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十二章打趣

第二十二章打趣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5 10:23  字數:2535

一宿安眠。

第二天剛醒,秋菊就端了銅盆進屋,裡面盛放著熱水,冒著騰騰熱氣。

冬梅跟在後面,眼圈略青,神情有些沮喪,顯然是一宿沒睡好。

芍藥就活潑的多,臉上掛著燦爛的笑,讓安容想起了幾年後的喜鵲,機靈活乏,東欽侯府家生子,這輩子再也不可能是她的丫鬟了。

芍藥把窗戶推開一些,屋子裡亮堂了許多,她眸底帶著崇拜道,「姑娘說的對,這場雪真的是半夜停的,今兒就放晴了。」

安容洗漱,梳妝好,用過早飯,就去了沉香院給大夫人請安。

在珠簾外,就聽到婆子稟告道,「大姑娘從大昭寺回來就沒有進過滴米,今兒早飯也沒有用。」

大夫人把手裡的茶盞往桌子上重重一放,冷笑道,「宣平侯府還沒人上門呢,就做這樣的姿態了,她想嫁給誰,是想進宮做皇妃還是嫁給皇子郡王?!」

「夫人也太抬舉大姑娘了,庶出的身份,哪有機會進宮做皇妃,從您肚子里出來的才身份尊貴,」婆子恭敬的笑著,知道大夫人惱怒了沈安芸,狠狠的踩她一腳,又捧了沈安玉。

雖說四姑娘也是嫡出,比五姑娘身份還尊貴些,可大夫人在府里經營了十幾年,五姑娘和四姑娘同樣有嫡出之名,一般人家娶妻娶的是賢惠和背景,沒有娘不疼自己親生女兒的,雖說大夫人對四姑娘也好,可到底隔了一層肚皮。

大夫人聽得心裡很高興,抬眸見到珠簾外安容,笑道,「府里身份最尊貴的是世子爺和四姑娘,她可是太后的心尖肉,又有縣主的封號,五姑娘可比不得。」

婆子連連稱是,「五姑娘福緣深厚,能救太后一命,連蕭國公府表少爺的親都幫著退了,將來要是看中哪位貴家世子,去求太后賜婚,沒有不應的。」

只不過太后身子骨不大好,誰知道撐不撐的到四姑娘有了意中人?要是太后駕鶴西去了,皇上還記得一個小小縣主嗎?

安容轉了身,微微揚起頭顱,讓眼角的淚珠倒流回去,前世她能嫁給蘇君澤,就是求的太后賜婚,她嫁進東欽侯府沒一個月,太后便過世了。

太后過世,老太太和大夫人都是誥命夫人,要進宮送太后一程,原本老太太是遞了帖子進宮,免了送行。

可是不知道為何,宮裡沒收,一定要老太太去送,那一天天氣本來好好的,卻忽然下起了雨,在大雨里一跪兩個時辰,老太太回來便病倒了。

本來還算硬朗的身子骨,打那回起就一天不如一天,又因三叔,爹爹,大哥先後出事,老頭太再抵不住打擊,撒手人寰。

為什麼宮裡沒有收請帖,就連蘇君澤都說這不可能,不過是少去一個誥命夫人而已,宮裡不會為了已經死了的太后得罪武安侯,他甚至懷疑請帖壓根就沒有送進宮。

安容的眼睛沉了下去,正好聽到身後大夫人喚她,安容換了副笑臉,裊娜的打了帘子進去,福身請安,「給母親請安。」

大夫人跟以往一樣拉著她坐下,噓寒問暖,而後嘆道,「得了空,幫母親去勸勸你大姐姐,她要是有你一半聽話,母親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安容被誇的臉頰微紅,「我一直覺得大姐姐比我聽話,她長的又漂亮,才情更是好,便是嫁給宣平侯世子都可以,卻要她嫁給五少爺,確實委屈她了,昨兒不過就是一個意外,大家都不是故意的,不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么?」

安容頓了頓道,「我和蕭國公府表少爺定過親都退了,大姐姐不過不想嫁而已……。」

大夫人知道她心腸軟,和府里姐妹玩的好,不忍沈安芸受苦,可是她以誠待人,別人未必以誠待她。

「你和她情況不同,蕭國公府表少爺性子冷,常年面具示人,容貌受損,你不願意嫁給他情有可原,再者當初太后只是從中調解,你不願意嫁,他也不是非娶你不可,這樁婚事才作了罷。」

當初太后把蕭國公尋了去,只說安容膽小,蕭湛那冷冽的性子,她見了都走不動路,做夫妻有些勉強,安容是她可心疼的,若是不妨礙兩府交情,這親事不妨作罷。

太后都這樣說了,蕭國公還能說什麼,便同意了,太后才把老太太找了去。

安容上輩子怕蕭湛,就是因為曾經退過他的親,對他不滿過,他雖然沒說過什麼,但安容心裡犯嘀咕,見了他都是繞道走的。

上輩子安容從沒有後悔過,這輩子心裡還真有三分悔意,但是一想到他對清顏的疼愛,安容就不後悔了。

大夫人見安容有些走神,拍了拍她的手道,「我聽說那日你摔倒就是因為大姑娘打趣你,說給你定親嚇的,太后能給你退一次親,卻不會一直幫你,你也過了十四歲了,大家閨秀大多及笄就出嫁,我出門做客,倒是有不少夫人想求娶你,老太太好幾次叫我留心,我都不敢應,又怕生生耽擱了你,沒法跟你爹交代。」

安容臉頰飛霞,心裡卻在冷笑,阮媽媽忠心於她,會不知道她傾慕蘇君澤?

前世愛的那麼深,最後除了苦笑得到了什麼,她這輩子都沒有嫁人的打算,可是她知道,這不可能。

「羞死人了,母親就知道打趣我,我去給祖母請安,」安容聲音弱如蚊蠅哼。

說完,轉身便逃。

她可不能把話隨便丟出去,到時候可就沒有反悔的機會了。

大夫人看著安容跑遠,眼神漸漸冷了下去。

「夫人,您也太疼四姑娘了,自古兒女的親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怎麼能事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