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十六章批卦

第十六章批卦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2881

老太太把佛珠擱下,在安容的示意下試了試,眼睛亮道,「這東西不錯,既方便又暖和,這上面還綉了蘭花,針腳細密,也是你繡的?」

安容點點頭,老太太就更欣喜了,沈安玉上去捏了捏老太太的手,羨慕道,「這個真好,四姐姐,你就給祖母準備了?」

安容輕嗯了一聲,「夜裡就做了兩對手套,就先緊著祖母了,我把秋菊和冬梅留下做手套,回頭給府里姐妹一人送一套。」

既孝順,又大方,這樣的孫女兒都能讓人疼到骨子裡去,老太太滿意,沈安玉幾個也滿意,唯有大夫人眉頭輕挑了下,她在四姑娘心中的地位屈居老太太之下了?

出了正屋,安容要戴上手套,結果一下子被沈安玉搶了玉,在手裡揚了揚,不滿的撅著紅唇,「四姐姐,你瞞的好嚴實,這樣的好東西,你到今天才拿出來。」

安容一抬手,要把手套搶回來,結果沈安姒先她一步,搶在了手裡,「我試戴一下。」

安容也不搶了,看她把蔥白的玉手套進去,活動了下五指,當即就生了不還給她的心,可是沈安玉拿了另外一隻,同樣不舍,「一會兒四姐姐你玩累了,借我戴會兒。」

安容輕白了兩人一眼,「這東西不算精緻,會點針線的都能做,值得你們爭來搶去的嗎?要不我拆了它,一人分兩個手指?」

幾人臉頓時有些燥熱,把手套摘下來塞安容的手裡,「哪能真搶你這一雙啊,回頭你教我怎麼做,我做一雙漂亮的,你這個有些大了。」

「走了走了,趕緊去大昭寺吧,」沈安芙推攘她們,她心裡也羨慕,只是她和安容隔了一房,沒有她們親厚,往後得多和她走動走動才是。

出了侯府,門前有馬車等候在那裡,有四輛。

為首的一駕馬車,朱輪華蓋,車壁上是精工細作的精美花紋,車頂下垂著各色流蘇,四角綴著銀鈴,隨著風雪,搖曳清歌。

後面一輛稍低調些,卻也相差不大,再後面兩輛則是給隨行的僕婦丫鬟的,天差地別。

安容和沈安玉乃嫡女,自然坐第一輛,沈安芸三人擠第二輛。

等大家都上了馬車後,馬車才滾動車軲轆,朝前駛去。

直到上了馬車,芍藥才敢相信,四姑娘真的只帶了她去大昭寺進香賞雪,想到出門前,秋菊和冬梅兩個羨慕的眼神,芍藥還覺得身子有些哆嗦,她肯定把她們給得罪了!

慣常四姑娘出門會客遊玩,不是帶秋菊,就是帶冬梅,有時候耐不住她們的纏,會把她們都帶上,但是今天早上,四姑娘直接點了她隨行,就像一個天大的餡餅砸過來,當時腦袋就暈乎乎的了。

芍藥瞥了同坐一輛馬車的桃香、春蘭,兩人交談甚歡,連瞥都沒有瞥她一眼,心裡不由的有些失落,從荷包里拿了繩線出來打絡子。

手法純熟,即便馬車顛簸也不亂,很快就吸引住了桃香和春蘭,兩人不由的驚嘆,「好漂亮的手法!」

菱形絡子,裡面是一朵梅花,梅花下面綴著銀鈴,輕輕搖晃,清脆作響。

「我聽秋菊姐姐說,從侯府到大昭寺要一個時辰,怕路上無聊,帶了好些繩線出來打發時間的,你們要玩嗎?」芍藥覺得自己很有遠見,不然她就被孤立了,多丟姑娘的臉啊!

桃香和春蘭點點頭,「你教我們打這樣的絡子。」

芍藥針線略差,但是打絡子沒人能比的上,很快,三人便玩到了一起去。

反而是前兩輛馬車,顯得沉悶的多,寬敞的馬車內,沈安玉在說衣裳頭飾,安容有些興緻缺缺,未來七年,京都流行怎麼樣的衣裳頭飾,她比誰都清楚。

因為她穿戴過。

安容想的是兩年後出來的特製棋盤,即便是顛簸的馬車內,也能與人對弈,而不用擔心馬車一顛簸,棋局就散了。

為了和蘇君澤同行不枯燥,半年內,她的棋藝突飛猛進,從戰無勝算到棋逢敵手。

習慣了馬車對弈,如今倒有些不適應了。

見安容再次走上,沈安玉都有些抓狂了,「四姐姐,我再跟你說話呢!」

安容回過神來,沈安玉哀怨的看著她,「你又想什麼呢?」

安容嘆息一聲,「還能想什麼,我在為錢發愁呢。」

沈安玉以為自己聽到了天大的笑話,「為錢發愁?」

安容惆悵的端茶輕啜,「以前鋪子在祖母那裡,年年有盈利,足夠我花銷了,最近兩年,交給阮媽媽打點,我要兩千兩,她都為難的看著我。」

沈安玉不悅道,「是你的錢,你要用,她為哪門子的難啊?」

「話也不能這麼說,她到底是我的貼身媽媽,她的話我還是要聽幾句的,爹爹都說她稱職,」安容寬厚的笑著,「也不急於一時,過些日子再要了。」

沈安玉替安容不快,安容卻閉著眼睛假寐。

這一世,心裡存了警惕,眼睛看到的也就多了,舅舅壽辰在即,她找阮媽媽拿兩千兩買壽禮,她一會兒說太多了,一會兒說手頭緊。

她要是說送給大夫人,即便沒有,阮媽媽湊也會湊出來。

「鑄金壽字的想法估計是不行了,我還得找三姐姐再想個辦法才是,她主意多,」安容一臉愁容。

沈安玉臉上不動聲色,心裡卻火冒三丈,四姐姐一直是只要錢能解決的事,她就不願意動腦子,能讓她這樣愁,阮媽媽把錢撰的有多緊?

與車外鬧市的喧嘩的相比,顯的馬車內愈加的寂寥。

半晌後,安容睜開眼帘,眸底一抹冷笑一閃而過。

大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