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十章殷勤

第二十章殷勤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4 02:22  字數:2717

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頂撞,大夫人的臉色有些難看,冷笑一聲,這事能怨誰,穿的花枝招展的跑大昭寺梅林彈箜篌,不就是為了賢名遠播嗎,現在出了意外,又要做姑子了。

她樂意成全她!

老太太氣的拍桌子,「說什麼胡話!宣平侯府五少爺是缺了胳膊還是少了腿,嫁給他還能比做姑子差,要是傳了出去,你叫人家宣平侯府如何在京都立足!」

老太太這話說的不錯,沈安芸又不是嫡女,可以瞧不上人家庶子,寧願做姑子也不願意嫁給他,這不是說他已經差到極點了嗎,往後誰還敢把女兒嫁給林成遠?

宣平侯就兩個兒子,這樣輕賤他,肯定會和武安侯府關係鬧僵,這不是給侯府找麻煩嗎?

結親不成反結怨。

若是沈安芸出嫁,她容姿才情均不俗,配他庶子綽綽有餘,又因林成遠失誤而受了委屈,宣平侯對侯府有愧,沈安芸嫁進去,日子不會難過,要是將來武安侯府有了困難,宣平侯也會鼎力相助的。

這就是個死結。

宣平侯府不來提親,那是說沈安芸差到極點,即便有錯,也不願意娶。

武安侯府不允親事,那是說林成遠差到極點,寧願清譽有損,嫁不出去,也不願意嫁。

沈安芸兩行清淚,哭的是梨花帶雨,叫人憐惜。

她哪裡真想做姑子,不過是氣極了,口不擇言罷了。

大夫人當著老太太的面不可能會跟她一般見識,毀了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名聲,擺擺手,讓丫鬟送她回院子。

「都過了正午了,趕著回來,也沒吃午飯,都回去吃飯吧,」老太太擺手道。

回了玲瓏苑,喝了兩口熱茶,熱騰騰的午飯就擺了上來,秋菊拽著芍藥問梅林里的事。

「我也不知道,我和姑娘踏雪尋梅去了,等回來的時候,早沒了宣平侯府五少爺他們的人影,」芍藥惋惜道,她還想知道宣平侯府五少爺和大姑娘是不是男才女貌呢。

安容今天走了不少的路,胃口大開,往常只吃半碗米飯的她竟把一碗米飯全吃完了,芍藥看著有些想去奪碗。

倒不是怕安容吃多了,毀了身材,而是大姑娘傷心成那樣,做姐妹的要表示同情,好歹哀傷半天,不然叫人傳出去,不是於名聲不利么?

吃完午飯,在屋子裡歇了會兒,冬梅回來了,手裡拿了張大紅的請帖。

「姑娘,弋陽郡主很喜歡手套,感謝你送她梅雪,特地給你下了帖子,三天後去她府上飲酒呢,」冬梅笑著遞上請帖。

安容看了眼請帖,讓冬梅拿下去收好。

閑來無事,找了本書打發時間,看的人有些昏昏欲睡。

正想著去床上眯會兒,丫鬟便進來稟告,「四姑娘,三姑娘來了。」

安容笑著把歪了的身子坐正了,看著沈安姒走進來,笑道,「累了一天,我都乏了,三姐姐還精神著呢。」

沈安姒走到安容身邊坐下,接過丫鬟遞上來的暖爐,暖手道,「方才我從大姐姐那裡過來,大姐姐生氣極了,把你送給她的衣裳給剪了,掉了一地的珍珠。」

安容眉頭皺了皺,沈安芸這是什麼意思,遷怒與她嗎?

安容有些不虞,更不虞的是沈安姒來挑撥離間,皺緊的眉頭鬆開,笑道,「衣裳送給她了,她是剪了還是燒了,都隨她意,左右也不會再穿到我身上來。」

沈安姒摸著暖爐的手頓了頓,笑道,「還是四妹妹你大方,要是換做我,我可做不到自己送的東西被人這樣作踐,好歹也是自己的一番心意,衣裳是死東西,能有錯?」

安容很溫婉的笑著,就是不惱怒,「我看大姐姐跟我一樣,喜歡意氣用事,回頭她還得後悔。」

若是成就一段姻緣的話,那衣裳也算是媒了,是夫妻之間美好的回憶,將來出嫁後,林成遠問起那件衣裳,她回答剪了,他心裡作何感想?

她這是鐵了心不願意嫁啊!

也難怪,大家閨秀嫁人,自然是嫁富嫁貴嫁嫡。

林成遠不富不貴更不是嫡子。

沈安芸的心計她見識過的,看來還有的鬧騰。

沈安姒見自己針扎到石頭上,直接掉了下來,覺得很無趣。

這人真是大方過了頭了,跟她說心計,真是對牛彈琴。

沈安姒坐了會兒,也開始打哈欠了,便帶著丫鬟走了。

她走後,冬梅端了糕點過來,擔憂道,「聽三姑娘話里的意思,大姑娘沒準兒是惱姑娘改了主意,送她衣服了。」

安容拿了塊棗泥糕吃著,聞言,瞥了冬梅一眼,她到底是誰的丫鬟,還是說如今沈安芸去處已定,這輩子也就這樣了,改巴結沈安姒了?

真當她這個主子是死的呢,安容勾唇一笑,「說來要怪還得怪你,我的衣裳我沒穿,你就送去給了大姐姐,我不就當她喜歡極了,我成人之美可沒錯,你去給大姐姐賠個不是吧,也省得她沒頭沒腦的怨我。」

安容說的大方,渾然不在意被記恨的模樣,冬梅卻心慌了,大姑娘如今正在氣頭上,她去賠不是,把倒霉過錯往自己身上攬,那不是沒偷到狐狸反倒惹了一身騷嗎?

「還傻愣在這裡做什麼,去啊,」安容催促道,「你要沒臉去那算了,芍藥,你去替冬梅賠個不是,就說冬梅沒事獻殷勤,才有了她的倒霉事,要打要罰,冬梅隨她處置,只要熄了心中怒氣就好。」

芍藥輕怔了下,應了一聲,就退了出去。

冬梅臉色難看的要命,偏安容跟沒事人一樣,吩咐海棠道,「幫我綉個松鶴延年雙面綉屏風,我要給舅舅做壽禮,這些日子你專心綉針線就好,你的活交給半夏做。」

海棠面上一喜,姑娘看中她的針線活呢,把綉壽禮這樣的事都交給她,她可得好好的用心綉才行。

半夏暗跺了跺腳,她要做兩個人的活,會累垮的,有心抱怨兩句,可是安容已經打著哈欠躺床上了,見海棠殷勤的幫著掖住被角,心底暗惱,難怪姑娘會對她另眼相看,原是是得了機會就鑽空子!

安容醒來時,天邊晚霞絢爛,照耀在雪地上,映出一片霞光。

安容起來洗了把臉,喝了杯熱茶,外面又飄起了雪花。

安容坐在小榻上,把玩著各色絲線,隨口問道,「阮媽媽呢,怎麼沒見到她?」

半夏正在往炭爐里加銀霜炭,聞言,忙道,「方才姑娘睡著的時候,巧兒把阮媽媽叫走了。」

巧兒是大夫人院子里的丫鬟,經常負責傳話喊人。

安容沒有說什麼,用小指甲挑了根金色絲線,又拿了根針穿線,拿了綉棚子繡起來。

秋菊端了個銅爐獸雕小炭爐擺到小几上,以防安容不小心碰觸到,用山水燈籠罩著,暖氣洋溢。

「天冷綉針線,手容易僵硬,姑娘要綉什麼,奴婢幫您便是,」秋菊道。

安容又走了兩針線,才道,「給大夫人的壽禮,自然要我親手綉了,可惜只有一個月了,只能綉小一些。」

給舅舅的壽禮是海棠幫著繡的,給大夫人的是自己忍著凍親手繡的,孰輕孰重不言而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