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十九章墨玉

第十九章墨玉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4 02:22  字數:2688

墨玉麒麟,雕琢的極其細緻,雕工細潤,鬼斧神工,玉佩入手,便從手心傳來一股極其冰涼圓潤的感受。

應該是蕭湛的。

安容有些頭疼,幹嘛要讓自己看到,還得給他送回去。

不如……丟地上?

算了,還是以後給清顏好了。

安容大方的揣在了腰間,讓芍藥目瞪口呆,路不拾遺是美德啊,撿了東西不還非大丈夫也非大家閨秀所為啊!

安容見她神情怪異的看著自己,臉頰紅了紅,「你給他送回去,我在這裡等你?」

芍藥看了遠方一眼,寂靜的有些嚇人,猛搖頭,「不一定是他的,還錯了人多不好。」

安容翻白眼,邁步往回走,七拐八繞的,竟然迷了路,分不清方向了。

等尋到沈安芸她們的時候,首先聽到的是抽泣聲,「我該怎麼辦……。」

丫鬟婆子緊緊的圍著,叫安容瞧了詫異,走過去問道,「出什麼事了?」

沈安玉嘟著唇瓣看著安容,責怪道,「你跑哪兒玩去,你知不知道方才宣平侯府……。」

沈安芸哭的更大聲了,沈安玉忙安慰她,「應該沒事的,你別擔心啊!」

「怎麼會沒事,他都抱著大姐姐了!」沈安姒大聲道,臉上帶著同情之色,但眼睛閃的極亮。

安容有些冷笑,上一世也是,明明正中下懷,如願以償,偏做出委屈的姿態,叫她心愧難安,想著她嫁進宣平侯府別受委屈,給她銀錢壓箱底。

這一次,又故技重施,她看著煩。

安容朝前走了兩步,忽然眼睛一沉,箜篌壞了!

芍藥上前湊到她耳邊嘀咕了兩句,安容先是一愣,復而嘴角勾了勾,有些想大笑出聲,原來是出了意外啊!

她還以為抱她的是宣平侯世子林致遠呢,原來是宣平侯府二少爺林成遠,非但是庶出,而且性格有些乖張,雖不十分紈絝,卻也去那**酒肆,有一群狐朋狗友。

前世,她沒少聽沈安芸抱怨,說二叔敗家,偏他姨娘受侯爺寵愛,經常偷偷貼補他,侯府要是能早一日分家才好。

原來她們幾個撫箜篌,箜篌之聲把人吸引了過來,宣平侯世子等人則停下腳步欣賞,宣平侯府五少爺就想看看背影標緻的撫箜篌之人是誰,就走了過去。

沈安芸為了美,把她送的大紅斗篷披散開,林成遠沒注意,腳下踩到了。

有人靠近,沈安芸嚇的起身,脖子一勒,直接倒了下去,然後就被林成遠給抱住了。

前世不過遺失了一方紗巾都出嫁了,這回可是被人抱了滿懷,身在注重清白名聲,勢必打造望族世家的武安侯府,沈安芸不嫁也不行了。

不怪她哭的這般傷心,是該哭,偷雞不成蝕把米了,安容用帕子遮住嘴角,偷偷笑了兩下。

芍藥離的近,發覺了她的笑意,趕緊替她擋著,這要讓人知道姑娘幸災樂禍,那可有損名聲的。

沈安芸哭的傷心,說是肝腸寸斷都不為過,安容想世上要是有後悔葯,她絕對會買的。

沈安芙提議回府,沈安芸連連搖頭,眼眶哭腫了,「我不回去,我不回去……。」

沈安姒用帕子幫她拭淚,「你別擔心,今兒這事又不是你的錯,都是宣平侯五少爺的錯,別人都乖乖的止步,偏他好奇心重。」

沈安芸眼神黯淡,錯在他又如何,名聲毀了,一想到宣平侯世子說的話,她就心腸打結,恨不得把林成遠給撕了好,她不要宣平侯府給交代!

不想回家也不成,出了這樣的事,誰還有心情賞梅遊玩啊,好言好語的哄著,把沈安芸哄上了馬車。

馬車內,沈安玉抱著暖爐,眸底笑意不掩,故意咳了兩聲,把閉著眼睛假寐的安容吵醒,不滿道,「大姐姐都出了這事,你怎麼還睡的著啊?」

安容神情慵懶,把懷裡的暖爐抱緊了些,「睡著了才不會胡思亂想,才不會胡亂擔心,這事有祖母和母親做主呢,她們總會為大姐姐著想的。」

沈安玉被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她說的對,這事她們拿不了主意,只能看著,不過閑聊兩句總可以吧,「宣平侯府與咱們侯府也算是門當戶對,宣平侯府五少爺是庶出,就是不知道為人怎麼樣,瞧樣子很不牢靠,不過他應該不是故意的。」

安容眉頭動了動。

沈安玉是贊同這門親事的。

她贊同,大夫人就不會反對。

沈安芸嫁定了。

回了侯府,下了馬車,幾人擁著沈安芸進了府。

芍藥跟在安容身後,見四下無人,輕聲道,「方才半道上,春蘭借著說落了東西在大昭寺,下了馬車。」

都到鬧市了,才想起落了東西,只要不是姑娘的貼身物什,丟了根本沒什麼,而且她一路忐忑不安,嚇的額頭直冒冷汗。

如果猜測的不錯的話,春蘭應該是逃了。

春蘭雖然是大丫鬟,卻不是家生子,是打小買進府的,跟在大姑娘身邊有五年了,說走就走,叫人寒心。

安容挑了眉頭,前世春蘭可是跟著沈安芸嫁進宣平侯府的,這回怎麼逃了?

她的賣身契捏在沈安芸的手裡,她根本走不遠,除非就在京都附近的村落里,找個老實莊稼漢嫁了。

侯府的大丫鬟,可比尋常人家的小姐還嬌貴三分,除非不得已,沒人會逃。

沈安芸要殺她?

安容快步上前,追上沈安芸,問道,「大姐姐,春蘭沒跟著回來呢。」

沈安芸咬緊唇瓣,眸底迸發恨意。

要不是春蘭說,「宣平侯……。」

她怎麼會誤以為是宣平侯世子,急急忙慌的站起來,想起來沈安芸就攢緊了手,修長的指甲嵌進手心。

「那個賤蹄子,連話都不會說,回來我也要活活打死她!」

安容沒說話,春蘭跟在她身邊伺候,絕對了解她,哪怕有一絲活路,她都不會逃。

既是存了心的逃,肯定是惜命的,要是被抓回來,胡言亂語說出她根本就是存心**宣平侯世子,那臉丟的肯定不止現在這麼點大。

侯府也不會為了個沒放什麼大錯的丫鬟大張旗鼓的去找,最多只在衙門裡報個案底。

大昭寺的事,早有婆子趕回來稟告給大夫人和老太太知曉了,這會兒全在松鶴院。

老太太明事理,知道這不是沈安芸的錯,沒有責怪她,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。

可越是這樣,沈安芸越是傷心,跪在地上求道,「祖母,我該怎麼辦?」

老太太也心疼她,可這事也不全是她說了算的,女子清譽重於天,宣平侯府也不會不懂禮數。

「先起來,這事你雖受了委屈,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被人給抱了,清譽有損,不嫁給他,往後誰還會來府上提親?」大夫人心腸要硬的多。

「我寧願做姑子!」沈安芸頂撞道。

ahref=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/aa手機用戶請到m.閱讀。/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