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十七章宛顏

第十七章宛顏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2-01 18:08  字數:2506

鬼使神差的,安容邁步走了過去,從懷中掏了三兩銀子放在他跟前的香爐里。

如此熱鬧的地方,他竟有些昏昏欲睡,聽到銀子入爐的聲音,嘴角閃過一絲笑意,半個月,總算開張了。

瞎眼神算斂了斂袍子,端坐著,掀眼掃了安容一眼,神情微怔,復而一笑。

瞎眼神算並不全是瞎子,他只是瞎了一隻眼睛,他曾言:一眼即可斷人心,何須兩眼?

只聽他開口道:

絕頂峰攢雪劍,懸崖水掛冰簾。

倚樹哀猿弄雲尖。

血華啼杜宇,陰洞吼飛廉。

比人心,山未險。

上一世,她呲之以鼻。

這一世,她如遭雷劈。

不為別的,只因瞎眼神算指了指身後的卦牌,寫著一卦三兩,再掀開第二面,二卦十金。

「姑娘,你錢不夠。」

他拍了拍卦牌,笑道。

芍藥氣漲了臉,「我家姑娘第一次算卦,三兩就夠了,怎麼收十金?」

「你家姑娘明白,」他道。

安容斂住心神,「芍藥,把錢給他。」

芍藥氣白了臉,出門前,阮媽媽才給了她一百兩,姑娘身上只帶了幾兩碎銀子,這一來就花光光了,一會兒什麼都買不到了!

沈安玉幾個也急了,她們雖然帶了錢,可也就一二十兩,一會兒吃齋菜糕點她拿什麼付銀子?

芍藥乖乖的把百兩銀票遞給他,把三兩銀子拿了回來,眼神帶著恨恨的,還瞎眼神算呢,比誰都精明,叫搶錢神算還差不多!

「嗯,搶錢神算的名頭挺響亮的,這掛牌也舊了,明兒換個新的,」瞎眼神算把銀票揣袖子里,輕喃了一句。

芍藥臉色霎時間蒼白如雪,躲在安容身後,再不敢吭一句,眼神都帶著敬畏。

「不知第三卦多少銀子?」安容隨口問了一句。

瞎眼神算又拍了拍掛牌,下面幾個小字:卦不過三。

翻過來,還有兩行小字:測前世,問今生,福修來世。

安容緊緊的盯著神算的手,他手下摁著四個字:積德行善。

再然後,瞎眼神算開始打盹了。

輕微的呼嚕聲中,安容笑了。

等離掛攤遠了,沈安姒才抱怨,「別人一卦都只要三個銅板,偏他貴別人千倍,難怪門口羅雀,四妹妹,你以前找她算過卦?」

大昭寺很大,她們也不是時時刻刻都在一起,即便是秋菊和冬梅也不是次次跟著,所以安容也不怕露餡。

「算過一次。」

沈安姒來了興緻了,要是不靈驗的話,任是誰都不會樂意掏百兩銀子,「快說說,他上一回說什麼了?」

「寧可使人虧負我,我總不虧負人,殊不知畫人畫皮難畫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」

沈安姒一怔。

安容輕提裙擺,淡掃蛾眉,巧笑倩兮,「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,最後一句,沒有一兩年,誰知真假?」

沈安姒訕笑兩聲,回頭瞥了掛攤一眼,眼神晦暗莫名。

春蘭丟了三個銅板,把簽筒拿過來給跪求的沈安芸,沈安芸先是祈禱了一番,後搖搖晃晃出來一簽。

第五二簽。

春蘭拿去給換了簽文回來,沈安玉先沈安芸一步搶了過來,細細讀出來。

水中捉月費功夫,費盡功夫卻又無。

莫說閑言又亂語,枉勞心力強身枯。

沈安芸的臉色越來越差,沈安玉把簽文給她,道,「是支下下籤呢。」

身枯乃身孤之意。

不是獨守空閨便是丈夫離世,絕不是好籤。

沈安芸氣的把簽文往地上一丟,狠狠的踩了上去,氣道,「一點都不靈,上次我來求還是上上籤呢!」

這話說的倒是真的,上次來就她一個人是上上籤,她們都是中籤。

芍藥也拿了簽筒過來,安容本不想擲的,可是芍藥塞她手裡了,不求便是對菩薩不敬,便搖了一搖。

第九十簽。

忽言一信向天飛,瓊山寶貝滿船歸。

若問路途成好事,前頭仍有貴人推。

「是支上上籤呢,」芍藥高興道。

沈安芙幾個也都求了簽,唯有安容是上上籤,沈安芸是下下籤。

是以沈安芸的臉色,越發難看。

沈安姒安慰她道,「這卦全憑運氣,下一次說不定又能擲個上上籤出來呢。」

沈安芸的臉色才好了不少,不過心裡還有些膈應,直到沈安玉說去外面逛會兒,便去梅林賞雪,才展露了笑顏。

外面的街市很熱鬧,絲毫沒有因為下雪天而低迷,小攤子上的東西多廉價,只作偶爾把玩,這樣的東西雖然漂亮,但是帶出門做客,是墮了侯府名聲。

大多買上一堆,把玩幾日,就賞賜給身邊的丫鬟,也算是物盡其用。

安容喜甜食,尤愛糖葫蘆,糖人,每回來,總要一飽口福。

連賣糖人的小販都認得她了,笑臉迎客,「姑娘身邊換了丫頭?是不是也賞她一串糖人?」

安容笑著點頭,挑了個糖人,又讓芍藥自己挑一個,把芍藥樂的,難怪秋菊和冬梅她們喜歡跟著姑娘出來玩呢,她也喜歡。

大家閨秀在邊走路邊吃東西是極其不雅觀的一件事,安容就算再想,也得忍著,不然回頭叫人說漏了嘴,她還得挨罰,一會兒到了梅林,沒人了,愛怎麼吃怎麼吃。

安容從這個小攤逛到那個小攤,要是以前,怎麼也會買上一些,但是今天,身上沒剩多少銀子了。

見有買書籍的攤子,安容邁步走了過去,結果走了兩步,安容的腳步就停下了。

只見小攤前,立著一個姑娘,白皙的皮膚欺霜賽雪,柳眉若黛,穿著寶藍色綉遍地蔥綠折枝牡丹小襖,粉藍色長裙,身量嬌小,藕色碧紋束腰更顯她腰身盈盈一握,端的是風姿宜人。

她是顧宛顏,顧清顏的庶妹,為人不像她的容貌那樣,手段毒辣,笑裡藏刀,安容十分不喜。

安容有心想去問問清顏來沒來,可是她這會兒和清顏沒什麼交情,貿貿然去打擾,只會惹人生厭。

她認識清顏還要些日子呢,清顏與她有救命之恩。

只是這一世,她還會元宵節落水嗎?

安容四下張望了下,沒有見到清顏的身影,有些悵然若失。

「四妹妹,去梅林了,一會兒回來再逛逛,」沈安芙喚道。

安容不死心的又張望了一下,確定沒見到清顏,這才隨著她們朝梅林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