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女生小說 >嫁嫡 >第二章重生

第二章重生 (1/2)

小說名稱《嫁嫡》 作者:木嬴  更新時間:2014-11-29 11:40  字數:3426

頭,暈暈沉沉的,似乎有千斤那般重。

安容清晰的感覺到,有人抱起了她的腦袋,再摸她的後腦勺。

輕輕碰觸,卻疼的她心都揪了起來。

「怎麼辦,姑娘的後腦勺都撞出包來了,不請大夫回來能成嗎?」

充滿擔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竟似有些熟悉,讓安容恍惚間以為自己還在做夢。

「可是請大夫回來,肯定會驚動老太太,大姑娘和姑娘都會挨罰,府里箜篌彈得最好的就屬大姑娘了,誤了姑娘的大事,咱們可擔待不起。」

另一道擔憂的聲音傳來,軟嚅中帶著一點甜膩,有些熟悉,有些陌生。

好像是海棠的聲音。

她有多久沒有聽過她的聲音了,六年了吧?

怎麼會夢到海棠?

是因為心裡覺得有愧於她嗎?

海棠針線活好。

當年出嫁時,幫她綉鴛鴦枕,不小心戳破了手指,大夫人說不吉利,毛手毛腳的陪嫁去侯府,會給她闖禍,就把她嫁給了府里管事劉媽媽的兒子做媳婦。

她出嫁後,只見過她兩面。

一次是她回門,海棠偷偷的跑到二門看她,淚眼婆娑,還沒有說話,就被劉媽媽拖著拽著走了。

第二次見她的時候,她消瘦的快皮包骨了,神情木訥,再沒有了跟在她身邊時的俏麗乖巧。

再後來,便是她病死的消息,懷了孩子,被丈夫拳打腳踢,小產死的。

當年,她滿心歡喜的等著上花轎,見不得說不吉利,大夫人發落她的時候,她也沒有求情,生生害了她。

「你再仔細摸摸,看姑娘有沒有撞破頭,要是見血了,就先請大夫,沒有就等姑娘睡醒了再說,」怕擾了她睡覺,海棠的聲音壓的低低的。

這會兒再聽到她的聲音,安容覺得眼角泛酸。

「芍藥,你手輕點,都將姑娘疼哭了,」海棠輕聲指責。

安容能感覺到有帕子在擦拭她的眼角,感覺是那麼的明顯。

「已經很輕了,姑娘頭髮濃密,不用力,根本覺察不到,」芍藥不滿的嘟嚷了一聲,旋即又道,「好像沒有撞破,只是腫了,姑娘也真夠倒霉的,外面的雪那麼大,在地上滾兩圈都沒事,偏偏姑娘就撞了石頭……。」

聲音越說越小。

安容的眼皮掙扎了兩下。

真的是芍藥,伺候在她身邊的丫鬟,只有芍藥說話直爽,做事顧頭不顧尾。

也正是因為說話直爽,得罪了人,最後被活活打死。

外面,一陣腳步聲傳來,隨著珠簾輕晃,有柔柔軟軟的聲音傳來。

「姑娘醒了沒有?」

海棠迎了上去,「秋菊姐姐怎麼這會兒才回來,姑娘睡了一個時辰了,往日可從沒睡這麼久過。」

說完,頓了頓,似乎發現什麼不對勁,又問,「不是去領衣裳了嗎,沒領到?」

「領到了,半道遇到了春蘭,冬梅就把衣服送去給大姑娘試穿了下,看合不合身,」說著,哈了口氣,跺了跺腳道,「才剛入冬,天就這麼冷了,這冬天可怎麼過啊,再去生一盆炭火,一會兒幾位姑娘都會過來,仔細凍壞了她們。」

芍藥一雙手就在安容頭上摸來摸去,嘴裡還小聲咕嚕著,「幫姑娘忙的時候怎麼不見她這麼爽利,推三阻四的,這也擔心那也害怕,試衣服比誰都快,那是姑娘的新衣裳,姑娘還沒穿呢,倒先上了她的身。」

「半夏折梅還沒回來嗎?」秋菊掃了屋子一圈,問道,

「還沒呢,」海棠搖頭。

秋菊用檀木鐵棍搗了下炭盆,暖手道,「指不定又上哪兒獻殷勤去了,一會兒回來,叫她把得的賞賜拿出來,咱們去廚房買桌酒席吃。」

把炭盆蓋上,又道,「芍藥,去把前兒弋陽郡主送的青梅酒拿出來,先溫上。」

芍藥應了一聲,搭在安容額頭上的手挪開,起身道,「可是姑娘還沒醒呢,青梅酒珍貴,姑娘可是求了弋陽郡主好幾天才得了那麼點兒,不等姑娘起來,就先喝了合適嗎?」

秋菊臉色不虞,這芍藥最是可惡,處處反駁她,還總是在姑娘面前說她做的不對,要不是她是老太太賞賜給姑娘的,姑娘鐵定早賣了她。

「讓你去你就去,哪來那麼多不合適,這會兒雪還大,幾位姑娘要來還早呢,到時候姑娘肯定醒了,姑娘性子急,急慌忙亂,酒沒熱透,喝壞了身子,大夫人是疼姑娘,可是老太太肯定會罰幾位姑娘的,咱們姑娘琴藝不熟,光靠衣裳,怎麼讓東欽侯世子欽慕?」

聽到半夏這個名字,容安的手緊緊的握著,四兒伺候在她身邊的時候,就是叫半夏。

再聽到東欽侯世子時,她的心倏然揪疼起來,為何在夢裡還能聽到他的名字!

夢到海棠,芍藥也就罷了,為何還夢到秋菊,冬梅。

秋菊和冬梅是她的大丫鬟。

出嫁後不到半年,秋菊就背著她往蘇君澤床上爬,害的她被蘇君澤罵。

冬梅則背著她偷偷與蘇君興,也就是蘇君澤的胞弟私會,被弟媳和婆母逮了個正著,把她的臉都丟盡了,打那以後,弟媳看她百般不順眼,處處刁難她。

甚至拾掇婆母往她屋子塞人,若不是負氣騎馬,她也不會剛知道懷了身孕,孩子就沒了。

若不是逼不得已,她又怎麼會把柳雪茹納了貴妾。

想起第一個孩子,安容的手就攢的緊緊的。

她出嫁一年,都沒有懷身孕,請了大夫都說沒事,後來要不是清顏替她診脈,又怎麼知道她有宮寒之症!

調養了一年,才懷了孩子,結果因為騎馬