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四章梅雪

第四章梅雪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2730

安容聲音都帶來抽噎,老太太是真疼愛她,她敗光了娘親的陪嫁,出嫁的時候,老太太狠狠的數落了她一頓,卻給了她一間鋪子和一個四進的院子,口口聲聲疼她的大夫人,只送了一套頭飾。

孫女有長進了,老太太心裡高興著呢,寬慰的拍著她的臉,笑的慈藹,「知錯就改,還是祖母乖巧的孫女兒,祖母怎麼會不管你?」

沈安芸坐下梨花木椅子上,心裡翻起浪花來,眼底也寫滿了不可置信,執拗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沈安容竟然會道歉,還知錯就改,她不會是摔壞了腦子吧?

心裡這樣想,臉上卻不動聲色的笑著,「這麼說來,我倒是做了件好事了,我還擔心嚇著了四妹妹你,心愧難安呢。」

安容擦了下眼淚,笑容滿面。

「這事還真多虧了大姐姐,我這榆木疙瘩樣的腦袋,不撞根本開不了竅,冬梅把我新做的衣服送去給了你,大姐姐喜歡就收下吧,那樣奢靡的衣服,以後安容再也不穿了,我要學祖母,做個節儉樸素的人,」一如既往的大方。

這樣不但是沈安芸,就連老太太都震住了,府里上下誰不知道四姑娘喜歡華美的衣服,精貴的頭飾,竟然改了性子要做個樸素的人了?

老太太擔憂了,吩咐孫媽媽道,「拿了侯爺的帖子,去請太醫來府里給四姑娘瞧瞧。」

安容聽了,心裡軟成一攤水,連連搖頭道,「祖母,安容真的沒事,不用請太醫來了,安容也不是不喜歡華貴的衣服,只是……。」

安容忽然停住了,湊到老太太耳邊輕聲嘀咕了兩句,聽得老太太一愣一愣的,隨即大笑,「果真是小潑猴,想法就跟平常人不一樣,也罷,女孩家穿素凈點也好。」

沈安芸坐在那裡,見老太太笑的那麼歡,心裡像是被貓撓了一樣,也湊了上去,「我也要知道,為什麼四妹妹忽然就改了性子了。」

安容咯咯的笑著,往她臉上瞄,捂嘴笑道,「外面下著大雪呢,刮在臉上可冷了,要是抹很重的粉,會很醜的,我這可是經驗之談,大姐姐可要引以為鑒。」

沈安芸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,臉有些火辣辣的,她喜歡把胭脂抹的濃一些,這會兒見安容笑的賊兮兮的,她都懷疑自己臉上是不是五花八門了。

「可這和穿華貴的衣裳有關係嗎?」沈安芸不解的問。

安容眨巴眼睛,「沒關係嗎,淡妝合素衣,濃妝配華服,不知道大姐姐你是怎麼樣的,我一直是這樣覺得的,再說了,華貴了那麼多年,也該素雅素雅了,祖母,你說是不是?」

老太太笑著點點頭,她還覺得安容說的有理,一腦袋的釵環,穿著斗篷出門的確容易把髮髻弄亂了,穿著華貴,頭上卻素凈,確實不大相配。

芍藥把溫著的青梅酒拿出來,孫媽媽拿了酒盞來,笑道,「還是四姑娘有心,下雪天就該飲上小杯酒,驅驅寒氣。」

沈安芸扭著帕子,她還想提議給老太太送一杯來呢,卻讓她搶了先,便笑道,「過幾日玲瓏苑的梅花就會開,到時候我們也存上幾罐子梅雪,明年等青梅熟了,也釀青梅酒。」

安容連連點頭,補充道,「要存的多多的,我聽說梅雪用來泡茶、煎藥,效果要好上三分呢。」

老太太接了酒盞,溫熱的酒還冒著暖氣,酒色清潤碧透,一股子青梅香撲面而來,還夾雜著一股若有似無的梅花清香,分不清是酒中的還是新折的梅枝散發的,飲上一口,滿齒留香。

津潤入喉,撫的人五臟六腑都舒暢了,老太太毫不吝嗇的誇讚道,「好酒,能釀製這樣的青梅酒,可是要花上一番心思的。」

安容點頭如搗蒜,飲酒之後,白皙的臉上帶了抹酡紅,更顯嬌艷,「聽弋陽郡主說,這是她大哥在梅林深處取的雪,只取最貼近梅花的那薄薄一層,放在梅樹底下埋了半年,可珍貴了,她求了他大哥許久,才得了一罈子,我又央求了她許久,才分了一點來。」

老太太深以為然的點頭,要是不費些勁,這青梅酒也不會這麼看著聞著就陶醉了,難為她得了點好東西,還想著她,正想著賞她點什麼好,就見安容一臉嚮往的道,「聽弋陽郡主說,這還不是最好的青梅酒,她大哥會把落地的梅花鋪撒到一棵梅花樹下,隔了一夜去取那附近幾株梅花上的雪,一個冬天才得一小罈子,她大哥都捨不得喝呢,她只有一小壺,等過些日子,她會給我下帖子,到時候我帶個小小壺去,給祖母留點回來。」

孫媽媽站在一旁,聽得都咋舌,「這樣釀出來的酒,怕是灑一滴,都能心疼半天了。」

老太太聽後心裡暖暖的,捏著安容的臉,笑的眼淚都出來了,「知道弋陽郡主寶貝青梅酒,你吃了喝了不算,還往家裡帶,趕明兒弋陽郡主都怕請你了,你有這份心祖母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安容搖頭笑著,分外的得意,「祖母,您還記得五年前我也興緻勃勃的存梅雪釀酒的事么?」

老太太略微一想,就記起來了,那樣的事著實叫人難忘記,那會兒聽的時候差點沒笑岔氣,也就安容能做的出,叫婆子抬個大缸來存梅花上的雪,連她院子里的梅花都沒能倖免,最後因為缸太大,挖坑埋雪的時候,遇到了大石頭,又只好乖乖的把大缸里的雪小心翼翼的分了罈子裝。

老太太想了想,又覺得有些不對勁,「那會兒辛苦了半天,也沒見你釀酒啊,你爹和祖母還等著喝呢。」

安容臉一紅,扭著綉帕道,「祖母,安容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