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十二章美中不足

第十二章美中不足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2657

安容瞥頭朝沈安芸望過去,見她眸光有些躲閃,臉頰上的紅暈猶在,比身後高几上盛開的山茶花還要美。

畫卷在沈安姒的手裡拿著,不知道畫的是什麼。

安容笑著上前給老太太請安,然後自然而然的在她身邊坐下,撅著嘴道,「我大姐姐畫的什麼畫兒,這麼吸引人?」

沈安姒吧畫卷展開,笑道,「你瞧,這幅《箜篌引》美不美?」

沈安芸羞意滿懷,道,「拙劣技藝,經不起你這樣替我賣弄,我是喜歡四妹妹昨天送我的衣裳,想著要是在雪地里撫箜篌,肯定美,這不是一時技癢,才畫了下來,打算當做謝禮給四妹妹的,你這樣,我還怎麼送啊?」

沈安玉不高興了,攬著老太太的胳膊撒嬌,「祖母你瞧,四姐姐偏心大姐姐,大姐姐偏心四姐姐,怎麼就不見你們疼我呢,祖母可得多疼我些才是。」

沈安姒也符合,「五妹妹說的對,昨兒四妹妹送了大姐姐衣裳頭飾,夜裡又送了五弟東西,今兒該輪到我和五妹妹了吧?」

安容嗔了她一眼,不以為意道,「我送五弟的是筆墨紙硯和炭火,筆墨紙硯你不缺,炭火就更不缺了,你要真想要,回頭我叫人給你送二十擔去,我可是雪中送炭,三姐姐可得投桃報李,嗯,夏天給我多送些冰塊就好了。」

沈安姒臉一紅,恨不得要揍她才好,「誰稀罕你的炭火了,送二十擔給我,成了心的大冬天把我悟出痱子來呢,還想我送冰塊,我也給你送炭火。」

安容一臉我就是這樣打算的表情,我就不送別的,就送炭火,叫老太太也忍不住戳她腦門,「雪中送炭可不是你這樣送的,我聽說昨兒你罰了五少爺身邊的丫鬟?」

安容就等著老太太問這事呢,一臉不滿道,「還不是那丫鬟,天寒地凍的,竟然讓五弟露著脖子手玩雪,鼻子都凍紅了,我一時氣憤,就讓她也嘗嘗被凍壞是什麼滋味兒,省的她下次伺候人還不盡心。」

這事不足為奇,安容罰起看不順眼的丫鬟,比這更狠的都有,丫鬟對她是又愛又怕。

只是沈安姒好奇的笑著,「我可是聽說五弟胡鬧,害的你弄了一身雪,我還以為你會罰他呢。」

安容靠著老太太笑著,「罰當然是要罰了,不過他是我弟弟,自然不能跟丫鬟一樣罰跪了,他這年紀最是愛玩,我送了炭火和筆墨紙硯,他就得乖乖的在屋子裡寫大字,我看他心裡不跟貓撓似地,我還覺得罰輕了呢,趕明兒我再叫丫鬟送些字帖去,一個冬天都別想出屋子了。」

沈安玉捂嘴笑,「四姐姐,你這不會是被祖母罰抄女誡抄出經驗來了吧?」

安容臉一紅,作勢要打她了,「你心裡知道就好,說出來做什麼。」

說完,趕緊轉移話題,生怕被追問,「大姐姐,三姐姐,你們那裡還有以前買了沒用完的字帖嗎?」

沈安芸點頭輕笑,「倒是還有幾本,一會兒我叫丫鬟送去給你,五弟年紀還小,你可別把他憋在屋子裡憋壞了。」

安容小心的看了老太太一眼,才道,「哪能啊,大哥寒窗苦讀十年都沒壞,才幾本字帖就寫壞了,他又不是紙糊的。」

說著,又有些擔心了,拽著老太太的胳膊道,「祖母,你可得給我證明,五弟要是壞了,那也是吃壞的,昨兒我留了他用飯,才知道他都有好些天沒吃肉了,廚房的婆子也不知道怎麼辦差的,給他的葷菜竟然只有青菜里的那點肉,要不是我一時心軟,怎麼可能只那麼輕輕的罰他?我還心軟的把祖母早前賞賜給我的狐毛斗篷都給了他,夜裡後悔的腸子差點青了。」

安容夜裡睡的晚,眼臉下還有一絲青色,是真心疼的睡不著了,老太太又是生氣又是無奈,她也知道安容素來大方,心腸又軟,受不得人三言兩語的好哄,經常腦袋一抽就把東西給人,然後又後悔。

只是廚房裡的婆子竟然敢剋扣主子的吃食,老太太能不生氣嗎,當即呵斥道,「真是膽大包天,夏荷,去廚房傳我的話,再敢剋扣五少爺吃食,查出來直接杖斃!」

又見安容巴巴的望著她,老太太嗔瞪了她一眼,「送了人又捨不得,回頭又來坑祖母的。」

安容紅著臉不好意思道,「這不是新做的一件斗篷昨兒腦袋一暈送給大姐姐了么,送出去的東西再要回來,多丟臉啊,祖母,你送我一件吧,她們都有祖母賞賜的斗篷,就我沒有了。」

沈安玉幾個坐在一旁,聽得又是吃驚又是好笑,吃驚的是有兩年沒見安容找老太太要東西了,要什麼她都自己買,好笑的是她經常做這樣的事,東西自己要用,還送人,然後自己去買。

老太太見安容那樣子,狠狠的捏了捏她的臉,無奈道,「這次可得長點記性,再送人,祖母可不給了。」

安容點頭如搗蒜,見老太太吩咐孫媽媽把新作的紫色斗篷拿來,瞅著斗篷上的紫色狐狸毛,安容的眼睛都泛光了,笑的合不攏嘴。

沈安玉有些跳腳,撒嬌道,「祖母,紫色狐狸少見,尤其是這樣沒有一絲瑕疵的紫狐更是少見,祖母偏心。」

老太太招架不住道,「這次先給你四姐姐,往後有了再給你。」

安容心滿意足的抱著斗篷,摸著上面的狐狸毛,眼睛笑成月牙,「明兒我就穿這件斗篷去大昭寺祈福。」

前世,這件斗篷給了沈安玉,羨慕的她夜裡翻滾都睡不著,直在心裡怪老太太的偏心,殊不知老太太的心是一樣的,哭會的孩子才有奶吃。

沈安芸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