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九章五少爺

第九章五少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2576

秋菊和芍藥跟在後面瞧著,不忍打擾她的雅興,可是天色漸晚,該回去用晚飯了。

安容有心想趁著晚霞堆雪,可實在是太冷了,只好打消了這樣的念頭,回頭得嘗試著做個手套出來,那樣玩雪才有趣。

哈了好幾口熱氣,才把手套進暖筒里,邁步朝前走。

很不巧,才走到一株老槐樹下,啪嗒一聲傳來,一個雪白色的東西在她跟前掉下,伴隨而來的是一陣嘩啦啦的雪。

還有一聲清脆的歡呼聲,「打中了,我打中了!」

雪停了,安容系著斗篷,但沒有遮上帽子,這會兒雪掉下來直往她脖子里鑽,冷的人直打哆嗦。

芍藥忙幫安容掃掉雪花,秋菊已經在四處張望了,見到一個小男孩歡呼的跑過來,知道自己闖了禍,又趕緊掉頭跑走,便呵斥一聲,「站住!」

安容轉了身,就見到一個穿著青色裙襖的丫鬟疾步走過來,一把扯掉小男孩手裡的彈弓,直接就丟湖裡去了,摟著他上前跪下。

「奴婢知錯了,還請四姑娘饒了奴婢和五少爺,」聲音帶著顫抖和懼怕,

芍藥幫安容把斗篷戴好,安容則看著跪在地上,害怕的不敢抬眼睛的小男孩,她的庶弟,沈安淮,今年還不滿七歲。

安容注意到他拽著衣服的小手因為玩雪凍的通紅,呼吸間鼻子似是有些阻塞,耳朵上似乎還長了凍瘡,眉頭不由的一凝,掃了那丫鬟一眼。

安容邁步走過去,沈安淮嚇的直往丫鬟後面躲,丫鬟更膽小,差點沒哭出來,一個勁的說自己知錯了。

安容不耐煩的呵斥了她一聲,「你是有錯,天色漸晚,都是快吃晚飯的時辰了,還縱容五少爺出來玩,看這臉耳朵手凍的,你是怎麼當差的!」

說著,把沈安淮拉了起來,幫他拍掉衣服和頭髮上的積雪,柔聲問,「凍壞了吧?」

沈安淮怔怔的看著安容,眸底還有些怯意,不過還是抵不住安容溫暖的手,輕點了下頭,「冷。」

安容摸著他的手,就跟摸冰塊似地,臉也涼涼的,還有露在外的脖子,不由得眼神一沉,丫鬟就是這樣照顧他的?

難怪他會夜裡發燒,高燒不退,生生燒壞了腦子,叫一個活潑少爺變成了一個傻子!

「跟姐姐去玲瓏苑,」安容牽著他朝前走,沈安淮回頭看了一眼,指了丫鬟道,「她呢。」

那丫鬟沒敢起來,安容冷著臉,「讓她跪夠半個時辰,也體會下被凍著是什麼滋味兒!」

丫鬟嚇的臉色蒼白,連連求饒,芍藥冷哼道,「亂吼亂叫的惹姑娘心煩,再罰你跪半個時辰。」

丫鬟當即不敢再說話了,唇瓣抿的緊緊的,暗叫倒霉,只盼著一會兒別下雪才好。

秋菊手裡抱著一隻雪白的鴿子,就是沈安淮方才用彈弓打下來,驚了安容的那一團雪白,鴿子腿上受了傷,又挨了凍,連動彈的力氣都沒了。

秋菊同情的摸著鴿子毛道,「還活著,一會兒叫廚房殺了給姑娘炖湯喝。」

沈安淮大著膽子把白鴿抱了過來,緊緊的摟在懷裡,給它哈氣,然後看著安容,「我是瞧見它有傷,怕它沒力氣飛回家,凍死在外面,才追了一路把它打下來的,能不能不吃它?」

安容摸了摸鴿子,笑道,「它只是受了傷,又凍著了,一會兒給它抹些葯,再喂些吃的,擱在暖屋裡,不會死的。」

沈安淮這才放心,跟著安容邁步進玲瓏苑,一雙烏溜溜的大眼滿是好奇,四處打量,他知道府里最漂亮,最好玩的地方就是玲瓏苑.

他以前也偷偷來過,只是在院門口,就被丫鬟婆子給轟走了,轟了兩次,他就不敢來了,沒想到四姐姐會牽著他進來,臉上忍不住揚起一抹滿足的笑。

梅樹下,有婆子在挖坑,安容瞥了一眼就進了屋,吩咐小丫鬟道,「去煮碗薑湯來。」

上了二樓,一個年約三十七八的婦人迎上來,急切道,「總算是回來了,聽說姑娘撞了腦袋,擔心的奴婢都坐不住了,可還疼,老太太沒給姑娘找大夫嗎,要不要去稟告大夫人一聲?」

一連串的擔心撲面而來,本該熾熱的心,此刻卻冰涼一片。

她摔跤在床上睡了兩個時辰,會沒有小丫鬟去稟告她嗎,查她娘的陪嫁賬冊比她還重要嗎?

安容坐下了下來,冬梅給她倒了茶,安容啜了一口,阮媽媽就皺眉了,「五少爺也七歲了,怎麼來姑娘的閨房?」

沈安淮一聽,腳步當即就滯住不前,怯怯的看著安容,不敢說話,直到安容招手,他才近前。

安容給他倒了杯茶,才回了阮媽媽,「他才多大點,慣常大哥不也常來我屋子裡,也沒見你這樣攔著過,使了丫鬟去告訴三姨娘一聲,就說晚間,五少爺就在我這裡用飯了,等吃過飯,再送他回去,還有叮囑她兩聲,把那些不盡心伺候的丫鬟給我打發了,凍壞了五少爺,我會把她整個院子里的丫鬟全杖斃了!」

聞言,阮媽媽忍不住多看了安容兩眼,四姑娘今兒怎麼這般怪異,竟然關心起庶弟來了?

芍藥拿了葯和紗布來,要幫鴿子上藥,這才發現鴿子腳上綁著小竹筒,不由的詫異道,「這是信鴿呢,身上還帶著信。」

把小竹筒取下來遞給了安容,安容也不扭捏,打開一看,紙條上沒寫別的什麼,只有兩個字:平安。

「是封報平安的信,不知道是送給誰的,」安容惋惜道,見鴿子可愛,又忍不住點了點它的腦袋,「連自己的平安都保不住,還幫別人報平安,也不知道你這信送給誰的,天寒地凍,就安心的在我這裡養傷吧,等天放晴了,再放你走。」

沈安淮見安容神情溫柔,有些羨慕那鴿子,覺得它比自己幸福,又聽安容要放它走,心裡頓時捨不得了,拽著衣角在那裡看著。

安容笑道,「這是人家的信鴿,比養尋常的鴿子要難上很多倍,你要是喜歡,回頭我給你買幾隻養著玩。」

沈安淮點點頭,算是認同了。

很快,丫鬟就端了薑湯上來,安容讓沈安淮全喝完,沈安淮皺著個小臉,想說不喝,偏又不敢,硬是捏著鼻子灌了下去。

喝完薑湯,丫鬟就端了飯菜上來,掀開食盒,一股飯菜香撲鼻而來,勾的人肚子里的饞蟲直翻滾。

蟲草花鴨湯,臘肉炖豆角,小炒三丁,清炒蝦仁,小炒青菜,五個菜,有葷有素,有菜有湯。

看著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飯菜,安容忽然就鼻子一酸。

好像自己許久沒有吃過飯了一般,幸好自己沒有下地獄,不然一個貴家少奶奶生生成了個餓死鬼。

ahref=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/aa手機用戶請到m.閱讀。/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