請開方子。」

安容也不扭捏,接了紙筆就唰唰的寫起來,一旁的紅袖輕唔了下唇,掩去一絲笑意,四姑娘給六姑娘開的藥方子,把柳大夫震住了,四姑娘顯然是打趣他的啊,他怎麼當真了。

很快,安容就寫完了,遞給柳大夫,柳大夫看了兩眼,眸光凝了起來,倒讓一旁的紅袖心生霧水了,難道四姑娘真的有奇方?

只聽柳大夫顫抖著聲音道,「真是奇方,四姑娘你?」

安容很得意,「古語有云,書中自有,書中自有顏如玉,我知道兩個奇方不足為奇,我就想問問,我祖母的身子可能調理好?」

柳大夫忍住心潮澎湃,柳記藥鋪和濟民堂鬥了十幾年,一直被他壓一籌,要是有這張方子,絕對能讓柳記藥鋪名聲大噪。

柳大夫平復了下心情,大笑道,「老朽對四姑娘是甘拜下風了,有此藥丸,老太太再活二三十年不是難事。」

「胡說,我祖母是要長命百歲的,」安容怒道。

柳大夫捋著鬍鬚大笑,躺在床上的老太太心頭一震,柳大夫跟她說過,她沒幾年好活頭了,怎麼會?

就聽柳大夫問,「不知這藥方?」

安容既然寫給了他,就不藏著掖著了,「我用這方子入股,利潤佔一半,兩成孝敬我祖母,另外三成送給顧家大姑娘,柳大夫可同意?」

柳大夫有一半的利潤,他很吃驚,更讓他吃驚的是她竟然一份利潤也不要,孝敬給老太太他懂,可是給顧家大姑娘做什麼?

「顧家大姑娘,顧清顏?」柳大夫不確定的問了一句。

安容點點頭,柳大夫更不解了,「這方子與她有關係?」

安容猶豫了下,現在的清顏還在藏拙,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藏著,可她不能壞了她的事,便笑道,「若不是有她,我也不大可能得到這藥方。」

越說柳大夫越糊塗,前幾日閑聊時,還聽鋪子里的大夫說起顧家姑娘,大冬天洗衣服,又身子差,累暈倒了,言語之間對顧家主母這樣苛待嫡女唏噓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