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十五章討賞

第十五章討賞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2550

安容臉色變化的太快,讓半夏始料未及,她拍馬屁拍的挺高興的,怎麼忽然就掉下來到了馬蹄子上惹的四姑娘不快了?

海棠低著頭,沒有注意到安容的不快,挑著綢緞道,「這手套真好,戴著了就可以玩雪了,府里的婆子們掃雪也不怕凍著。」

安容低斂了神情,暗暗惱怒,罵自己沒心沒肺,清顏對自己那麼好,那麼高超的醫術,對自己傾囊相授,更是死在了她送的玉簪下。

恩情未報,還虧欠與她,竟為了個心裡根本沒有自己的男人妒忌她,安容自嘲一笑。

上一輩的悲劇不會重演,她不會成為他追求清顏的障礙,她只是她,隨心所欲的做自己!

她要讓他知道,即便沒有她,清顏愛也只有蕭湛,他永遠抱不了美人歸!

安容拿了綉棚子,綉了一朵蘭花。

栩栩如生,鼻尖似乎還能聞到一股清幽的蘭花香。

……

翌日清晨,安容起床,冬梅就捧了套淡紫色裙裳來,殷勤道,「這套衣裳最搭配昨兒老太太賞賜給姑娘的紫狐斗篷了。」

不得不說,冬梅在衣裳搭配上一直很得她的心,前世冬梅遞什麼衣服,她沒有不滿意過,這回也一樣。

秋菊幫她挽了個隨雲髻,垂了個紫玉步搖,髮髻上用了紫狐絨花點綴著,毛茸茸的,更添了三分俏麗。

吃過早飯後,安容便去沉香院,結果半道上就有丫鬟上前稟告,「四姑娘,大夫人不在沉香院,去了老太太那兒。」

安容嘴角輕勾,有絲絲的冷意,大夫人只有對她,才會時時想著,生怕她受了委屈,白跑一趟見不到人,她越是這樣無微不至,安容越是覺得心寒。

轉道去了松鶴院。

走到屏風處,就聽到大夫人的說話聲,「那孩子命苦,如今總算有了些轉機,這樣的好消息,是不是該寫封信告訴三老爺三太太一聲,叫他們也高興高興?」

緊接著是老太太的說話聲,有些顫抖,「是該告訴他們一聲,都怪我,要不是我攔著,安溪也能早一日康復。」

聽到丫鬟稟告說四姑娘來了,老太太抬頭就看到了安容,伸著手道,「快過來,到祖母身邊坐。」

安容快步上前,親昵的攬著老太太的胳膊,甜甜的叫了聲祖母,「祖母怎麼這麼高興?」

大夫人坐在那裡,笑著,只是笑意淺淺的,沒有到眼底,「昨兒夜裡六姑娘鬧了一宿,老太太跟著擔心了一宿,方才丫鬟來報,六姑娘早上比往常多吃了半碗粥,老太太高興呢,還不趕緊討賞。」

老太太真高興,「想要什麼,只要祖母有,都給。」

安容聳了下鼻子,撅嘴道,「安容不要賞賜,那是我六妹妹,她能治好常年痼疾,祖母也能放寬心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,再說了,六妹妹才剛有了些好轉,要賞賜也該等她身子好個七七八八了再賞我啊。」

老太太聽了,心裡舒坦的就跟六月天行在沙漠里喝了杯冰水一樣,看安容的眼神里都能滴出水來,「祖母一直擔心你和你六妹妹相處不恰,沒想到卻是你把她的命給救了,總算是了了祖母的一樁心事,賞賜的事祖母記著,等你哪天想到了再找祖母要。」

安容咯咯的笑著,連連點頭。

此時,外面有一陣銀鈴聲傳來,安容抬眸望去,只見一姑娘裊裊娜娜的進來。

一襲天藍色的曳地望仙裙,用薔金香草染成,純凈明麗,質地輕軟,色澤如花嬌艷,鼻尖似乎還能嗅到它散發出芬芳的花木清香,沁人心脾。

裙上用細如胎髮的金銀絲線綉成攢枝寒梅和棲枝飛鶯,刺繡處綴上米白珠,與金銀絲線相映生輝,肩攆微微翹起,整齊地墜著兩排珍珠流蘇,隨風輕曳,貴不可言。

正是沈安芸。

挽了個百合髻,插了兩根白玉簪,髮髻之上點綴著八粒大珍珠,還有十六粒小珍珠,奢靡耀眼。

一下子就掩蓋了滿屋子的光芒,安容用眼角餘光瞥了大夫人一眼,見她眼神凝了一凝,就笑的更加滿意了,「大姐姐,你穿這套衣裳真漂亮。」

沈安芸被誇讚的臉頰緋紅,有種手不知道往哪裡的擺放的感覺,她喜歡這樣被人驚艷的眼神,可又怕惹人妒忌,可她要是不穿,這套衣服豈不是白白浪費在了箱底。

大夫人本來還只是凝眼,再看她後面進來的沈安玉,頓時沒有了光芒,眼神就冷了下去。

沈安玉也是一臉的不高興,不過她掩飾的很好,有些討厭跟沈安芸走一塊兒了,活脫脫成了她的陪襯!

一進門,就粘酸吃味,「四姐姐,你對大姐姐也太好了吧,這樣一套裙裳加頭飾,怎麼也要三百兩,你就直接送給她了?」

安容撓了撓額頭,眼底有了些後悔的意味,不過她還是死鴨子嘴硬,「不就一套裙裳頭飾么,大姐姐穿比我合適,你要是比大姐合適,我就送你了,誰叫你身量小些了,要把裙擺裁掉,衣裳就不美了。」

沈安玉雖然長的好,可到底年紀小些,比沈安芸要矮半個頭呢,提起這個沈安玉就來氣,偏又沒辦法。

安容的大方,誰都知道,除了在心裡罵她笨外,嘴上妒忌兩句,誰都不會再說別的,就連老太太看的都頭疼。

江氏當年也是這樣的性子,生的女兒也這樣,這樣大手大腳不知算計,再多的陪嫁也有敗光的那一天,偏偏是自家姐妹之間,又不能明說讓她別送,將來嫁了人,還不得被人哄的連骨頭渣都沒有。

沈安芸得了安容的好處,心裡念著她的好呢,嘴上道,「方才我們去六妹妹那裡瞧了她,她說身子好了不少呢,估計下一場雪的時候,她能跟我們一起去大昭寺祈福賞梅了。」

沈安芙眼睛從沈安芸的身上挪開,笑道,「以前只覺得四妹妹會辣手摧花,沒想到還有妙手回春的本事,枉我們還天天捧著個書看,不及四妹妹一半呢。」

安容臉上羞紅,像是染了胭脂似地,「我臉皮薄,誇的我都能飄起來了,祖母昨兒夜裡沒歇好,我們趕緊走吧,別鬧得祖母煩了。」

老太太戳了安容的腦門,「是煩祖母了吧,可得仔細了,別胡蹦亂跳摔跤回來。」

安容委屈的揉著腦門,臉上帶了抹一失足成千古恨,溫婉盡毀的懊惱神傷,瞧的老太太都忍不住轟她了。

大夫人坐在一旁,眼神變了幾變,四姑娘果真是變了,越發的會哄老太太高興了,眼睛一掃,瞧見是芍藥跟過來伺候,眉頭一皺,「怎麼就帶了個小丫鬟?」

安容望了大夫人一眼,給芍藥遞了個眼神,芍藥就把手套送了上來,安容遞給老太太道,「祖母,這是安容親手做的,給您暖手用的,你看喜不喜歡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