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六章蒹葭閣

第六章蒹葭閣 (1/1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2486

還以為她在想什麼呢,原來是這事,今兒她怎麼這麼關心六妹妹,太不尋常了,肯定是故意說了討老太太歡心的。

只是這馬屁估計要拍到馬蹄子上了,沈安玉捂嘴笑道,「六妹妹要是知道你為了她的病這樣上心,肯定很高興,不過她病在床榻上閑的無聊,想借你屋子裡的書看。」

「她想看什麼書,叫丫鬟來告訴我一聲便是,」安容很大方道,又看著老太太,「祖母,要不要讓六妹妹試試?」

老太太手裡撥弄著佛珠,見安容眼裡流露出關心,難得她這樣關心六姑娘,只是吃進口的葯可不比別的東西,要慎重又慎重,說白了,老太太是不信那葯有效果,瞧了那麼多大夫都沒用,隨便一本書上的方子就有效,這不是打那些大夫的臉嗎?

沈安溪已經成了藥罐子了,是葯三分毒,沒效果的葯吃下去非但無益,反而有害,老太太不想她吃那個苦,所以沒同意,安容也理解,也就沒強求。

陪著老太太說了會兒話,見老太太眉間有了乏色,幾人便福身告退了。

等出了門,有丫鬟幫她們戴上斗篷和暖筒,沈安芸把安容拉到一旁,問出了讓她憋了許久的話,「你真把新做的衣裳頭飾送給我?」

安容還沒有回答,沈安玉就不滿道,「你們說什麼好話,避著不給我們聽,說好的下午在雪裡彈箜篌,改了主意,怎麼也不告訴我們一聲,害我們幾個白跑一趟!」

沈安芸笑道,「這不是在和四妹妹說這事呢,之前四妹妹不小心摔了一跤,估計要改日了。」

沈安玉一臉不高興的拉著沈安姒走了,沈安芸聳肩看著安容,「五妹妹生氣了,一會兒四妹妹好好哄哄她。」

安容望著沈安玉走遠的身影,嘴角勾起一抹譏笑。

哄她?

以前的她會,現在不會了。

安容邁步下台階,沈安芸在後面繼續追問,「方才被五妹妹打岔,你還沒說怎麼好好的就把衣裳送我了呢,這可不像是你的性子。」

「怎麼就不像我的性子了,我又不是沒送過更好的東西給大姐姐你,」安容不悅道,「不過就是件衣裳,不是我說大姐姐你,你的消息一點都不靈通,後天東欽侯世子壓根就不去大昭寺賞梅,去的是宣平侯世子,我還巴巴跑去彈箜篌給他聽么?你喜歡你去,左右我箜篌彈的也不怎麼樣。」

沈安芸臉色有些僵,不著痕迹的撇了秋菊一眼,顯然是在質疑誰告訴安容東欽侯世子不去的,秋菊暗暗搖了搖頭,她也不知道啊,不是海棠就是芍藥了,按理這樣的事,她們應該不知道。

看著沈安芸和冬梅把她當傻子一樣的玩,安容眸底更冷,心裡卻好笑,當初是她求著她去梅林幫她彈箜篌的,現在她說不去了,也說東欽侯世子不會去,她倒她這齣戲怎麼唱下去。

結果沈安芸不高興了,「怎麼會呢,明明打聽到東欽侯世子會去賞梅的,難道是他改了主意,可是我都跟別人說了你會去彈箜篌,不去豈不是失信於人?」

安容攏了眉頭,「這事不就你我知道嗎,怎麼人盡皆知了,幸好東欽侯世子不去,不然要是傳出我巴巴的為他跑梅林彈箜篌,往後我哪還有臉見人啊!」

一臉的慶幸,隨即又笑了,「衣裳送給大姐姐你了,你要是喜歡,可以去彈,我又不攔著你,沒準兒讓宣平侯世子一曲傾心呢。」

沈安芸又羞又惱,心裡把東欽侯世子不去消息告訴安容的人咒個半死,羞紅了臉,跺著腳走遠了。

等她一走,秋菊便擔憂道,「五姑娘不高興了,大姑娘也不高興了,五姑娘好哄,她喜歡姑娘新買的詩集,拿去賠禮,她肯定會和姑娘和好如初,大姑娘她……。」

安容冷哼一聲打斷她,「她們不高興,我還不高興呢,等她們來哄我。」

芍藥在一旁,眼睛雪亮,恨不得拍手叫好,就該這樣才對,哪有一不高興就送東西的道理,都把她們脾氣養大了。

秋菊抿了抿唇,「可是姑娘需要大姑娘幫忙的地方還多著呢,得罪她總歸不好。」

安容眼裡有了不耐煩之色,以前就是聽了她和冬梅的慫恿,不知道送了多少好東西給府里姐妹,這會兒實在忍不住冷笑了,「送她衣裳和頭飾,還把她送不高興了,往後我不送便是了。」

說完,邁步便走,留下秋菊站在那裡,眼底錯愕難當,四姑娘今兒是怎麼了?

秋菊瞥了眼芍藥,鐵定是芍藥趁她不主意,在姑娘耳邊躥了風,姑娘耳根子軟,沒人挑撥,怎麼會說這些話?

怕芍藥得了安容的歡心,頂了她的位置,忙快步上前,殷勤的伺候著。

安容沒有回玲瓏苑,而是去了蒹葭苑,就走在沈安玉後面幾步,聽見她和沈安姒說說笑笑,談論的都是現下流行的妝容和頭飾。

沈安姒倒是回頭看了兩眼,眸底流出疑惑之色,她都故意說得這麼大聲了,四妹妹怎麼可能聽不見,若是聽見了,怎麼還這樣,她最喜歡的可就是妝容和頭飾,沒道理不跑上前同她們說話啊?

一直朝前走,過了岔路口,一條路通蒹葭苑,一條路往玲瓏苑。

見安容也往蒹葭苑來,沈安姒就笑了,「還是五妹妹最懂四妹妹,她果然朝蒹葭苑來了。」

沈安玉勾唇一笑,竟是比三月梨花還嬌媚,「她詩詞不通,過幾日賞梅宴上怎麼也要作詩一首,她又好面子,不求著咱們,她還能求誰?」

聲音里那抹鄙夷之色絲毫不遮掩,明明是個草包,靠著她們幾姐妹的幫襯,糊弄了父親不算,連那麼多人都糊弄了過去,站得越高才會摔的越慘。

心裡正得意呢,可是很快耳邊就傳來了丫鬟好奇的聲音,「咱們院子里的梅花還沒開呢,四姑娘去那兒做什麼?」

沈安玉轉身回頭,就聽見安容吩咐婆子道,「仔細點把我早前埋在梅樹底下的梅雪挖出來。」

沈安姒輕拍了拍落到披風上的雪,又把套在暖筒里的手拿出來,把耳邊掉下來的碎發勾到耳際,才邁步走過去,好奇道,「好好的怎麼四妹妹想起挖梅雪了?」

沈安玉也好奇,蒹葭苑給她快兩年了,也沒見她想起來,不過幾壇雪,她也沒放在心上,嫣然輕笑,「我還以為四姐姐過來我這兒,是覺得下雪天路滑難走,又起了要回蒹葭苑的心呢,我可先說好了,我可不跟你換玲瓏苑。」

ahref=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!/aa手機用戶請到m.閱讀。/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