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八章壽禮

第八章壽禮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2512

安容想到了喻媽媽,十歲以前都是喻媽媽照顧她,有一次值夜的時候,窗戶沒關,讓她受了寒,病了半個月,大夫人一怒之下,把她貶去了莊子上,換了阮媽媽來伺候她。

打那時候起,她就變得格外的大方懂事,和姐妹們關係融洽,深得老太太和父親的歡心。

爹爹常說,阮媽媽比喻媽媽稱職,貼身伺候的媽媽一定要選好。

喻媽媽把她照顧的不好嗎?

至少喻媽媽心是向著她的!

喻媽媽照顧她,也沒凍著過,唯獨那一次,她病的昏昏沉沉的,醒來時,已經換了阮媽媽了,喻媽媽對她不認真,她就在一旁說教。

說她娘在的時候怎樣怎樣苦讀用功,她嫌煩,見父親對喻媽媽生了氣,把她貶去了莊子上,她心裡高興,想著把她晾一段時間也好,省的老是約束著她,後來阮媽媽對她噓寒問暖,關懷備至,她對她很滿意,也就把喻媽媽給忘了。

要是喻媽媽在,她估計不會養成這樣大手大腳,一擲千金的習慣,更不會因為鬧鬼,就把蒹葭苑讓了出去吧?

得想個法子把喻媽媽接回來才是。

正想著呢,沈安姒就拉了她一把,朝東邊的繡房走去。

繡房布置的很雅緻,不輸她玲瓏閣的繡房,裡面各色絲線俱全,還有金絲銀線都有,只不過她的會用上,而玲瓏閣里擺著的都是放在那裡等人家來借的。

沈安玉已經坐在那裡,繡的正是壽字,雙面綉《百壽圖》,一個月後,大夫人壽宴上,大放異彩的《百壽圖》。

沈安玉的針線活很好,四年前,大夫人還特地請了師傅來教她們針線,師傅原本對她們很嚴格的,她因為戳破了手指,跑去找大夫人哭訴。

大夫人心疼她,就說,「既然不愛學,那便不學了,叫丫鬟去學,等將來出嫁的時候,帶兩個綉娘去,不必都自己會,不過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可得學仔細了,不然你爹那兒沒法交代。」

她不信,以大夫人的精明,會不知道她詩詞歌賦是在作假的。

珠環翠繞如繩索,錦衣玉食是砒霜。

沈安玉見安容望著綉品發獃,綉了兩針道,「我每日綉上兩個時辰,綉了快三個月了,四姐姐,你給娘準備了什麼壽禮?怎麼又發獃了?」

安容見她飛針走線,有些恍惚的笑道,「只是忽然有些感動,天寒地凍的,一坐兩個時辰,手都會凍僵,母親都捨不得我吃這個苦,五妹妹也得顧著點身子才是,傷了身子和眼睛,母親該傷心了。」

沈安姒則在一旁吃醋道,「四妹妹,府里誰都知道母親最疼你,便是五妹妹都比不過,你倒是說說你都給母親準備了什麼壽禮?」

安容羞愧的撓額頭,嗔怪的看著沈安姒,「明知道我榆木疙瘩腦袋,想不到好主意,還故意的打趣我,其實好主意也不是沒有,可是我是心有餘力不足,我還想給母親綉個《萬壽圖》,估計從現在綉,等我老了,勉強能送出去。」

一番話,逗的沈安姒大笑,「你倒是真有自知之明,存了心的把四妹妹給比下去呢。」

安容昂了昂脖子,「怎麼就不能比了,怎麼說母親對我也是呵護備至,只是我一時想不到好主意罷了。」

沈安姒捂嘴一笑,眼角餘光瞥了沈安玉一眼道,「要是五妹妹不怪罪我,我倒是可以給四妹妹你出個好主意。」

沈安玉呲笑一聲,「你要是真有好主意,幫著四姐姐壓我一頭,我也認了,誰叫我腦袋瓜不比你靈活呢,你倒是說說什麼好主意啊!」

沈安姒笑了笑,手輕輕的撫摸沈安玉的綉圖,笑道,「四姐姐針線活不行,可是四妹妹有錢啊,母親三十大壽,用黃金鑄三十個大小形狀不同的壽字,可不比五妹妹你辛苦了三個月的壽禮差。」

沈安玉的眼睛亮了起來,放下針線,要去看看沈安姒的腦袋瓜是怎麼長的,竟然看了她的百壽圖,就想到這樣的好主意,生生蓋過了她,可是安容並不激動,前世她照著做了。

花了整整兩千兩銀子,大夫人很高興,讓玉錦閣給她打了套頭飾,沈安玉羨慕妒忌的拽著大夫人撒嬌,最後也得了一套。

沈安姒則在她拿到頭飾的時候,跑來邀功請賞,她高興,把首飾盒搬出來,隨她挑。

皆大歡喜,誰都高興了。

沈安姒躲到安容身後,嘟嚷道,「我只是忽然靈感來了,比不得五妹妹你,你別抓我了,說好了不怪罪我的,不興你出爾反爾。」

然後,搖了搖安容,「四妹妹,你倒是說說,這主意好不好啊?」

安容不露聲色的笑著,「這樣的主意,我能說不好嗎,早知道你有好主意,我還費勁想什麼,腦袋都想疼了,我得好好謝謝你才是,要不我給你從玉錦閣買套頭飾做謝禮吧?」

沈安姒心裡一樂,四妹妹還是一如既往的大方,只是當著五妹妹的面,五妹妹肯定不高興,玉錦閣的頭飾精美不便宜呢,忙道,「你我是姐妹,我幫你是應該的,說謝禮就太見外了。」

安容也心裡一樂,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,當下笑道,「也是,親姐妹之間談謝字是不大好,那我就給三姐姐你好生行個禮吧。」

說著,盈盈福身,笑的甜美空靈,「多謝三姐姐。」

沈安姒也沒在意,扶著她就起來了。

丫鬟端了茶來,喝了半杯後,就有小丫鬟上來稟告,「四姑娘,四罈子梅雪都挖出來了。」

出了蒹葭苑,遠遠的就見到三個婆子彎腰弓背的抱著梅雪罈子回玲瓏苑,走的小心翼翼,路上清掃落雪的丫鬟紛紛避讓。

安容走的很慢,她不著急回玲瓏苑,一雙明媚清澈的雙眼四下張望,臉上掛著恬淡的笑容。

斗篷上的雪白狐狸毛夾雜著雪花迎風飛舞。

樹木假山上覆蓋著皚皚白雪,瞧上去冷清的很。

冷風如刀,滴水成冰。

安容喜歡挑有雪的地方落腳,她喜歡那種踩在雪裡,深深的印著腳印的感覺,有時候一腳連著一腳,有時候會蹦著走,走的橫七豎八,歪歪扭扭的。

偶爾還會忍不住調皮的用指尖清彈低矮樹枝上的雪,不等它落下,就趕緊跳遠,然後一眨不眨的看著雪絮絮降落。

笑聲傳的很遠。

很多年不曾這樣快樂,無拘無束的笑,無拘無束的玩了,小時候渴望長大,等長大了,才知道小時候的童真多麼的難能可貴。

在雪地歡笑聲中,那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的疼痛和陰霾都彌散了三分。

PS:求推薦,求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