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十一章心意

第二十一章心意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5 10:23  字數:2486

秋菊見安容繡的細緻認真,眸光閃了一閃,嘴角輕動,卻沒有說一個字,而是去端了綉簍子來,就坐在小杌子上,綉些帕子荷包。

安容雖然在綉針線,卻也將秋菊的神情瞧的清楚,秋菊想說的是她繡的再好,大夫人也不稀罕吧?

安容明媚的雙眸夾雜著冷笑,越是不稀罕,她越是要送!

上一世為了給蘇君澤做衣裳,給孩子做繡鞋,她不知道戳破了多少手指,才把針線活給學好,豈是這一世能比的?

今日午飯吃的晚,所以晚飯特地吩咐廚房晚準備半個時辰,等晚飯送來的時候,府里迴廊上早點上了油燈。

安容晚飯用了一半,阮媽媽才回來,在珠簾外,還一個勁的拍自己身上的雪,抱怨雪下的太大。

秋菊過來幫她,給她倒了杯熱茶道,「姑娘說這場雪夜裡就會停,不會再下了。」

姑娘還能懂天氣,阮媽媽不以為意的笑笑,嘴上卻道,「不下了是好事,這天寒地凍的,府里的樹不知道凍死多少,據說還凍死了不少人呢。」

安容夾魚的手止住,想起大夫人壽辰後,那一場突如其來的冰雹,不知道砸死了多少人和牛羊牲畜,就連大哥都挨了冰雹,臉都被砸破了。

冰雹太大,把她玲瓏閣上的瓦都砸碎了幾塊,而後一場大雨……

想起那夜的慌亂,安容索然無味。

阮媽媽懷裡還抱著個木匣,安容勾了勾唇,她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,故作不知的問,「母親找你有什麼急事,一去這麼久才回來?」

阮媽媽把木匣擱到桌子上,笑道,「大夫人找奴婢只是問問姑娘的情況,還是怕姑娘摔跤撞了腦袋,又怕大夫人和老太太擔心,故意忍著不說,奴婢出了沉香院,出了府一趟,找幾個鋪子上的掌柜的拿錢,匣子里是兩千五百兩,夠姑娘用一段時間了。」

安容高興地抱著匣子,瞅著裡面一沓百兩的銀票,高興的眉飛色舞的,「還是媽媽能幹,我昨兒說要銀子,你還說沒有,今兒就給我拿了錢回來。」

安容欣喜的數著銀票,忽然頓了一下道,「不是說今年鋪子收益不怎麼樣嗎,怎麼一拿就有這麼多?」

阮媽媽得了誇讚,心裡高興,想著懷裡還要五十兩,就更加高興了,「原是說沒有的,這不是姑娘急著要用嗎,再急也得先緊著姑娘才是。」

「不會是把鋪子應急的銀子拿給我了吧?」安容有些咬唇瓣,對阮媽媽的辦事十分中意,又擔心拿應急的錢讓她受了委屈。

應急的錢可不是那麼好拿的,萬一銀錢不夠周轉,到時候鋪子收益變差,那些掌柜的也要挨罵的。

阮媽媽心裡有些得意,輕點頭,賣乖道,「為了姑娘,奴婢被那些掌柜的數落幾句也沒什麼。」

阮媽媽還以為安容會像往常一樣高興的賞她點東西,可是這一回,安容直接把木匣連著銀票直接糊地上去了,嚇的阮媽媽好半天沒回過神來。

怔怔的看著安容,不但是阮媽媽,還有秋菊幾個,都不知她好好的發什麼脾氣,方才不還好好的嗎?

「我就算再糊塗,也知道鋪子里有些錢不能動,會傷及根本,拿了這一回,往後還不知道要往裡面添多少銀子才能把窟窿堵上!」安容厲聲數落,「沒有錢,我忍一時半會兒又怎麼樣?!還有以前盈利那麼好,怎麼兩年時間生意就一落千丈了?!」

阮媽媽跪在地下,到現在都沒反應過來,她去幫姑娘要錢,竟然還挨罵了?

就聽安容吩咐道,「明天叫掌柜的來見我,記得把賬冊帶上!」

秋菊忙給安容倒了杯茶來,「姑娘消消氣,姑娘不會看賬冊,帶來了也沒什麼用處啊。」

安容冷哼一聲,「不過是看我年紀小,好糊弄罷了,以前叫祖母幫我管理的時候,可曾出過岔子,我不會看賬冊,可以叫祖母幫我,還有大哥,怎麼能被幾個奴才給糊弄了!」

秋菊背脊一涼,很不得把舌頭給咬了才好,抿著唇瓣,看著海棠小心的把銀票撿起來。

海棠拿著銀票,那叫一個心疼,姑娘真是大手大腳習慣了,這可是兩千五百兩銀票啊,萬一損壞一張,都夠她做八年丫鬟的工錢了。

安容把筷子一丟,胡亂的擦拭了下嘴角,就去小榻上,拿了針線簍子,繼續綉。

阮媽媽看了半天,還是秋菊說那是安容親手綉了給大夫人做壽禮,海棠給舅老爺綉壽禮,她才反應過來,她錯在了哪裡,以前銀錢上的事,她很少忤逆四姑娘,她誤以為兩千兩鑄造金壽字是給舅老爺的,這才起了阻攔之心,誰想是給大夫人的,是姑娘自己說的不清不楚,她也理解錯了。

四姑娘最不耐煩繡的就是針線了,卻因為她的阻攔,手裡頭又沒有多少錢可以用,這才起了自己綉壽禮的心,做不喜歡的事,誰都會心裡不高興。

她這是撞四姑娘刀口上去了,阮媽媽忙給安容倒茶端水,「姑娘,奴婢知錯了,往後再不做逼迫掌柜的拿錢的事了。」

安容嘴角一抹冷笑一閃而逝,這是認錯嗎,聽著根本就是在指責她做的不對,她辛苦要了錢回來,她該高興而不是指責她。

安容接了茶,隨口問了一句,「阮媽媽,你覺得我是聽三姐姐的話鑄造金壽字給大夫人祝壽好,還是親手綉個雙面綉屏風祝壽好?」

阮媽媽眸光輕閃,頭皮有些蹦的疼,四姑娘怎麼問她這麼難的問題,一邊鋪子沒錢,她說送鑄造金壽,那是不顧及四姑娘,若是說送雙面綉屏風,那是得罪大夫人的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